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1257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成績差的孩子 在家在校壓力都大

研究顯示周五發成績單,學業較差孩子易遭家暴。(Getty Images) 研究顯示周五發成績單,學業較差孩子易遭家暴。(Getty Images)
正面氛圍的學習環境,對孩子具有重要影響。(Getty Images) 正面氛圍的學習環境,對孩子具有重要影響。(Getty Images)

學業成績不理想的孩子,不管是在家或在學校,都承受著較高的心理壓力,在家裡會挨父母打,在學校則被老師羞辱,被同學霸凌。根據研究,每逢周五發成績單的日子,兒童周六遭到家暴的案例就跟著增加,出現倍數成長,也有學校規定分數未達要求的學童,在學校裡必須配帶某種標誌,引發人權團體批評。

曾出版《對不起,愛你的老公》(I'm Sorry…Love, Your Husband)的親子作家愛德華茲(Clint Edwards)在親子教育網站「恐怖媽咪」(Scary Mommy)撰文寫道,當他的哥哥在11歲、12歲的時候,如果拿著表現不佳的成績單回家,父親會把皮帶卸下,直接用來抽打哥哥。

愛德華茲說,哥哥被打的時候,因為自己不忍心看,會躲到牆邊去,把眼睛閉起來。他說,接下來會聽到哥哥一邊挨著打,一邊向父親道歉,保證會努力讓成績變好,而父親則是不停抽打哥哥,嘴裡重覆說著:「你給我像樣一點。」

這段童年經驗給愛德華茲留下深刻印象。他說,直到今天,還不是很清楚「像樣一點」到底意指為何,但他直覺認為應該與成績進步有關。

●周五發成績 周六虐童增

拿了不理想的成績,回家之後就會遭到父母家暴,而且是發生於21世紀的現在,已經受到學術界注意。

《美國醫學會小兒科學期刊》(JAMA Pediatrics)2018年12月刊登最新研究報告指出,在一項以佛羅里達州共計64個郡縣為研究地點的調查中,研究人員發現在長達265天的觀察期間,根據佛州政府兒童受虐求助熱線電話統計,每當遇到發成績單的周五,接下來的周六當天,肢體暴力虐童案件的數量就會變成平常日子的四倍。

愛德華茲指出,《小兒科學期刊》刊登的研究調查報告令人詫異,因為在1980年代的美國社會,體罰在當時較為普遍,被視為管教孩子的方式之一,「我天真的以為,打小孩這種事情,如今已經很少發生了」。

由佛州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甘尼斯維爾校區(Gainesville)安妮塔‧查克早期童年資優研究中心(Anita Zucker Center for Excellence in Early Childhood Studies)博士梅莉莎‧布萊特(Melissa A. Bright)主持的這項佛州學童研究也發現,如果成績單是在上學周期間發放,統計分析顯示與虐童案件數量並沒有關聯,唯有周五發成績單的時候,虐童案件會在周六變成平常日子的四倍。

考試成績公布,巴黎學生查看分數,心情全部寫在臉上。(Getty Images) 考試成績公布,巴黎學生查看分數,心情全部寫在臉上。(Getty Images)

布萊特接受《教育周刊》(Education Week)專訪時說,對於這個結果,研究人員的推想是,周末期間家長較可能喝酒,甚至使用毒品,導致對孩子動手。她說,或許家長們已經算好,孩子如果周末期間被打傷,過幾天去上學時,傷勢將變得較不明顯;另一種情況則是容易發脾氣或動手打孩子的父母親,周一到周四忙著工作,沒空細看孩子的成績,周五因為時間較為充裕,看到孩子成績不好,就發火了。

●周中發成績 附教學建議

研究人員在報告結論中建議學校,最好挑選周中(mid-week)的時間點發放成績單,而且在發成績單的同時,附上給孩子成績較差的家長一份如何適當管教兒女的參考手則。

從事高等教育有十多年經驗的愛德華茲說,根據親自接觸經驗,大學裡的體育選手生絕大多數都有學習障礙,但這些學生當中高達90%需要的是特殊的教室環境安排以及歸納技巧,絕對不是體罰。

愛德華茲回憶說,當年父親之所以動手打孩子,是因為把成績差與「不聽話」、「懶惰」畫上等號,以為透過暴打一頓,可以讓孩子發奮圖強。但愛德華茲的哥哥到了30多歲時,被診斷出高功能型自閉症(high functioning autism)等狀況,家人才恍然大悟問題所在。他說,值得社會大眾深思的是,在2019年的現在美國,體罰依舊是不少家長用來管教孩子的手段之一,「其實到了現在,我們應該已經擺脫這種方式了才對」。

親子作家愛德華茲與女兒。(Clint Edwards臉書) 親子作家愛德華茲與女兒。(Clint Edwards臉書)

●學生識別證 依成績分類

亞利桑納州卡登伍德(Cottonwood)明格斯聯合高中(Mingus Union High School)規定,全校學生胸前都要掛著有著識別證,低年級學生識別證為紅色,高年級學生則為灰色,紅灰兩色都是學校代表色。校方指出,要求全體學生配帶識別證,是因為萬一發生校園槍擊,可以迅速辨別學生身分。明格斯聯合高中委任律師蘇珊‧西格爾(Susan Segal)答覆媒體詢問時也表示,高年級學生可以中午離開校園,外出用餐,進出校門時必須向警衛出示識別證。

不過,美國民權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簡稱ACLU)亞利桑納州支部表示,明格斯聯合高中有學生投訴,高年級學生如果成績不理想,會被迫配帶鮮紅色識別證,如果成績未見改善,識別證上會加註號碼,顯示留級重讀。

有學生指出,曾目睹配戴象徵成績不佳鮮紅色識別證的同學被人譏笑「愚蠢」、「問題學生」,而且這些學生獲得師長較少關心,較少給予一對一輔導,因為被認為他們對學業沒興趣,缺乏努力動機,或者資質魯鈍。有學生指出,為學生「貼標籤」的識別證導致學生在學校時產生嚴重焦慮感,飽受同學排擠,被老師與學校主管冠上刻板印象之後,負面形象再也難以抹滅。

美國民權聯盟對卡登伍德督學長吉伊(Genie Gee)發函指出,因為成績不佳而被強迫配戴鮮紅色識別證的學生,「遭受老師與其他學生的霸凌、公然羞辱以及冷嘲熱諷」。美國民權聯盟指出,明格斯聯合高中這項作法明顯違反保障學生學業資料隱私的聯邦法案「家庭教育權利及隱私法」(The Family Educational Rights and Privacy Act,簡稱FERPA)、「美國人民身心殘障法」(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以及美國憲法第14修正案賦予所有人民應享的平等待遇。

●請假被降級 遭同學霸凌

11年級學生皮克特(Jordan Pickett)說,因為嚴重貧血請假而缺了幾堂課,就被規定要戴上鮮紅色識別證。她說:「我去鳳凰城(Phoenix)看醫生,因為這樣沒來上課,結果變成這樣。」皮克特的同學雷伊(Jonah Ray)也因為學分不足,淪為鮮紅色識別證一族,遭到同學嘲笑說「你肯定很笨」。

皮克特的母親珍妮佛‧蘭斯曼(Jennifer Lansman)表示,這項規定不但充滿歧視,而且違法。

亞利桑納州地方新聞網站「亞利桑納家庭」(AZ Family)報導,本學年開學之初,明格斯聯合高中董事會上,曾有學生代表發言要求取消鮮紅色識別證,但提議未獲採納。

美國民權聯盟出面相挺,終於讓明格斯聯合高中改變態度,寒假過後,下學期開學後不久,便取消了鮮紅色識別證,並表示今後全校學生不分年級,一律配帶標準版的紅色識別證。美國民權聯盟公關主任瑪西拉‧塔拉西納(Marcela Taracena)說,由於學校已經取消鮮紅色識別證的措施,接下來並不會對學校採取其他法律行動,「我想,最重要的是,公然嘲笑及公然羞辱的手段終於被淘汰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