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1175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時尚

美國現象|拿潮牌保溫瓶 喝的是品味不是水

S'well與咖啡廳合作販售保溫瓶。(陳韻涵提供) S'well與咖啡廳合作販售保溫瓶。(陳韻涵提供)
限量的設計款Soma水瓶,在紐約時裝周大放異彩。(Getty Images) 限量的設計款Soma水瓶,在紐約時裝周大放異彩。(Getty Images)

隨著環保意識抬頭起,近年人們崇尚購買可重複使用的水瓶,取代拋棄式的寶特瓶;業者看準這波綠色商機,推出高單價的時尚保溫瓶,意外成為千禧世代消費者的時尚配件;對於可支配收入不及父母的千禧族群,潮牌水瓶不僅是個人注著環保和健康的象徵,也代表使用者的品味和社經地位。

藝術教師莫妮克‧蒙吉恩(Monique Mongeon)25歲左右時在加拿大多倫多教授成人班藝術繪畫課程,回想當時她的年紀與學生相仿甚至較小,師生之間浮現信任危機。

為了在學生面前樹立專業的權威形象,她想過買精品鞋包,最後決訂購買價值45元的潮牌水瓶。她說:「我當時思索,得做些什麼才能讓我在一群20多歲的學生前建立威信講課。我一邊瀏覽S’well網站,邊想著:哪一款保溫瓶能塑造我心目中的形象呢?

S’well水瓶2010年甫上市時,僅販售一款藍色的水瓶,而今市面上有200多種不同的款式,大至能裝進整瓶葡萄酒,小至專為雞尾酒或咖啡設計的輕巧瓶;除了容量各異之外,保溫瓶的外觀也出現許多變化,如大理石紋和柚木紋等,甚至可客製化刻印顧客姓名。

S’well保溫瓶在社群媒體Instagram上的能見度超高,使用者將S’well水瓶視為照片要角,無論辦公、旅遊或健身照片裡,都有S’well水瓶的蹤影;許多青少年將S’well水瓶當作向心儀對象告白,或邀請對方參加舞會的禮物,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S’well帶動高檔環保水瓶的巨大商機,吸引同業競爭;市面上有許多品牌可供消費者選擇,例如Yeti、Hydro Flask和bkr等。

環保水瓶商機無限,路易威登(LV)時尚設計師阿伯拉赫(Virgil Abloh)和依雲(Evian)礦泉水聯名推出限量的設計款Soma水瓶,在紐約時裝周大放異彩。

就實用價值而言,隨身瓶只是裝水喝的工具,花大錢買昂貴水瓶似乎有些荒謬;拋開經濟考量,探究其後文化意涵,消費者願意埋單或許和同儕壓力和文化趨勢有關。

●同儕壓力 沒錢也要買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筆者亞曼達‧穆爾(Amanda Mull)寫道,當年她還是喬治亞大學(University of Georgia)大一新生時,有一天赫然發現自己是班上唯一沒有Nalgene塑膠水壺的人;這種水壺的輕巧設計長期受到戶外冒險運動人士的青睞。

這款印有喬治亞大學校徽的水壺當時要價16元,對沒有收入的學生而言,有點難以負擔,但她渴望融入朋友圈,只好咬牙買下。

穆爾觀察發現,時下水壺銷售乘著運動休閒(athleisure)時尚風氣起飛,她的身邊不乏時髦妙齡女子穿著色彩繽紛的Nike短褲,拎著輕便的Nalgene塑膠瓶到校上課。

紐約大學(NYU)商學教授圖林‧埃爾登(Tülin Erdem)說:「對千禧世代而言,健身和健康同等重要,人們隨身攜帶水瓶,隨時補充水分,水瓶變成自我表現的一部分。」

許多運動員和健身教練在Instagram分享上健身房鍛鍊照片時,潮牌水瓶往往成為照片亮點。

S’well創辦人兼執行長莎拉‧高斯(Sarah Kauss)表示,人們瘋迷分享自家水瓶的照片,「我一周收到數百張消費者拍的保溫瓶照片,我沒有給他們任何東西作為報酬,例如免費水瓶或折價卷等優惠,顧客單純想與我分享他(她)們購買的各式水瓶。」

近幾年來,時尚人士逐漸重視健身和健康的重要性,消費者也開始聚焦過度浪費、塑膠製品對食物及水源的潛在危害;環境議題漸受重視,人們想要使用非塑膠製的容器喝水;水瓶業者伺機出擊,大幅增加消費者購買環保水瓶的意願。

自備時尚保溫瓶的潮流近幾年並無放緩跡象,人們似乎很喜歡漂亮的保溫瓶;比起塑膠瓶,金屬保溫瓶維持飲料溫度的效果較好且較耐用。

穆爾曾推文詢問人們對隨身保溫瓶的熱愛程度,吸引數百人回應。28歲的芮貝卡‧湯瑪斯(Rebecca Thomas)擁有三個S’well保溫瓶,她甚至曾付贖取回忘在優步(Uber)車上的其中一個保溫瓶。

紐約市旅遊編輯艾蜜莉‧席勒(Emily Sile)說:「我要和所有的Hydro Flask保溫瓶收藏一起下葬,或許Hydro Flask到時會賣棺材,讓我在裡頭長眠。」

●美觀環保 潮人小確幸

bkr的水瓶主打粉色玻璃,瓶蓋設計成可放置唇彩,顯然針對女性型消費者,畢竟,多喝水對身體和肌膚有益。

難以想見,bkr最早推出的是極受千禧世代男性消費者青睞的露營裝備,反倒是Yeti和Hydro Flask等品牌持續努力吸引男性消費者的注意。

37歲的佛格森(Mike Ferguson)有四只大小各異的Yetis水瓶,用來裝水或和冰咖啡。他說:「我從來不是特定品牌的忠實客戶,但事實正好相反。」

佛格森和許多人一樣,第一個Yeti保溫杯是別人送的禮物。

高斯說,S’well的客群也有這種趨勢,很多人最初買一兩個自用,特殊節日便會上網回購當禮物。

雖然花50元買一個保溫瓶聽起來有些奢侈,但若當禮物,人們仍會欣然接受。

綜合考量所有因素,不難理解這麼多高單價保溫瓶成為潮流配件的原因;在某種程度上,這些水瓶除了美觀和實用性之外,也能替持有者的外在形象和品味加分,在枯燥的日常生活、工作和運動之餘,享受一點自我感覺良好的滿足。

對於可支配收入較家長還少的千禧世代來說,一個漂亮的保溫瓶不僅能用得比寶特瓶還要久,且讓人們感覺對健康和環境抱持積極的態度。

消費者的選擇或許不是解決環境汙染等結構性問題的有效方法,卻讓這群人感覺做了理性和環保的道德決定;若非如此,千禧世代的消費者不用花大錢買昂貴保溫瓶,仍可維持喝水的習慣。

瓶裝水的製做過程。(路透) 瓶裝水的製做過程。(路透)
bkr水瓶主打女性市場。(bkr網站) bkr水瓶主打女性市場。(bkr網站)
輕便的Nalgene塑膠瓶,受到年輕人喜愛。(美聯社) 輕便的Nalgene塑膠瓶,受到年輕人喜愛。(美聯社)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