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1169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冰與火」外星語言 全世界只有他精通

中世紀史詩級電視劇「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邁入第八季,隨著該劇走紅,劇中虛構語言「瓦雷利亞語」也受到影迷關注。(美聯社) 中世紀史詩級電視劇「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邁入第八季,隨著該劇走紅,劇中虛構語言「瓦雷利亞語」也受到影迷關注。(美聯社)
電視劇「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中由女星艾蜜莉亞克拉克飾演的「龍母」丹妮莉絲‧坦格利安。(美聯社) 電視劇「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中由女星艾蜜莉亞克拉克飾演的「龍母」丹妮莉絲‧坦格利安。(美聯社)

中世紀史詩級電視劇「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最終一季正式完結,劇情揪動粉絲的心。

●丹妮莉絲說啥 讓龍噴火

隨著該劇走紅,劇中虛構語言「瓦雷利亞語」(Valyrian)也日益受到影迷關注,甚至有許多人爭相報名學習這種虛構語言。這種語言的創造者就是語言學者彼得森(David J. Peterson)。

「冰與火之歌」電視劇由電視頻道HBO製作,並改編自馬汀(George R. R. Martin)同名小說。其中一段重頭戲就是由女星艾蜜莉亞克拉克(Emilia Clarke)飾演的「龍母」丹妮莉絲‧坦格利安(Daenerys Targaryen)輕啟雙唇說出「龍火」(Dracarys)。她以瓦雷利亞語命令她的龍噴火,將敵人燒之殆盡。

劇中「龍母」不僅能用瓦雷利亞語命令龍,還告訴她的奴隸「今天我賜予你們自由」(Kesy tubi jemot dāervi tepan)。雖然在觀眾耳裡聽來似是胡言亂語,但這種語言在「冰與火之歌」中多地發展成許多方言,而且也符合語言學。

●語言學者 虛構瓦雷利亞

瓦雷利亞語由語言學者彼得森撰寫而成,他已創造超過50種虛構語言,大多語言是配合電影或電視劇需要,例如漫威英雄電影「雷神索爾2:黑暗世界」(Thor: The Dark World)和「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他還被「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喻為「好萊塢的語言通」。

彼得森創構瓦雷利亞語時幾乎從零開始,他為這種語言加入文法規則。他僅有原著小說馬汀書中的一些詞句可供參考,例如「凡人皆有一死」(Valar morghulis)和「凡人皆須侍奉」(Valar dohaeris)。

語言學者彼得森5月到多鄰國暢談電視劇「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中的虛構語言「瓦雷利亞語」。(David J. Peterson | 推特) 語言學者彼得森5月到多鄰國暢談電視劇「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中的虛構語言「瓦雷利亞語」。(David J. Peterson | 推特)

彼得森表示:「我餘生會繼續努力鑽研我創造的每一種語言,或者直到我滿意為止。基本上這就是我創造的多種語言之一,不會有任何特別處理。」

彼得森也為「冰與火之歌」設計另一種虛構語言「多斯拉克語」(Dothraki),這是美國男星傑森莫瑪(Jason Momoa)飾演的「馬王」卓戈卡奧(Khal Drogo)與其多斯拉克牧民部落使用的語言。彼得森首先發展多斯拉克語,而這其實是「冰與火之歌」系列首播前該劇製作人舉辦的網路比賽中的要求。

彼得森在電話訪問中表示:「我跟許多優秀的語言創造者一起申請比賽。這場比賽並無資料提供的數量上限。我一知道這件事,每天無時無刻都在思考我的計畫,有時甚至一天高達18小時。我用了約一個月以內的時間創造超過300頁的語言材料,包括文法、翻譯和文化片語。」

最後彼得森贏得該場比賽,隨後另被要求創造瓦雷利亞語。目前多斯拉克語有約4000個正式單字,而瓦雷利亞語約有2000個字。

●全球120萬粉絲 文化上癮

熱門線上語言學習平台「多鄰國」(Duolingo)最早在2017年提供瓦雷利亞語,目前為止已有超過120萬人開始該語言學習課程。根據多鄰國,該語言課程在英國尤其受到歡迎,約10萬人報名學習瓦雷利亞語,這甚至比愛爾蘭語和蘇格蘭蓋爾語等傳統語言的使用者人數還多。

多鄰國發言人達西梅爾(Sam Dalsimer)表示,「冰與火之歌」最終季開播前後,多鄰國的瓦雷利亞語註冊課程人數增加近65%。

目前熱門線上語言學習平台「多鄰國」上有99萬6000名瓦雷利亞語活躍學習者。(Duolingo官網) 目前熱門線上語言學習平台「多鄰國」上有99萬6000名瓦雷利亞語活躍學習者。(Duolingo官網)

民眾不僅可在多鄰國平台上學習瓦雷利亞語,還能學到其他虛構語言,如美國科幻劇「星際爭霸戰」(Star Trek)中的克林貢語(Klingon)。克林貢語由語言學者歐克朗(Marc Okrand)所創造,旨在使該語言聽起來像「外星語」。

多鄰國提供多種語言,並仰賴數百名志工和員工來籌備課程材料並監控使用者體驗。達西梅爾指出:「我們教超過30種語言,而且多數語言有數千名使用者,而且能夠協助教授該語言。」

但瓦雷利亞語並非如此,彼得森的貢獻占70%以上,他免費提供課程。達西梅爾說:「世界上唯一懂瓦雷利亞語的人就是彼得森。」

彼得森首次使用多鄰國時,他覺得這個平台能夠顛覆民眾學習語言的方式。多鄰國介面完善而且免費授課,而對於身為語言學者的彼得森而言,他也夢想大眾能夠學習並使用他創造的語言,不過他沒意料到瓦雷利亞語會變得如此熱門。

目前多鄰國上有99萬6000名瓦雷利亞語活躍學習者,他們過去12個月持續上課學習該語言;這甚至比智利語、挪威語、越南語和匈牙利語的活躍學習者還多。

他表示:「我認為多鄰國能吸引到偶然感興趣的人,但從未想到會有這麼多人真的感興趣還修課。」

另一個數據也令彼得森深感驕傲,44%的多鄰國用戶學習瓦雷利亞語之後,會繼續練習其他語言。儘管用戶未必能流利使用瓦雷利亞語,但他認為瓦雷利亞語是種「入門毒品」(gateway drug),可使語言學習者挖掘並對其他文化上癮。

彼得森指出:「當我們越來越重視經濟,民眾把語言當成某種工具,而非某種藝術作品或者文化歷史的結晶。」

全球逾40%的人口說八大語言之一,但世界上卻有超過7000種語言。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今年喜迎「國際原住民語言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Indigenous Languages),旨在提升大眾對消失中語言的關注,同時也列出2680種瀕臨消失的危險語言。

彼得森表示:「我樂見聯合國重視原住民語言,因為大眾需要開始關注這項議題。我們正逐漸失去這些語言,而且失去速度之快,一旦語言消失了就真的不復在了。」

根據彼得森,雖然學習虛構語言可能沒什麼實際價值,但能與自己的熱情連結,並且與有志一同的同伴互動,此外還有一大好處。

彼得森說:「學習一種沒人說的創造語言雖然無助你與他人的溝通,卻能改善你學習語言的能力。學習語言時,你會使用到大腦相同的部位,你學越多語言,就能更輕易學會另一種語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