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11395/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美中談判僵局該怪罪誰 開始卸責

香港英文「南華早報」28日報導,美國要求中國完全開放互聯網,並放寬其控制權,暗示美中貿易談判失敗責任在美方。中方媒體稱,美方「在談判後期階段不斷增加新要求」,導致中美貿易談判破裂,「美國事後反過來把反水矛頭指向北京」,讓「中國不能繼續奉獻」。這種說法與之前川普政府指責中國出爾反爾,試圖重新談判的說法形成鮮明對比。貿易談判破裂是誰反悔,美中各執一詞,到底誰才是談判破裂的始作俑者?

南華早報指談判破裂真正原因,是美國新增一些要求,例如要求中國全面開放網路,放鬆對外國雲計算企業數據儲存的管控、要求中國每年再增加1000億美元美國商品進口、建立不允許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的嚴格體系,也要求有監督機制,追蹤和確保中方落實貿易協議,並在協議中明確規定;如果美方對協議執行不滿意,美國將對中國商品重新加徵關稅,且中方需修改一些法律,以落實協議的執行。

已被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收購的這家報紙說,中美想達成協議,雙方都應從對方的視角看問題,美國需理解中國要想落實承諾,需要一定時間;如果美國拒絕並要求中國立即做出改變,談判就沒有辦法進行下去。

該報導透露,4月30日北京舉行第十輪貿易談判期間,中國副總理劉鶴向美國財長米努勤、貿易代表賴海哲提議,脫離雙方團隊正式談判,在一個小會議室閉門溝通,期間三人只帶一名中方翻譯。結束時三人走出室外,表情都很嚴肅沮喪,並沒有向各自的助手們提供任何溝通內容或作相關指示。談判廳內頓時瀰漫山雨欲來氣息,沒人敢提問發生了什麼。

五天後,川普總統發推宣布把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稅率由10%提升至25%。5月13日,習近平主席在政治局會議上,向24名政治局委員徵詢對美方新增要求的意見,委員們壓倒性地認為,美國做得太過分了,中國應當果斷拒絕。這無疑想告訴外界,中方拒絕簽署雙方擬定好的協議,主要不是習近平個人意見,而是劉鶴在三人會談後就顯露,對美方的提議持拒絕態度。

報導無異暗示,北京拒絕與美國繼續談判,是中共中央得知談判情況後,由政治局集體做出的決定,而不是習近平一人拍板定奪。

南華早報這則消息,顯然與之前美中雙方媒體的報導和北京圈内的消息,都有很大差距。媒體5月中報導,川普提高懲罰性關稅,與習近平有關,指談判團隊呈交習近平的協議提案,包含更多讓步承諾,但習否決談判團隊的建議;習還告訴談判團隊「我會對所有可能的結果負責」。

後來美中雙方媒體都說,中方談判團隊最後提交給華府的協議草案,修改了許多協議內容,立場變得較強硬。據北京圈内消息稱,劉鶴與美方會談後,立即向習近平做匯报,經過九次反覆磋商、文稿基本告成之後,習近平突然否決之前同意的協議文稿内容。然後,習召集政治局成員和其他要員會商,共同審閱文稿。文稿修改後,劉鶴曾告誡習近平,這麼修改的後果也許會很嚴重。習才無奈地表示,由他來承擔一切可能後果好了。

從這兩個不盡相同的說法看,此次南華早報爆料,似乎有為習近平背書和「洗地」的意味,以避免將拒簽協議導致嚴重後果的責任,完全壓在習近平一人肩上。顯然,北京對貿易戰的後果,也沒有十足把握將如何演變。

歸結說,南華早報放出消息的用意,似在為習近平和政治局拒簽協議卸責。同時,談判破裂也體現美國確實步步進逼,川普已放話無意草草結束談判。他近日在日本說,美國「沒有準備好」和中國簽訂協議。

美中各說各話,互相指責對方毀約,有點半斤八兩意味。美國居高臨下,自視掌握更多籌碼和手段,不斷逼中國做更多讓步;而中國為不與美國擴大戰事,委曲求全談判,但用過去打太極的老辦法對付川普政府,讓美方不信任中方的承諾,要北京修法和接受監督,致使中方無法接受協議。

美國不僅要公平的協議,而且要求只對美國有利的協議。正如川普說,他不希望和中國達成五五波的協議,或許是形成僵局的關鍵。美中雙方都出爾反爾,說明雙方都對協議不滿意,導致美國開始用科技戰等全面圍堵中國,要逼中方作結構性改革,都是局勢演變的必然結果。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