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0551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孤高的手術刀」瀧澤秀明告別作 飾演台灣換肝神醫

日劇《孤高的手術刀》取材自陳肇隆的真實故事。(截自WOWOW官網) 日劇《孤高的手術刀》取材自陳肇隆的真實故事。(截自WOWOW官網)

「你有辦法對眼前的患者說,為了未來的醫療事業,所以你現在就去死嗎?我做不到。」這是甫播畢的日本連續劇《孤高的手術刀》中,主角當麻鐵彥的台詞。

故事的舞台設定在1989年,那是一個社會尚未普遍接受器官移植觀念的年代。主角是一名在地區醫院服務的外科醫生,他在匹茲堡醫學中心習得精湛的肝臟移植技術後,毅然離美回國,願望是在地方醫院,提供與大學醫院同水準的醫療服務,嘉惠偏鄉的病患。

然而,整體大環境的問題,以及白色巨塔中複雜的權力關係,充滿了太多抗力,想要阻止他拿起手術刀。為了拯救病患,他在支援不足、設備有限的情況下,秘密進行了日本第一例換肝手術;即使手術成功,卻必須承受來自媒體、醫界、法律及輿論的重重質疑與壓力。

➤➤➤「新」肝人生 幸得器捐者相助 她獲重生20年

電影日劇接連演

這個像是熱血少年漫畫的劇情,脫胎自真人真事,主角原型是享譽國際的肝臟醫療權威──台灣的陳肇隆醫師。

電視劇裡還原了不少真實的細節,像是劇中主角師承匹茲堡大學權威,並擔任他的第一助手,與陳肇隆的經歷完全相同;而主角的恩師,更直接沿用陳肇隆老師的真實姓名史達哲(Thomas Starzl)。

陳肇隆(左)與老師史達哲合影。(蔡哲元提供) 陳肇隆(左)與老師史達哲合影。(蔡哲元提供)

諸多情節皆有所本,或影射真實的人物與故事;像是令人熱血沸騰的無輸血手術,歷時超過一日的換肝開刀過程,都是真實存在的事蹟。劇中醫學考證詳實,手術過程高度擬真,劇情在八集中毫無冷場,讓觀眾彷彿也能感受到醫生與死神拔河的張力。

《孤高的手術刀》原著作者為大鐘稔彥,他是畢業於京都大學的外科醫師,曾以筆名創作一系列醫療漫畫;而他不僅以陳肇隆為故事藍本,甚至直接將陳肇隆畫進劇情裡,主角當麻鐵彥就曾跨海向台灣的陳肇隆醫師求助,連他任職的長庚醫院、台灣街景都出現在漫畫中。

後來大鐘稔彥將漫畫改編為小說,系列小說發行量超過160萬冊,2010年拍成電影,由演技派紅星堤真一主演;2019年春季再度翻拍,由WOWOW電視台改編為電視劇。

日劇「孤高的手術刀」取材自台灣肝病權威陳肇隆的故事。(取自推特) 日劇「孤高的手術刀」取材自台灣肝病權威陳肇隆的故事。(取自推特)

瀧澤秀明告別作

電視劇中飾演主人翁的,是知名演員瀧澤秀明(Takizawa Hideaki)。由於這是瀧澤秀明的最後一部戲劇作品,往後他將退居幕後,出任傑尼斯子公司的社長,使此劇更備受矚目。

此外,與瀧澤秀明對戲的仲村亨(Nakamura Toru),是自《白色榮光》系列之後,再度出演醫療劇。

劇中兩人惺惺相惜,演出細膩精彩,既有合作無間的手術畫面,也有因立場相異而激烈爭吵的橋段;該劇亦藉由兩人的對手戲,展現醫生在制度底下掙扎生存的兩難。尤其仲村亨孤身一人站在田野間,仰頭絕望地吶喊,導演刻意只用配樂襯托仲村亨的肢體與表情,將他的聲音完全抽離,堪稱此劇最震撼人心的片段之一。

《孤高的手術刀》主角當麻鐵彥。(截自WOWOW官網) 《孤高的手術刀》主角當麻鐵彥。(截自WOWOW官網)

33歲的傳奇醫生

瀧澤秀明今年37歲,而他演出的真實人物陳肇隆,在1984年進行備受爭議的換肝手術時,只有33歲。

當時台灣對腦死議題還未完成立法,陳肇隆不惜背負被起訴的風險,率先採用腦死定義,費時27小時,完成亞洲第一例肝臟移植手術,拯救了一名彰化女工的性命。

當年除了陳肇隆外,其他的外科、麻醉及護理人員,都沒有親眼看過肝臟移植手術,他只好利用豬與狗不斷模擬實際手術情境,就這樣訓練出自己的換肝小組。

也由於陳肇隆的努力,台灣在1987年通過「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為亞洲之首,比日本、香港、韓國早了10至12年,之後促成了台灣器官移植醫學加速發展,三年後出現首例心臟移植、七年後首例肺臟移植也獲得成功。

哈佛標準 影響全球

器官移植挑戰的不只是技術,還有人的倫理價值。人體死亡後愈久,器官移植成功的機率愈低,然而腦死的患者,身體仍然溫熱,心臟也還在跳動,是否可以作為醫學上死亡判定的最高準則,在醫學、宗教、文化等方面,都經歷了長年的爭議。

1968年,哈佛醫學院領導的委員會提出了全腦死亡的標準,意指大腦、小腦、腦幹在內的所有腦組織,出現不可逆的功能喪失,包括失去所有的感受和反應能力、沒有自主呼吸超過一小時、瞳孔反射消失,以及腦電波平直等。

由於腦幹具有調節心跳、呼吸、睡眠及進食等功能,腦幹的死亡,將導致自發性心跳和呼吸的終止,而且是不可逆的。

在《孤高的手術刀》一劇中,也特別提出了這項「哈佛標準」。這是目前世界上許多國家採用或參考的死亡依據,如今全球有80多個國家和地區,認可了腦死亡標準。

美國統一法委員會(Uniform Law Commission)在1978年制定「腦死亡統一法案」(Uniform Brain Death Act),將腦功能不可逆的消失視為死亡,不再使用心肺死亡標準。兩年後,又制定了「統一死亡判定法案」(Determination of Death Act),將心肺死亡與腦死亡皆做為死亡的診斷標準。

▼電影版《孤高的手術刀》預告▼

影片來源:YouTube

醫學重於仕途

第一例換肝手術成功後,陳肇隆換來的不全是社會的掌聲,還有檢察官的關切,以及報紙社論的批判。

當年台灣還是「萬年國會」的年代,許多1949年到台灣的資深立法委員,已是80、90歲高齡,社會風氣也偏保守;陳肇隆曾表示,與其期待當時的國會主動去修改法律,而眼睜睜看著可以被拯救的患者死去,他只能選擇用生命去挑戰法律尺度。

《孤高的手術刀》劇裡,仲村亨飾演的醫生對著主角說:「我還是第一次遇見像你這樣的人,當醫生或多或少都會有些野心,但你卻完全沒有,一心一意為了患者著想……我的手術刀是帶著算計的,而你不一樣,你的手術刀是孤高的手術刀。」

2014年,陳肇隆曾有機會出任衛生福利部長,但他經過考慮後決定放棄,當時他表示,看到曾與高雄長庚醫院並列為國際五大活體肝移植中心的東京大學與京都大學,在領頭的教授離開後,競爭力就急速衰退。

他說:「我很不樂見自己開創、帶領團隊努力30年、仍領先國際的醫療強項步上後塵。在經過審慎地思考,我相信留在高雄繼續堅守目前的崗位,對國家、對社會,會有更具體、更有把握的貢獻。」

陳肇隆(右)完成超過1800名肝臟移植手術,貢獻廣獲國際肯定。(ILTS提供) 陳肇隆(右)完成超過1800名肝臟移植手術,貢獻廣獲國際肯定。(ILTS提供)

醫路獨行 桃李成蹊

在陳肇隆的手術刀下,如今已累積超過1800名成功換肝案例。其中活體肝臟移植超過1570例,存活率超過90%,名列世界第一。

不僅世界各地都有到台灣求醫的病患,他的徒子徒孫也遍布全球。

曾有一個從國外來求醫的案例,妻子想要捐肝給罹患肝癌的丈夫,但是兩人雖同居十多年,並沒有辦理結婚登記;而台灣法律規定,必須在結婚兩年後才能捐贈器官給配偶。

於是,陳肇隆要兩人即刻結婚,並想盡辦法維繫住這位癌症病人的生命,直到撐滿兩年的隔天,馬上送入手術室進行肝臟移植,終於挽救了病人一命。

陳肇隆也在1997年,開啟了亞洲分割肝臟移植的先例。如果捐贈的肝臟可以分割,他就會將肝臟一分為二,甚至將肝臟送到其他有需要的醫院,以造福更多患者。

在1999年的一次手術中,捐贈的左肝用來救治一名幼兒,而右肝在台灣並沒有適合的受贈者,但香港有人正在等待捐贈,於是陳肇隆安排緊急將肝臟送至香港,使患者從鬼門關被救回。

11年後,香港醫院將當年的肝臟冰盒歸還,成為美談。

當麻鐵彥在《孤高的手術刀》說:「我認為器官移植是生命的接力,死者的一部分器官,在另一個人身上繼續運作,這是多麼了不起的事情啊。」

和歐美各國相比,亞洲國家的器官捐贈率明顯偏低;生命是否能以另一種形式延續,如同桃李下自成蹊,不必在我,陳肇隆的故事,或可引起社會更多省思。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