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05482/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中美對幹 是形勢使然或習策略不當?

美中貿易戰蔓延至科技領域後,很多評論認為,兩國關係決裂再也回不去了。「紐約時報」以「失寵」形容中國在美國政商界遭遇的情勢,認為中國對世界的吸引力也漸到頭了。中共官媒則全力宣傳反美,央視黃金時段連續重播韓戰系列反美電影。但兩國貿易依存關係卻很難切斷,美中是敵是友,確實走到了十字路口。

中國為何「失寵」?是經濟崛起、成世界老二,必然面臨老大美國的遏制刁難,像80年代美國與日本的貿易戰一樣,是中國無法逃避的宿命?或者,是習近平執政太張揚,對外策略失敗,「過早」引來美國對抗,又因莫名的強硬和拘泥民族主義面子,導致裂隙難收拾?問題根源出在哪裡,到底是誰的錯?答案也見仁見智。

如果是中國對美國誤判,認為美國國勢已衰落,中國不怕挑戰,錯看美國,低估川普,習近平就難逃責任。貿易和科技戰糾紛如能解決,習仍須面對黨內外和歷史評價,即使毋須引咎下台,但震盪後難再有過去的飛揚光釆。但如果習沒有誤判,最後踩煞車不接受川普的協議,保住中共執政顏面和中國尊嚴,不受制於美國,最後讓川普不得不讓步以求達成協議,對2020年競選連任有交代;甚至因中國拒退讓太多,導致川普連任失敗,中美關係走回正軌,則習近平可能成為敢回嗆美國、維護國家主權地位的強人英雄,大受歌頌。答案如何,都在未定之天。

不過,中國30多年平順的崛起道路走到頭、好日子過完了,今後須面對艱辛坎坷的路途,應是不爭事實。因為中國經濟、科技、軍事、區域戰略等都面對各國聯手遏制,漸陷孤立,習近平才強調毛澤東的「自力更生」老路。

海外一些中文評論說,2018年是中美關係和中國與西方關係的轉折關鍵年,可能載入史冊;2019年更是「習近平紅色帝國外交政策遭遇挫敗的一年」。這種論點列舉中共對外咄咄逼人擴張、對內強化極權主義,深化美國和西方體認到,中共在挑戰二戰以來的世界秩序。

川普的前政治顧問巴農就認為,中國像二戰前的德國和日本,必須被遏制。歐美確實漸有共識,過去他們覬覦中國市場,對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相對寬容,如今發現「中國崛起」變「中國威脅」,於是收起自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以來對中國的友好態度,形成今天類似新八國聯軍圍堵中國的局面。

中國如果在乎中美貿易,理應退讓容忍、換取轉圜空間。但北京在川普政府祭出對華為禁運後,上周轉向民粹對抗,官媒充斥反美論調,網上民眾普遍認為中國已強大,還老受西方欺負,為什麼要忍讓?這樣一來使中美談判頓失轉圜空間,因為如退讓就等於喪權辱國、國恥、漢奸,反而把中共和習近平都綁住了,無異典型的作繭自縛。

中國靠外貿導向的經濟,亟需續從外銷市場賺取外匯,實現大國外交、「一帶一路」等都需外匯,真的能不要美國市場,和美國分道揚鑣嗎?北京或許在押注川普連任失敗,但即使民主黨的總統上台,遏制中國方針不會改變,因為這是美國當前國策和國家長遠利益,兩黨有高度共識。

對中美目前的處境,吉林大學經濟學院、金融學院院長李曉教授說得最透澈:美國真正的強勢在以軍事、外交和龐大經濟實力構築的「美元體系」。世界各國貿易結算、石油交易、各國貨幣發行和外匯儲備、舉債等,無一能避開美元機制,中國也是美元體系下的一員。中國「只是在美元體系內地位提升」,20多年來成為美元體系的最大獲益者,目前沒有能力改變美國制訂的全球規則和制度,何況美國還有金融貨幣等絕對優勢的武器,是制勝的法寶。

他認為,中國政學界缺少對美國深入研究瞭解,遇事情緒易勝於理性,以發展中國家製造業的成就,去定義自身的國際地位,形成一種(強國)幻想,所以用「智識上的義和團」傾向,揚言要「不惜一切代價」反擊美國,民粹主義正以一種「玉碎精神」抵制美國的一切,更容易出現誤判。

既如此,中國為什麼不能加入美國主導的全球政治、經濟體系,繼續成最大獲益者,讓中美併肩合作,反而要堅持「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這正是習近平和智囊「文革世代」思路的盲點,事件也在檢驗他的遠見和睿智,能否解決這場世紀紛爭。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