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0302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生活|追星諾獎得主 哎…只蹭了一張大合影

大夥排隊等著和諾獎得主唐媽.史崔克蘭(前排中)合影。(作者提供) 大夥排隊等著和諾獎得主唐媽.史崔克蘭(前排中)合影。(作者提供)
唐娜.史崔克蘭在加拿大滑鐵盧大學實驗室。(Getty Images) 唐娜.史崔克蘭在加拿大滑鐵盧大學實驗室。(Getty Images)

老早就知道今年羅徹斯特大學的畢業典禮會邀請201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之一的唐娜.史崔克蘭(Donna T. Strickland)作演講嘉賓。史崔克蘭1989年畢業於羅徹斯特大學,是201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另外一個得主穆胡(Gerard Mourou)的學生,因為他們共同研究啁啾脈衝放大(CPA),這使得將超短脈衝放大到前所未有的水準成為可能。為了表彰CPA的發明,史崔克蘭和穆胡共同獲得201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

也是在2018年,史崔克蘭入選了英國廣播公司(BBC)的10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鼓舞人心和有影響力的女性名單。

我從網上羅列出來她的簡歷中,發現好像除CPA之外,她名下並沒有太多的成就,一直在加拿大滑鐵盧大學物理系做助理教授和副教授。所以作為一個只迷第一作者或者是文章主意來源者的人,我並不是特別迷她。

吃早餐的時候,先生又說起史崔克蘭當天要來他們實驗室的事情,因為這兩天他們實驗室在開trustee meeting,特別邀請了唐娜。其實她讀博士期間,就一直在他們實驗室。還說起他們實驗室某個同事讀高中的女兒,當天要專門蹺課去見諾貝爾獎得主,我一聽頓時來了興趣,也想要去湊熱鬧。

但是我先生並不知道具體會有些什麼安排,說等他去單位上問清楚負責組織這件事情的老印女同事以後再通知我,我一聽也行。

我洗漱還未完畢,就接到先生打來的電話,說老印女同事歡迎我去參加她們的活動,還說活動在9點15分開始。

一看時間已經有點來不及了,我幾乎沒有單獨自己開車去過先生的單位;除了有次他惹毛了我,我越想越生氣,於是開車去找他說清楚(潑婦本色)。但當天為了追科學女星,決定置個人安危不管了,稍微收拾一下,便勇敢開車出門。

想像中的活動,應該是史崔克蘭跟一堆人在一起隨便地聊天拍照,於是長槍短棒地把我可以照相的傢伙們都背上了。

開車也還算是順利,差幾分鐘到達目的地。趕緊打電話叫先生來接我。隔著窗戶看見一群女士整整齊齊地站了一圈,先生趕緊招呼我進去,負責的老印女同事叫我站進隊伍中去,我問了一下旁邊的人,史崔克蘭是哪一個?回答說還在樓上的會議室。

等了一小會兒,史崔克蘭笑著從樓上走了下來,站進隊伍中間,閒話也沒有講兩句,就開始照相,兩張像照完,大夥各自散去。

我以為會有一個跟她自由接觸的機會,結果老印女同事說,唐娜還要回去開會,沒有自由接觸的安排。只好上樓去我先生的辦公室,在會場門口看見翹課的高中女學生和她爸爸,小姑娘打伴得漂漂亮亮,一看就是精心準備的模樣。旁邊還有實驗室的大頭等等幾個人,正跟唐娜站在一起,小姑娘隨後和唐娜一起合影,我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湊上去也要求跟她來張合影?但還是覺得有點兒不太好意思,只好走開了。

我想,先生臉皮應該比我厚得多,還是先去找他,讓他帶我來吧。

不巧辦公室裡,先生正在跟一個同事討論工作上的問題,他倆還算識趣,匆匆結束了談話。可等我們折回會議室門口,唐娜已經不見蹤影,估計已經進去了。

只好悻悻離開,扯了半天,除了蹭了一個大合影,連一張小合影都沒有弄上。

回到家後,先生說,他倒是可以替我去跟唐娜合影,但為了不讓我羡慕、妒忌、恨他,決定還是不去了。

忙乎了半天,我追的是什麼「星」哦!

唐娜.史崔克蘭是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第三位女性科學家。(Getty Images) 唐娜.史崔克蘭是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第三位女性科學家。(Getty Images)
唐娜.史崔克蘭在加拿大滑鐵盧大學實驗室。(Getty Images) 唐娜.史崔克蘭在加拿大滑鐵盧大學實驗室。(Getty Images)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