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01440/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戰略混亂是川普式外交致命傷

川普總統談到外交時曾說,「如果我們用最好的人,坐下來談判,我們輕易就能贏,因為我們有好多好牌可打」。他認為歐巴馬時期的美國外交是「災難」,任命自己為「談判總司令」,要展現他作為地產商的談判長才,因為他懂得「交易的藝術」。

他對北韓展現「怒與火」的威懾後,曾試圖以甜言蜜語哄騙北韓年輕領導人金正恩放棄核武,結果兩次峰會一無所獲,此期間北韓不僅一直研發核武,現在又開始試射飛彈,美國卻無可奈何;他推翻歐巴馬政府與伊朗所簽棄核協議,再度對伊朗經濟制裁,又以伊朗對美國和盟國構成威脅為由,宣布伊朗的革命衛隊為「恐怖組織」,把航母和B-52轟炸機都開到波斯灣,形勢千鈞一髮,德黑蘭威脅重啟已暫停的濃縮鈾提煉,結果川普又臨陣退卻,指伊朗不具威脅,讓外界一頭霧水。

委內瑞拉情形同樣如此,美國原本摩拳擦掌要把總統馬杜洛趕下台,扶持國會議長瓜伊多為委國領導人,美國眾多盟友也跟進。日前瓜伊多企圖發動軍事政變失敗,成為「爛尾政變」,美國國務卿龐培歐表示不排除用一切手段,盡速解決委內瑞拉問題,隱然暗示美國準備軍事介入,用武力推翻馬杜洛。現在卻奈何不了馬杜洛,只好繼續經濟制裁。曾幾何時說一不二的美國,如今面對一個中美洲小國卻無計可施,騎虎難下的尷尬可想而知。

而通過貿易談判,與中國、加拿大、墨西哥和歐盟等達成新的、能「讓美國占便宜」的協議,也是川普競選總統的訴求。現在任期過半,美墨加協議至今未獲三國國會通過;與中國談判十個月,卻在川普一遍遍預告「取得突破性進展」後突然破局,儘管財長米努勤仍聲稱會很快赴北京談判,北京卻一點不給面子,說如果川普不終止加徵中國商品關稅的「錯誤行動」,談判就無法繼續。

類似虎頭蛇尾的外交出擊多不勝數,外交界對川普外交政策的批評也一長串,指它是破壞性的、意氣用事、朝令夕改、自相矛盾。川普對俄羅斯總統普亭一類獨裁者溫情脈脈,極盡讚美之能事,對待德國總理梅克爾這樣的盟友卻不屑一顧,話不投機半句多。

有人將這些荒腔走板的外交出擊,歸咎川普剛愎自用,不懂裝懂;有人認為外交界精英被川普視為建制派,凡事只信任與他一樣是外交「門外漢」的女婿兼高級顧問庫許納,因此得不到外界菁英襄助;還有人認為,川普外交的左右手國務卿龐培歐、國安顧問波頓爭權奪利和內訌,導致互相掣肘。

川普否認白宮有內訌。但他有沒有實現外交上設定的目標?某些目標的確已實現,例如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撕毀2015年與伊朗的核協議、退出2016年簽署的巴黎氣候協定等,但這些幾乎都靠簽署一紙公文就實現了。

對需要靠談判和外交折衝的目標,卻大多數沒有進展。除北韓廢核、與中國貿易談判外,推動北約盟友增加國防開支和承擔更多義務,至今未達陣。川普相信他的極限施壓和瘋狂威脅能奏效,但至少已證明對北韓、伊朗都不管用。對中國一味強硬,發動貿易戰、科技戰,如果未來能奏效,真正把美國對中貿易逆差降下來,他應該獲得國會兩黨掌聲,但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畢竟不是一般對手,不會輕易就範。

川普在外交上政績平平,究其原因,正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Michael Mandelbaum分析,一是他不熟悉政府運作;二是他的主觀意見強烈,卻決策混亂,缺乏一以貫之的策略;三是「美國優先」口號本身帶來的困撓。沒有一個國家會以他國利益為優先,這是常識,過分強調這一點,就給美國與他國談判帶來不便。

外交談判本身就是做交易,就是討價還價,交易必然有得有失,有些不宜公開。像美國在美中貿易談判中要求中國把多達150頁的貿易談判協議公開,在中國看來是不懷好意,故意讓北京難堪,因此談判破局也就可想而知。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