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0023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旅遊│登上馬薩達 窺見猶太史

馬薩達。 馬薩達。
猶太會堂。 猶太會堂。

從耶路撒冷搭車前往馬薩達(Masada),一路奔馳在黃沙滾滾的沙漠上,頭上是藍藍的天,一邊是莽莽岩石,一邊是茫茫死海,黃藍顏色對比分明,間或還有綠色的椰棗林點綴其間,景色壯麗得超乎想像。在一片懸崖峭壁之間,一座獨立平整的高原赫然入目,吸引著所有人的視線,原來它就是代表以色列精神的馬薩達。

地形險峻 成天然堡壘

馬薩達位於死海西南岸,其西伯來語意為山寨、城堡,峰頂海拔60公尺,高於死海海平面約488公尺。高原東鄰朱迪亞沙漠(Judean Desert),西接本雅爾谷底(Ben Yair),地勢東高(400公尺)西低(90公尺),除了東側的蛇道外,所有天然道路均險峻難行;這易守難攻的特性,使其成為天然的防禦堡壘。

關於馬薩達的歴史,主要是根據約瑟夫·弗拉維斯(Josephus Flavius)所著的「猶太戰記」一書。他是一世紀時著名的猶太歴史學家及羅馬軍官,也是馬薩達淪陷之役的目擊見證人。

馬薩達最初城堡由何人何時所建,至今尚無定論,可以確信的是公元前37年,希律王在此大事修建宮殿、游泳池、羅馬澡堂、糧倉、蓄水池、砲台和城牆等,作為外敵入侵時的避難所和冬季行宮。希律王死於公元前4年,猶太王國於公元6年亡於羅馬帝國,曾有羅馬軍在馬薩達駐紥至公元2世紀初。

猶太亡國以後,猶太人不服羅馬統治,多有反抗,彎刀黨於公元66年征服馬薩達。公元70年,耶路撒冷及第二聖殿皆被摧毀,許多人逃到馬薩達投入以利亞薩·本·雅爾的麾下,馬薩達成為起義的最後據點,他們還建造了猶太會堂和浸禮池,並儲備了大量糧食和飲水。

公元73年,羅馬第十軍團計8000人包圍了馬薩達,在其周圍搭建了8座營地和城牆,並用被俘的猶太人在西邊以泥土和木架修築了一個坡道,3個月後即由此坡道一舉攻破馬薩達,然而他們所面對的卻是960具屍體、燒毀的城堡和一座完好的糧倉。

羅馬人修建的攻城坡道。 羅馬人修建的攻城坡道。

令人奇怪的是,在羅馬軍圍城期間,起義軍沒有發動任何攻勢,只是一味死守不出,是自知寡不敵眾?不忍傷害修築坡道的同胞手足?還是自恃糧水充足及地勢險要,足以抗衡驍勇善戰的羅馬軍?直至他們發現坡道即將築成、城破就在旦夕之時,領袖以利亞薩發表了兩次演說,說服所有人寧可自殺身亡,也不要活著做羅馬人的奴隸,並決定燒毀所有物質只留下一座糧倉,證明他們並非因彈盡糧絕而亡,而是他們選擇寧死不做羅馬奴隸。

這是一個十分悲壯的決定,但因猶太教不允許自殺,於是在尼撒月15日即逾越節的第一夜,由十個代表負責殺害自己的親屬,然後他們再抽籤讓一個代表殺死其他九位後自殺。導遊說約瑟夫不知做了什麼手腳,他成為最後剩下的那一個人,出人意表地他非但沒有自殺,反而投跭了羅馬軍,由於預言維斯帕先快要當皇帝而倖免一死,後來維斯帕先真的當了皇帝並釋放了他。戰後他在維斯帕先之子提多的資助下定居羅馬,專心寫作。

根據他的記載,當天有兩名婦女和五個小孩藏在山頂蓄水池而逃過一劫,並將真象告訴了羅馬軍隊,等到他的著作問世,這段秘辛才廣為人知,「馬薩達永不再淪陷」更成為今日以色列的立國精神。

羅馬浴室 兩層地板供暖

由蛇道搭乘纜車上山,下可看到羅馬軍隊的長方形營地遺址,上可看到殘餘的石頭城牆和塔樓,攻守難易一目瞭然。進城後首先看到的是採石場,此地盛產白雲石,是希律建宮的石材,採石場後改為護城河,難怪看起來像乾涸的水道。旁邊是司令官的住宅及司令部總部,便於監視保護北宮的出人口。

司令部總部的北面是29間儲藏室,用以儲存糧食、油、酒和武器,一些房間隔間石壁仍保存良好。據約瑟夫稱當時儲存糧食足夠幾年食用,奈何造化弄人,只撐了三個月便城破人亡。

穿過儲藏室有台階可通向北宮。北宮高30米,計有三個平台,各有階梯相通,這些台階大概有十層樓高,上下費時,導遊沒有帶我們去參觀,後來在北宮觀景台遠遠瞧見第一、二層的方形和圓形遺址輪廓,至於高大雄偉的宮殿造形僅能憑想像。

羅馬浴室是羅馬文化必不可少的一環。由模型可看出浴室非常考究,有圓柱排列的前庭和會客室、台階池、更衣室、冷水室、溫水室和熱水室等。如今當然看不出這些細節,不過牆上仍殘留著彩色畫作,熱水室的結構亦粗略可見。它有兩層地板,中間是陶土做的支撐小管,在底下加熱,經由地下和牆上的陶土小管將熱氣釋放出來,這真是獨特而有效的供暖系統。

羅馬熱浴室。 羅馬熱浴室。

浴室牆上遺留的石膏彩畫。 浴室牆上遺留的石膏彩畫。

穿過一道走廊即是籤室,在這兒曾發現成千上百的陶片,上面有很多名字,有一組陶片上有彎刀黨司令官的名字,考古學者認為這和約瑟夫敘述的最後一夜的抽籤有關。

馬薩達處於沙漠之側,供水是個不容忽視的大問題。在北宮觀景台看到一個水利系統模型後,才明白希律人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的。原來希律人在此建了一個堤壩,將水由水道分流到斜坡上的兩層蓄水池中(八個在上,四個在下),共可容納4萬立方米的水。然後用牲畜沿著許多小徑將水馱至山頂,倒入渠道系統便可分送各處。在籤室附近有一個蓄水池遺址,如果不加說明還以為只是一個坍塌的洞穴而已。

城破處 起義從此淪陷

會堂和猶太人的生活息息相關,在這也有一座由希律時的馬廄改建成的會堂,裡面有成排的石砌條椅和幾個半截圓柱,不知以利亞薩是否曾在此發表他的最後演說?另有一間藏經室,遺有聖經卷軸殘片,是目前僅存的第二聖殿時期的猶太會堂之ㄧ。

希律在修築西面城牆之前,蓋了兩個壁龕塔(Columbarium Tower),下面用來養鴿子,鴿肉可供肉食,鴿糞可作肥料,上面則是守衛瞭望塔。眼前所見是幾堵坍塌的石頭牆和殘餘地基,其中一堵牆上遺有用磚頭間隔出神龕般的空格,這可能是塔名的由來吧!

再過去便是令人扼腕嘆息的城破處(The Breaching Point)。起義軍在缺乏石材的情況下,以木頭泥土築了一道內牆,並以投石來抵抗羅馬軍,豈料羅馬軍建造了一個活動塔架,既可俯瞰牆內又能以弩炮和箭向內炸射,在炸破外牆後,繼以火攻焚毀內牆,馬薩達隨之淪陷。

站在城破處下望羅馬人修築的坡道,正有一隊遊客努力往上爬著,彷彿看到羅馬人正在奮力攻城的慘烈景象。羅馬人雖征服了這座城,卻征服不了誓死不從的猶太人。更弔詭的是,不可一世的西羅馬帝國亡於公元480年,東羅馬帝國殘存至公元1453年,迄今未能東山再起,而猶太人卻於亡國2000年後神奇復國,儘管列強環伺,戰火頻仍,始終屹立不倒,「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馬薩達勢將永不再淪陷。

城破處。 城破處。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