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8992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遷祖墳上山 幾十年不安(上)

清明前一日,接到老家的電話,哥哥說一位堂叔來家鄉,要我在縣城接站,然後陪同回家一趟。六○年代初,這位堂叔考上大學,去了千里之外,之後在那裡娶妻生子,成家立業,只記得他父親去世時,曾回來過一趟。

他年近八十,頭髮花白,身體還算硬朗,由孫子陪同來的。

四十多年未謀面,既生疏,又熱情,在村裡逛逛,在老屋走走,感慨變化多端,唏噓不已。他去了父母的墳墓祭拜後,還要去祖墳。

出了村口,見我踏上上山的小路,他疑惑地問道,祖墳不是在河邊的乾田裡嗎?我愣了一下,向他解釋,農業學大寨,改地為田時,祖墳已遷到山上。

他嘆了一口氣,「唉,形勢是那樣,也沒辦法的」。是的,其時形勢下,不能不遷。可我在心裡說,為了自己的前途,在這事上,我是多麼積極,何等先進啊!

那時,我已在農村勞動鍛鍊兩年,想要被推薦上大學,必須做出新的、特殊的成績。年底,公社召開三級幹部會議,要求掀起農業學大寨的新高潮。

小組討論時,有人建議,東北方村口一帶是乾田,可以改成水田。馬上有人提出困難,稱中間有幾個墳墓,遷移是難事。

我家的祖墳就在其中,可會上我沒表態,心裡卻起了波瀾;農村裡,有句老古話說「一墳墓,二屋基」,要人丁興旺,要家業發達,祖墳的風水頂重要,於是,祖墳是不給動的。但我心想,要是能帶頭遷走自家的老墳,那算帶頭破四舊,又算積極學大寨,不就是特別的好事?那影響必定很大。

我先說服父母,不算難,他們也考慮到我的前程,不費多少口水,思想就通了。堂伯(開頭講到這堂叔的親哥哥)家就難多了,先不理我,後又說我是不肖子孫,難聽的話還聽到好多。

我不氣餒,除了自己講大道理,又暗地裡要民兵小分隊的幹部上門,他們說話不講分寸,滿口批判舊思想,要與阻礙學大寨的行為做鬥爭,要抓階級鬥爭的新動向,輕輕重重的話都講了,想必堂伯有些害怕。

之後,我再請隊長出面,要堂伯認清形勢,消除顧慮,隊裡調地也給以優惠。堂伯最後不再提出異議。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