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87932/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習近平用毛式戰術 貿易戰轉為陣地戰

中共中央政治局日前召開會議,決定對美國600億元進口商品加徵關稅後,官方及媒體統一口徑,對川普總統將2000億元中國商品關稅提高至25%發出強硬聲音,表示北京不會輕易讓步,凸顯中國對美國出現戰術性轉變,從去年以來的防禦轉入相持階段,為反攻階段做好準備。有消息指出,習近平此前評價過貿易戰,要把對美的「遭遇戰」變成「陣地戰」,而北京現正進入對美戰役的第二階段「陣地戰」。

中方轉變貿易戰打法的考量來自幾個因素:一、習近平用毛澤東打法來應對美國施壓,將美中貿易衝突分三個階段,體現習之前說的「以牙還牙」方針,及中國「有來無往非禮也」哲學。毛澤東曾將抗日戰爭分三個階段:第一個是敵方戰略進攻、我方戰略防禦階段;第二個是敵方戰略保守、我方準備反攻階段;第三個是我方戰略反攻、敵方戰略退卻階段。

習近平曾將中美貿易戰的初期階段形容為 「遭遇戰」,表明中方當時毫無準備,處於被動階段。從習近平與川普在G20峰會會談,達成貿易談判的百日計畫可看出。當時,中方仍以應付歐巴馬及歷屆美國政府的「耍太極」策略,與川普過招,結果劉鶴赴美談判回國宣布大功告成之際,美方突然宣布沒有共識,大幅加稅,令北京猝不及防,只能被動地「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而當中國拒絕美中談判協議草案,並宣布對美國進口600億元商品加徵關稅,以報復美國對中國2000億元商品關稅提高至25%後,北京就由防禦階段轉入相持階段,且伺機對美國適當反攻。

二、中國領導層認爲,美國對中國關稅戰,對川普2020年競選連任不利。雖然川普上台以來減稅政策提高美國民眾整體財富,並帶動消費大幅增長,但川普低估中美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國際市場和美國市場缺乏足夠的中國商品替代來源,加徵關稅並不能在短時間內改變美國須大量進口中國貨的現實。

由於中國大部分工業產品附加價值較低,中國製造商能承擔的關稅負擔有限,因此加徵關稅最終成本將大部分由美國消費者承擔。美國減稅政策的效果短暫,目前消費和投資增速已放緩。如果再進一步對3250億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美國經濟可能面臨輸入性通貨膨脹。

在工資水平保持不變下,輸入性通膨通常會抑制社會消費能力,加劇美國經濟下行壓力。為了以更好的經濟成績單應對2020年大選,川普一直向聯準會施壓,希望通過降息來提振經濟。但美中貿易戰加劇必然導致美國物價水平上漲,通膨帶來的壓力將使美國失去降息空間。

川普正將貿易戰擴大,他15日簽署緊急命令,禁止美國企業使用華為、中興產品;不少專家認為,大選前美國經濟將陷入衰退。中國強硬反制,也引起美國資本市場恐慌。川普無法承受2020年大選前經濟下滑,必然選擇繼續談判,所以他說,有信心達成談判協議,只是時機問題。

三、中方為表達抵抗決心,激發民族主義情緒支持中共強硬立場,為打贏貿易戰占據話語權和道德制高點,北京通過「人民日報」表達立場,用九字真言說明北京不輕易退讓,即「談,可以!打,奉陪!欺,妄想!」北京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批評美方錯估形勢、漫天要價,中方反制措施是「體現中方捍衛多邊貿易體制、捍衛自身合法權益的決心和意志」。

耿爽說,對貿易戰,中國不想打、不願打,但也絕不怕打。「如果有人打到家門口,我們必然會奉陪到底。中方從來不會屈從於任何外部壓力,我們有決心、有能力捍衛自身合法正當權益」。北京想以此告訴美國,絕不要低估或誤判中方反制的決心和立場,中方有實力和信心承受貿易戰帶來的任何後果。

讓北京改變戰術,將貿易戰打法轉入陣地戰及反攻階段,首先與習近平的「毛澤東情結」相關,即決不能在戰略上失去主動,不能讓美國牽著中國的鼻子走。其次,預判美國關稅戰對川普2020年大選不利,且中方底氣大於美國,有能力和實力承受貿易戰的後果。因為貿易戰是雙輸的遊戲,中國崛起不會因此而被阻止。

北京認爲,邊打邊談,不怕打、歡迎談,有理有節,應對美國霸凌,是中國現階段應對美國施壓的不二方案。但最後當然要看中美誰的經濟功底厚,禁得起折騰。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