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8637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旅遊│萊茵河河輪之旅 小船小城小而美

阿姆斯特丹的運河。 阿姆斯特丹的運河。
法蘭克福街景。 法蘭克福街景。

我坐過多次海上遊輪,河上遊輪則除了長江三峽外,尚未坐過其他的遊輪,這次終於決定換換胃口,選擇了八天七夜的「萊茵河」(Rhein River)遊輪之旅。

我與妻由洛杉磯出發,經過了十個小時的飛行,抵達了德國的法蘭克福(Frankfurt),也就是遊輪的起點。這個德國的第五大城,卻是德國,甚至全歐洲最大的航空中轉站。我曾多次在這裡轉機,但卻從未進入過市區,這次終於得以到市區遊覽。

法蘭克福 歌德出生地

我們當天傍晚上了船,但船並未啟航,第二天大家都下船遊覽,由導遊帶領,有大巴士載我們進入市區。導遊先帶我們參觀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建築,講解了一些法蘭克福的人文和歷史,特別強調大詩人、戲劇家歌德是出生在法蘭克福。然後帶我們去耶誕市集(Christmas Markets) ,市集縱橫幾條小街,都是步行區,人潮洶湧,非常熱鬧,數百家商店以手工藝品店和小吃店為最多。

當晚船仍停在法蘭克福,次晨才啟航。法蘭克福其實並不是濱臨萊茵河,而是它的支流「緬茵河」(Main River) ,船向北行了一段才進入萊茵河。

我們的終點是荷蘭的阿姆斯特丹(Amsterdam),但中途還要在四個德國的城市停留。由於城市間的距離不長,都只有約六小時的航程,所以晚上船都停在碼頭,每天清晨開船,中午時分抵達,下午下船遊覽。

這四個城市的名字是曼茲(Mainz) 、科布蘭茲(Koblenz) 、科隆(Cologne) 和杜賽爾道夫(Dusseldorf) 。這些城市都不需坐車,完全是步行遊覽。其中最大的是科隆(Cologne) ,它還大過法蘭克福,是德國的第四大城,此地最著名的地標是教堂,另還有多個博物館。

耶誕市集小吃 站著品嘗

四個城市的共同點是,都有許多古老的城堡,也都有耶誕市集。市集裡生意最好的仍是小吃店,特點是所有的店都沒有座位,也沒有刀叉碗盤,顧客買了的東西只用一張紙包著,就站在店外用手拿著吃。有些地方則擺了幾張簡單的高腳桌,顧客就圍著桌子站著吃。

科隆耶誕市場一景。 科隆耶誕市場一景。

至於市集裡的食物,有許多我們都沒見過。一來是我們都是在船上吃了飯下船的,二來是看起來都不像是什麼美食,所以就沒有買來吃。但想到既然到了德國,至少要意思意思買一樣東西吃。

在一處我看到有用大鍋炒的栗子,走過還聞到香味,決定買點來吃。我不知價錢,就隨口說買三歐元,店家拿了一個小紙袋,從鍋裡一粒一粒檢起,共數了十粒給我們。我拿出一張二十歐元紙鈔給他,他轉身在抽屜裡翻了很久,拿出一大把銅板來找給我,我接過沒數就放入口袋,回來一數,他少找了我五角,也就是三塊半歐元十粒栗子。三塊半歐元約相當於五塊美金,也就是每粒栗子五十分美金,相當於美國超市六個雞蛋的價錢。至於栗子的味道,當然遠遠比不上我們中國人用黑砂伴著炒的糖炒栗子好吃囉!

由德國的最後一站杜賽爾道夫到阿姆斯特丹,航程較長,需16個小時,所以是晚上開船。這次我們全程的氣溫都只在攝氏三、四度左右,我這個在台灣和洛杉磯住慣了的人實在冷得受不了。

到了阿姆斯特丹更冷,在零度以下,而且下雪、結冰。導遊先帶我們到一處荷蘭的標誌景點風車處去照相,然後坐小船遊覽運河。運河並不是一條河,而是縱橫交錯、四通八達、轉彎抹角的水路。如果由我帶路,必定會迷路呢!

回船度過了最後一晚,次晨下船赴機場,我們經過愛爾蘭的都柏林(Dublin) 轉機,全程花了15個小時回到洛杉磯。

河上遊輪小 更有人情味

縱觀這次旅行,河上遊輪的大小不及海上遊輪的十分之一,娛樂、健身設施也不能和海上的遊輪相提並論。海上遊輪經過的都是國際知名大城,河上遊輪則多屬小城。但德國沿河的這幾個小城都具有它的歷史性,也別具特色,可說別有一番風味。尤其是,全船遊客僅有160多人,不似海上的千人以上,而且每次用餐都是隨意落坐,因此每次的桌友均不同,八天的相處,面孔都熟悉了,同遊、交談都非常親切。

這次我們全船的人,除我們夫婦外,還有一對華人夫婦由女兒陪同,一家三口住在洛杉磯的華人聚居區的亞凱迪亞市(Arcadia),距我們家僅一小時車程。另有一對越南籍的夫婦,則住在洛杉磯南邊的橙縣(Orange County)越裔聚居區的西敏市(Westminster) ,距離我們也只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

全船其餘全是美國白人,沒見到一個非裔、墨西哥人或中東人。而所有的美國人也都是從美國去的,與我們談起來,有從芝加哥、休士頓、亞特蘭大、邁阿密等不同地方去的。

船上旅客除了我們幾個亞裔外,不但其他旅客都是白人,船上的員工,岸上帶我們的導遊、司機,也全都是白人。當然我看不出他們是哪一國人,不過相同的是,他們的英語發音都非常純正,和美國人並無差別,不像我們去亞洲任何一個國旅遊時,工作人員、導遊的英語都有口音,我想這是因為歐洲的語言也都屬拼音文字的關係吧!

這次旅行對我們來說還有兩項小插曲,第一是我們的女兒和她的朋友也是參加萊茵河遊輪,她是由阿姆斯特丹上船,逆水到法蘭克福下船,她在法蘭克福上飛機回洛杉磯時,我們正好抵達法蘭克福,但未能在機場和她見面。當天我們上了同一艘船,和她的路線相反,順水去阿姆斯特丹。她下船前告訴船上的員工她的父母同一天要上船,並把雨鞋、手機充電變壓器和一些歐元零錢等留給我們。我們上船後,幾乎船上每一個員工見了我們都會說你們的女兒今天剛下船,船上有些旅客也聽到了,一時我們成了被談論的話題,好似成了「名人」。

第二是我們出發前幾天,收到旅遊公司的電子郵件,告訴我們說因歐洲正逢冬季乾旱,萊茵河水位降低,原訂的合約上的那艘船不能航行,要改換一艘噸位稍小的船,但航程時間等一切不變,對此不得已的改變,如果使我們感到不便,他們非常抱歉。

其實換了船對我們一點影響都沒有,他們不說我們甚至不知換船之事,船上的艙位、食物、服務也都非常好。令我意外的是,我們回來兩個多星期後,信用卡裡收到他們因換了小船而退給我們的每人200元,也就是我們收到了400元的意外之財。由這件事也讓我想到兩點:一是可見西方人的誠實與公道;二是他們會做生意,因為下次旅行我一定是優先選擇他們公司的。

作者夫婦攝於阿姆斯特丹。 作者夫婦攝於阿姆斯特丹。
科隆烤香腸的烤箱。 科隆烤香腸的烤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