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8462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新聞好好看

一張終生有效的簽證

年輕人的愛情熾烈如火,轟轟烈烈,卻又帶著幾分不經世事的懵懂。這樣的愛情格外注重儀式感,來證明對彼此的心意。我也曾經歷過這樣一場感情,並收到了一個差點改變我人生軌跡的定情信物。

那是近十五年前,我還在北京讀大學的時候。千盼萬盼,盼來美國大學一紙研究生錄取書,開始著手準備赴美國深造。而我那時的女友尚有一年多才本科畢業,不能與我同行。得知我放棄了留在北京的工作,打算去美國以後,她格外焦慮。幾次徹夜談心後,她決定畢業後也申請赴美讀書,與我在美國相聚。

離開北京回家收拾行囊前的周末,她拉著我去照了當時頗為流行的大頭貼(照片貼紙)作為留念。吃過午飯,我躺在寢室床上午睡。醒來時,她笑吟吟地拿著我的護照對我說:「你看,這是我們的定情信物。也是我對你的主權證明。」

我接過護照一看,其中一頁簽證頁上貼著一張普通簽證大小的大頭貼合影,女友還用鋼筆在上面鄭重的寫著:「VISA,終生有效」幾個大字,並簽上了她的名字。

「等你出國了,護照肯定會帶在身邊。想我的時候,就可以隨時看到我了。」女友說。我合上護照,給了她一個緊緊的擁抱。

到了去美國領事館辦簽證的那天,看過錄取信、獎學金證明,又問了我的學習計畫和個人陳述之後,簽證官似乎挺滿意的,一直面帶笑容,不住地點頭,然後他翻起了我的護照。在翻到「終生有效」的簽證頁時,簽證官驚愕地停了下來,看了半晌問我:「這是什麼?」

那時,出國對中國老百姓來說並不像如今這般「家常便飯」。我也並不知道在護照簽證頁上塗畫、貼照片是個多麼嚴重又愚蠢的錯誤。我不以為然地對簽證官說,那是我女朋友給我開的一個小玩笑。

「到底是怎麼回事?」簽證官以異常嚴肅的口吻問我。於是我又詳細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

「你在講故事!」簽證官瞪大眼睛,非常不耐煩地對我說。看起來,他對我的故事並不買帳。

「你為什麼去過朝鮮?古巴?還有越南?」簽證官接著像連珠炮一樣地開始拷問我。

「那不是私人旅行,都是跟學校交流團過去訪問的。」我辯解道:「你看,也有香港、法國。」

「你很緊張!你在講故事!」簽證官邊說邊戴上一個小放大鏡,透著紫光燈仔細檢查那頁護照。「照片下面有別的簽證嗎?是不是被你揭掉了?」

「不,先生。並沒有。我說的全都是實情。我現在的確很緊張,因為我意識到自己犯錯誤了。」我說。

「我在中國工作五年了,」簽證官突然從英語換成字正腔圓的漢語,他伸出五個手指頭,「我見過各種各樣來簽證的人,但是,從來沒聽過像你這麼精采的故事。」

再後來,簽證官說了什麼,我已不記得了。我只知道大勢已去。

「你回家等消息吧,我現在不能給你簽證。我們會調查你的。」簽證官把我的護照從窗口扔回給我,面無表情地留下這句話。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在漫長的等待中,我不抱希望地給做義工時有過幾面之緣的一位美國和平隊官員寫信求助,竟得到他的回覆和幫助,美國大使館通知我去接受了第二次面試,並當場核發了我的留學簽證。

一個月後,我終於帶著這份差點改變我人生軌跡的定情信物踏上了美國。

再後來,女友畢業了,但她改變了決定,留在北京,結婚生子。

後來的後來,我更新了護照。而那頁「終生有效」的「簽證」也和舊護照一起變成了回憶。(寄自德州)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