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81027/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川普總統如濫權 美國走向憲政危機

退休已八年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史蒂文斯(Justice Stevens),上周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直指川普總統「正在行使不屬於他的權力」,「我們應深以為憂」。他並警告,「川普必須遵從(國會的)傳票」。1975年由共和黨籍福特總統提名的史蒂文斯今年99歲,備受共和黨、民主黨尊崇。他的話對川普和他的支持者雖然逆耳,卻振聾發聵、意味深長。

史蒂文斯上述評論,在白宮和國會陷入空前對立僵局,川普宣示「我們正在對抗每一張國會傳票」,眾院議長波洛西則指控川普政府「藐視國會」,讓「國家陷入憲政危機」之後,對時局頗有針對性。

川普以「抽乾沼澤」和「對抗華府建制派」為口號贏得選舉,入主白宮,上任兩年多來不循規蹈矩,行事作風和施政手段確實與政客出身的總統大不相同,也因此備受爭議。史蒂文斯指川普「正在行使不屬於他的權力」,事例甚多,不過對什麼才屬於總統權力範圍,卻見仁見智。 

其一、川普屢屢繞過國會,以行政命令推行政策,並聲稱「絕對有權利」(the absolute legal right)這樣做。例如為獲取預算外的邊境築牆經費,宣布「國家緊急狀態」,甚至不惜讓政府關門35天。儘管挪用的國防經費只是杯水車薪,僅具象徵意義,但惡例一開,以後總統也可如法炮製,必然削弱憲法賦與國會的預算審計和監督權力。

其二、由於川普的部分行政命令屢被聯邦地方法官頒發「禁制令」封殺,他目前正尋求大幅限縮法官頒發全國性臨時禁制令的權力。然而聯邦法官這項權力受憲法保護,開國先賢當初就是為制衡行政部門不致權力膨脹,決策有損三權分立的憲政體制,才設計各種「安全閥」,讓總統和行政部門不能胡作非為。

川普上台後,除已換上對他言聽計從的司法部長,大幅撤換檢察官,還有超過100位聯邦法官也換上「自己人」。而最高法院提名他中意的戈薩奇、卡瓦諾兩位保守派,使保守派在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占絕對優勢,他非常得意。現在如果再限縮聯邦地方法官權力,則司法部門對行政部門的制衡能力,將被進一步閹割。

許多法界人士指出,總統是一時的,制度卻是永久的。如果每任總統都不願遵循現有制度,而是根據自己需要,不斷翻修制度,擴大自己權力,把國家機器當私人工具,則民主政體離專制政體已不遠。

其三、川普對一些限制城市拒絕與聯邦移民執法局合作取締無證移民的「庇護城市」十分惱火,下達行政命令扣發這些城市的聯邦經費,同樣聲稱他「絕對有權力」這樣做。但聯邦上訴法院裁定,這項行政命令違憲,並禁止在全國範圍執行。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首席法官悉尼.托馬斯撰寫的意見書寫道:「未經國會批准,行政當局不得為推行自身的政策目標,而重新分配或扣留已經正當程序撥出的經費。美國憲法只把財政權給予國會而非總統。」這樣裁決無疑對試圖繞過國會、通過控制聯邦經費攬權的川普政府,是一大挫敗。

其四,特別檢察官穆勒的「通俄案」調查報告完成後,司法部長巴維理對報告的處理備受爭議,以致穆勒兩次親自去信表達不滿,認為有誤導公眾之嫌。現在民主黨控制的國會眾院正追查川普涉嫌妨礙司法真相,要求司法部向國會提供穆勒的完整報告,並要求巴維理、穆勒和對妨礙司法案可能提供關鍵證詞的前白宮首席法律顧問麥克恩前往國會作證,川普卻下令一概拒絕。

對共和黨控制的參院情報委員會向川普長子小唐納發傳票,小唐納也無意遵從。川普還以總統行政特權為由明告屬下,不必遵從眾院發出的傳票。

由於巴維理對國會眾院司法委員會的要求置之不理,司法委員會已投票認定,巴維理「藐視國會」,擬採取下一步行動。民主黨內則醞釀是否展開對川普的彈劾程序,暫不彈劾只是出於政黨選舉的戰略考量。

目前形勢,白宮視穆勒的調查報告是川普沒有勾結俄羅斯和妨礙司法的「證據」,國會則視報告留下尾巴,為全案交由國會調查和判定川普是否妨礙司法「開綠燈」;國會越想推動調查,川普政府就越抗拒,府會合作氣氛已蕩然無存。這樣的府會氣氛下,如何推動施政?行政、立法對峙已把美國推向憲政危機,風波持續擴大中。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