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78328/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共和黨參議員也向川普說不

川普總統陣營被指涉嫌「通俄」的調查究竟結束了沒有?這得看你問的是誰。

川普說,調查「結束」了,而且他與他的長子小唐納(Donald Trump Jr.)都「脫罪」了,「沒有勾結,也沒有妨礙司法」;共和黨籍聯邦參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也說「結案」了,該「向前看」;川普任命的共和黨籍司法部長巴維理不僅說結束了,還公布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調查報告,只不過連國會議員也只能看到「此處省略XXX字」的「潔本」,和他總結備受外界質疑的四頁報告摘要。

然而在國會方面,一直主要負責通俄案調查的兩個委員會中,不僅民主黨籍眾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安達(Adam Schiff)不這麼看,而且由共和籍參議員博爾(Richard Burr)任主席的參院情報委員會,也不這麼看。眾院情報委員會正敦促司法部,提供穆勒調查報告的完整版本,以便展開下一步調查行動;參院情報委員會則更進一步,直接向小唐納發出傳票,要求他就俄羅斯的人脈關係前往國會作證。

特檢官穆勒通俄案調查報告令人意外之處甚多,其中之一便是小唐納未如外界預料被起訴。參院情報委員會向小唐納發傳票,這是已知的對川普直系親屬的首次傳喚,意義非同小可。

首先,川普一直抨擊穆勒主持的通俄案調查,是民主黨人「獵巫」,抨擊現在民主黨控制的國會眾院多個委員對他調查是「總統級騷擾」。他已多次呼籲在穆勒報告公布後,不要再進行任何與通俄案相關的後續調查。而共和黨籍議員占多數、主席為資深共和黨籍參議員博爾的參院情報委員會不為所動,這讓川普刻意貼的「民主黨人獵巫」標籤站不住腳。

其次,川普及司法部長巴維理不僅不向國會公布完整的穆勒調查報告,還阻撓特檢官穆勒、前白宮法律顧問麥克恩等重量級證人前往國會眾院作證,展現權力的傲慢,已被民主黨人指控「藐視國會」,現在又增加小唐納擬引用憲法第五修正案,拒絕前往國會作證,等於「藐視國會」的罪名進一步坐實,為未來彈劾川普注入更多新動能。

第三,穆勒通俄案報告完成後,川普一再聲稱他和小唐納都已「脫罪」,共和黨則全力開動黨機器,為他保駕護航,但參院情報委員會頂住共和黨高層要求終止調查的壓力,在穆勒報告完成三周後,還向小唐納發傳票,說明共和黨內對通俄案性質的認知上,並非鐵板一塊。

尤其一直在通俄案調查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情報委員會,不願接受川普陣營不存在與俄羅斯人「勾結」的說法,說明他們要麼手頭掌握新的事證,要麼共和黨高層為一黨之私,刻意保護川普及家人的做法看不下去,挺身而出向川普說「不」。這自然讓川普寢食難安,因為未來若國會議員看到穆勒報告的完整版,誰知有多少共和黨議員會「反水」,在可能的彈劾案中,與民主黨人站在一起。

來自北卡州的參議員博爾已經三連任,過去投票立場一向代表共和黨保守派,紀錄上無可挑剔;他向小唐納發傳票的決定,不僅獲得司法委員會民主黨人力挺,也獲得委員會大多數共和黨籍議員支持。面對共和黨高層質疑,他上周四在一個午餐會上還向共和黨籍參議員作簡報,說明小唐納2017年雖曾前往參院作證,但在川普前律師柯恩前不久承認,曾就莫斯科川普大廈向國會撒謊,並因此入獄後,參院情報委員會認為,有必要再度聽取小唐納對這件事的證詞,所以才傳喚他作證。

川普的堅定支持者、肯塔基州參議員保羅為此氣得跳腳,批評這是對小唐納的攻擊,要置他於險境。白宮代理幕僚長穆瓦尼抱怨說,情報委員會在未提前通知白宮的情況下,傳喚小唐納是「惡劣行為」。

儘管如此,不僅小唐納,川普未來恐怕還是躲不過這些問題,即使總統任內不會被傳訊或起訴,但卸任總統以後就很難說。因為正如逾450位前聯邦檢察官日前在一封聯署書所說,川普如果不是現任總統,早已被起訴了。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