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7628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來看書吧

瘋魔小說家 沈默的新派武俠創作

(Pixabay) (Pixabay)

《劍如時光》,世界書局有售。陳夏民說:「瘋魔小說家甘冒損傷五臟六腑與全身筋脈的風險,也要拿命與繆斯對賭交換的終極武俠小說,終於問世!」

現在,鳳雲藏站在初雪照的對面,他的兩手都握劍,左手是頗負盛名的古劍活色劍,他右手的那把,乃是劍柄雕琢為花蕾樣,劍身深黃的黃花劍。而這把黃花劍正指著她,指著深愛他的她──這教初雪照情何以堪。

那把黃花劍與照的明日劍,恰是一對。他們的佩劍出自皇匠羅家一脈羅織羅大師的鑄造手筆。繼承祖業的羅織,允為當代的鑄劍師第一人,有雙手網羅人間神器的美譽,意思是她的雙手足以冶煉各種能夠配合武者個性與武藝系統的極限兵武製品,其聲名直逼七百年前的神話級鑄劍師羅至乘。羅織也一向以自己是羅至乘的嫡傳子孫為傲。

而不為外人所知,羅織與初雪家族是有極深淵源的。明日黃花這一組劍就是她的傾力之作,也是天驕會的小絕頂面子夠大,羅大師才願意把珍品寶劍賣出。多年前,鳳小絕將青銅所鑄、護手作太陽狀的明日劍,贈與了照,自己則留下黃銅精鑄的寶劍黃花,但由於繁花錦劍術需以雙劍施展,故他又另行補進一把羅家另一先祖所冶煉的奇兵活色劍。

現如今,兩人卻要持情訂之劍對峙,還有比這個更諷刺、更教人難受的嗎?

而現場沒有一個人比雲圖更明白照與鳳雲藏的事。雲圖往照旁邊靠著,握著她的手。雲圖什麼都沒有說,就只是手用力地牽著照的手。靜默且堅決。墨雲圖不會放初雪照不管,永遠不會。她的手正在傳達此生不棄的意念。

然對照來說,雲圖此生都像是姊姊一般。照的視線還是密鎖在那個人身上,沒有移開。雲圖手的溫度傳來,讓照有著被細細愛護的滋味。看著雲藏的形影,初雪照的苦,便要氾濫。似乎滅頂大水已經淹到她的頭上。

而鳳雲藏沒事人的模樣,更讓她惱極恨極,彷彿他一點都沒有障礙,彷彿他從未把心思扎扎實實地投入於她一般。為了天驕會,鳳雲藏竟斷然捨下他們之間的濃密情愛,(你居然可以!)那些最美的時光,都是虛造的嗎?都只是一連串的幻影?都是沒有意義?初雪照搖搖頭,(都是我的自作多情多愁善感?)終究山海般的龐然情愛,也都要盡歸於虛無。一陣暈眩,閃過初雪照腦海深處,體膚插滿銀針,而針頭正往裡頭鑽去。她痛。排山倒海的痛。

Ancient Costume 2639638 1920

同時,照聽見父親初雪鴻風正在說話。她並不是聽得很清楚。她的意識被那道窮凶極惡的眩暈奪走,帶入巨大的漩渦裡去。轉啊轉的。她隱隱約約理解,父親要天驕會立即將人馬撤走,此間事便當作沒發生,若天驕會一意孤行,則初雪家必上下一心全力頑抗,至死不休。大概就是這些意思吧。初雪照想著,如果天驕會願意玉帛相面的話,他們早就做了,鳳雲藏也不會和她分對兩邊,似若陌生,不是嗎?父親此番話,到底顯得是色厲內荏。

果然,天驕會的老絕頂,滿頭白髮、留有長鬚的藏無神發話:「鴻風兄,今日我天驕會三萬人馬壓境,初雪家就算個個劍術精湛,能以一擋百吧,也不過六百幾十人,你當真以為,藏某會聽你這席話就罷手?」初雪鴻風被奚落得面上無光,無鬚白皙的臉漲紅,瞬間無言以對。立在初雪鴻風旁的初雪空晴立即跳出來幫腔:「閣下是江湖名宿人稱老絕頂,不是嗎?怎麼這般思緒不清呢?」藏無神好笑似的看著初雪空晴:「藏某哪兒有閃失,還請賜教。」初雪空晴力陳:「你天驕會雖有壓倒性人力,且亦驍勇善戰吧,但我初雪家族若是半步不讓,你們折損必然嚴重,就算殺不了你們大半兵馬,但若拚命搏死起來,讓你們死傷一萬,也未必就辦不到,屆時,難保其他覬覦武林勢力的門派,不會趁勢暗算天驕會,你們絕頂可有仔細盤算過是損還是利?」

初雪照看著哥哥毫無懼色,與老絕頂針鋒相對的堅強樣,心中更是哀憐。她怎麼就如此沒用?都這等重大關頭,還心心念念與小絕頂的情情愛愛,而不是心繫家族興亡?她暗自緊了緊明日劍,強自凝聚精神,振作起來。

照的左手施力握回來,雲圖立即察覺到。那些漫遊於四周的苦悶感,也稍稍減輕一些。照的苦,真的沒有人比雲圖更能懂得。只有她能夠完完全全了解所愛就在眼前卻什麼都不能說、什麼都無法變動的困境是何滋味。她一直最懂。

初雪空晴的話像捅到天驕會痛處,絕頂三人的臉色都不大好看。藏無神老練地哈哈一笑:「鴻風兄,你的兒子倒是伶牙俐齒至極呢,好一個可畏後生。」初雪鴻風回應:「還請無神兄多多教誨哩。」「有機會,若有這樣一個機會啊,藏某當然不好藏私,必然傾心傾力地調學之,不教鴻風兄失望,」藏無神嘴上都是笑意,但眼皮下全都是凌厲的殺機,一跳一彈,像是收不住的刀鋒,隨時都要出鞘噬人。兩造對立緊張情勢越發的鮮明,千鈞一髮,一觸即發。

國藝會「藝術個案採集計畫」:沈默─長篇小說《劍如時光》紀錄短片 from Mon Cher Films on Vimeo.

【作者簡介】

沈默

1976年生,將武俠視作畢生志業,意圖為武俠領域製造更多的突破與可能。

已出版【孤獨人三部曲】、【天涯三部曲】、【魔幻江湖絕異誌】。2009年寫《誰是虛空(王)》、〈尋蛇〉雙料獲第五屆溫世仁武俠小說百萬大賞評審獎及短篇小說獎參獎,2012年再憑《七大寇紀事》獲第八屆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貳獎,2013年復以《在地獄》、〈晚年〉登峰第九屆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長、短篇武俠雙首獎,第十屆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則以《武俠主義》取得長篇參獎獎座。近期出版著作有《天敵》、《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七大寇紀事》、《幻影王》、《詩集》、《在地獄》、《2069樂園無雙》以及《我的短刃抽出,便是長長的一生》(溫世仁武俠大獎歷屆短篇武俠小說得獎作品輯)。

《劍如時光》,世界書局有售。 《劍如時光》,世界書局有售。

【購書資訊】

聯經出版:https://www.linkingbooks.com.tw

世界書局購書:www.wjbookny.com

郵購專線:718-746-8889ext6263

➤➤➤更多精彩文章,請看世界周刊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