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71969/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委內瑞拉政局 成美國的「爛尾政變」

委內瑞拉4月30日再度動盪,反對派領袖瓜伊多率小股軍隊,在首都卡拉卡斯空軍基地宣布推翻總統馬杜洛已達最後階段。但馬杜洛出動裝甲車,衝撞抗議民眾,造成至少一死、數十傷。一天動盪後,馬杜洛宣布擊敗政變者。委國政治僵局依然無解,快成為美國和瓜伊多聯手製造的「爛尾政變」了。

近日最新發展,瓜伊多接受英國BBC訪問,坦承考慮要求美國軍事介入。美國國務卿龐培歐、國安顧問波頓已多次警告,不排除軍事行動對付馬杜洛。龐培歐上周末斥責俄羅斯在北極的「挑釁行為」,並要求俄方別插手委內瑞拉政局。他下周將和俄國外長拉夫羅夫會談,預料「警告」俄國後,美國對委內瑞拉軍事行動可能成真。

今年1月,35歲的委內瑞拉國會議長瓜伊多在美國支持下「和平政變」,宣布自立為臨時總統,迄今已有美國、加拿大和拉丁美洲、歐洲50多國承認其合法性,但馬杜洛堅拒下台。馬杜洛用提高石油分紅等福利拉攏軍方,只有少數軍官投靠瓜伊多,導致委國目前有「兩個總統、兩股力量」。

委國1日的動盪,國際媒體原認為,馬杜洛政權即將被推翻。但後者透過社群媒體宣布,瓜伊多企圖推翻他的行動失敗,軍方仍效忠他。馬杜洛政權比想像中穩定,背後有中國、俄羅斯撐腰也非常關鍵。

這起政變漸成川普政府的燙手山芋。不少評論認為,川普別有用心,急於在2020年大選前「結束」馬杜洛,以證明委內瑞拉是失敗的「社會主義政權」,旁證民主黨很多類似馬杜洛的政策主張,不利美國。同時鏟除南美洲後院的社會主義政權,讓中俄無法染指,也可稱為外交戰略的勝利,作為競選政績。

美國公然推翻委國政權,還有多項因素:一,打擊中國。馬杜洛的前任查維茲和北京交好,中國貸款援助委國換取石油。專家估計,中國投資委內瑞拉逾670億美元,其中貸款至少500億,以石油償還,委國迄今還欠中國逾160億美元。美國介入政變後讓中國債權確保、石油供應都冒風險,中方力挺馬杜洛,兩國暗中角力。

二,委內瑞拉本是南美最富國家,石油蘊藏量全球第一。但查維茲1999年上台,推動反美的社會主義政策,美國杯葛其石油出口和禁運等影響下,經濟走入死巷。他2013年病逝後,副手馬杜洛繼任,通膨失控、物資緊缺,80%家庭缺乏足夠食物,暴力蔓延。IMF估計,委國今年通膨率可能達1000萬%,成史上最嚴重惡性通膨案例。2014年迄今300多萬人遠離家鄉,形成人道危機,讓美國自認干預是「替天行道」。

三,中俄聯手深耕美國後院。龐培歐、波頓批評中俄援助馬杜洛政權,斥責俄羅斯派兵進委內瑞拉,是明顯挑釁;並呼籲委國軍人叛變,威脅必要時美國將派兵干預。波頓1月底赴白宮商討委國政局後,筆記上寫著「派5000軍隊進哥倫比亞」曝光,南方司令部已表態隨時可受命行動。川普日前也警告古巴立即從委國抽手,否則將施加最高層級的制裁。中共官媒和民眾則嘲笑美國赤裸裸發動「顏色革命」,公然干預外國內政,卻指責中俄挑釁。

四,今年初瓜伊多政變後,俄羅斯大型民航機降落卡拉卡斯機場,運送俄方雇用的400名傭兵,保護馬杜洛安全。上月初,俄國兩架大型軍機再載運35噸貨物、約100名俄國士兵抵達委國。美方指控俄國為馬杜洛部署S-300防空導彈,可能針對美軍入侵。普亭染指美國後院,對川普政府自然成是可忍孰不可忍?

委內瑞拉是川普上任後「動手」的第一個外國政權,拖延數月無法撼動馬杜洛。委國國防部長、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總統侍衛長都在會晤瓜伊多後,並未轉變支持態度,導致美方出現「情報有誤」說法。情勢僵持、內外因素都使美國出兵機會越來越高,因為川普也無法面對政變失敗,太失面子。

美國如真的出兵,以美軍實力可能很快解開僵局。但如何不造成美俄攤牌和死傷,以川普和普亭的「特殊情結」,應是龐培歐下周訪俄的主因。川普歷來強調從伊拉克、阿富汗撤軍,駐軍和出兵都重視實利,推翻馬杜洛情勢如僵持,或出兵造成傷亡,對川普連任都是打擊。

但美國既已押寶瓜伊多,如懸而不決對美國和川普「威信」都是莫大傷害。顯然,川普政府製造了一個外交燙手山芋。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