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68911/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視美中較量為「文明衝突」 走火入魔

美國國務院政策規畫事務主任奇諾.史金納(Kiron Skinner)日前在華府智庫的安全論壇上,暗示美中之間的大國競爭,是兩個文明之間的衝突。她並透露,國務卿龐培歐已指示制定策略,對中國進行有史以來首次和「真正不同文明的鬥爭」。「文明衝突論」比「中國威脅論」更進一步,既對美中博弈存在根本性誤解,也有種族主義影子。不少人擔心若操弄過度,會走火入魔。

眾所周知,「文明衝突論」是已故哈佛大學教授杭亭頓(Samuel P. Huntington) 1992年提出的著名理論,指二戰後的世界,文化與宗教認同將是主要衝突來源,今後戰爭將不在國與國之間基於意識形態而爆發,而是在不同文明之間爆發。這個理論提出後,一直在學術界存在爭議。

不過在九一一恐襲,激進伊斯蘭運動興起後,文明衝突論廣受談論;美國保守派也篤信。他們樂於用文明衝突論來描述美中之間的較量,不只在經貿,還包括軍事、戰略等領域。尤其美中政治體制、意識形態等不同,兩種文明間歧異更突出。

經常給川普總統提供建言的前國會眾院議長金瑞契,上月初在美國「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 (The 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圓桌會議指出,美中之間「將是一場長期的『信仰自由與信仰具有中國特色文明』之間的較量。這是一場有關文明的較量,不只是國家間的博弈。他並認為「美國正在失敗」。

去年12月,潘斯副總統在保守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中國政策演講中,不但要求中國經濟方面遵守文明世界制定的公認準則,還指責中國其他方面挑戰人類文明秩序。在美國看來,中國至少在以下方面挑戰人類文明秩序:中國簽署「聯合國人權宣言」,在國內卻成一張廢紙;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卻在南海仲裁中不應訴,不執行仲裁結果;打壓個人信仰;利用對美巨額貿易順差,以外匯實力作後盾,收買並影響全世界自由媒體,作有利中共形象的宣傳;以巨額外匯援助收買弱小民主國家和獨裁專制國家,進行債務外交,逼迫欠債國聽命於中國。

然而,這些本質上是意識形態、價值觀與體制的衝突,未必是基於文化、宗教的文明衝突,史金納把它歸結到種族問題,更是匪夷所思。假如國務院基於這樣令人震驚的、種族主義的評估而制訂對中國政策,將十分危險。

川普政府基於民意的廣泛共識,把中國定位為戰略競爭者,並認定與中國的競爭將長期且艱鉅,這毋庸質疑。但「文明衝突論」並不能幫助美國在與中國競爭中獲勝,反而有助北京目前推動的強國戰略。

冷戰時期,美國一直用人權、民主等普世價值和意識形態來區分敵友,反制專制政權,前蘇聯因此解體。中共政府正由於把中西方文明的差異和國情不同當擋箭牌,才在經濟不斷開放的同時,不致被西方文明「和平演變」。

長期以來,北京當局都拒絕政治體制改革,並把異議人士投入監獄,理由都是西方民主、自由和個人權利概念,只適用於西方文明,不適合中國獨特國情。美國如把美中較量定位為「文明衝突」,正好支持中共當權者說詞,幫他們在中國人民和民主世界之間築起一道「文明之牆」。

被美國封殺的中國華為公司創辦人任正非就曾說:「我們有自己的價值體系。我們完全不接受西方的政治價值體系。」「只有謙虛地學習西方,我們才能有朝一日戰勝他們。」

另一方面,美中「文明衝突論」從地緣政治上說,也十分危險,將正中中國下懷。事實上,北京當局一直在亞洲國家推行一種理念,即以東西方文明畫界線,強調亞洲各國家之間,相對於他們與美國,彼此文化更接近,國情、民情更相通,因此「域外國家」的美國,應少插手亞洲事務,讓中國主導亞洲。

北京在離間美國盟友、增強軍事力量以及讓周邊國家在經濟上更依賴中國,從而將美國逐出西太平洋的努力上,已取得不少成效。美國欲反制中國,恰恰應反其道而行,打破文明之間的藩籬,包括宣傳西半球國家和歐洲、亞洲國家都對中國專制崛起帶來的威脅感同身受。

試想,美國若一直強調美中文明衝突,又如何讓亞洲與中國有同樣地緣政治利益的國家包括印度、越南相信,他們以後不會與美國也發生文明衝突呢?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