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68468/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北京觀察》柳絮熱搜

一個楊花,一個柳絮,暮春時節的漫天飛舞,已是北京一景。然而年年柳絮,今年上了中國的「熱搜」,即成為熱門搜索排行榜的前列,成為民間熱門話題。

一場柳絮,兩種感嘆,本不奇怪。所以曹雪芹寫柳絮,透過薛寶釵之口,就是其「白玉堂前春解舞,東風卷得均勻」的富貴豪氣,到了林黛玉嘴邊,不是「粉墮」,就是「香殘」了。

今天這一代住在北京城的人,既不像寶姐姐也不像林妹妹,一味拿柳絮來打趣,有人說「冬天裡欠下的雪,到春天都給補上了」,又有人說「星期天閒逛,買了個棉花糖,風一颳,柳絮紛飛,棉花糖越吃越大」,還有人說「京城處處飄飛絮,走著走著就白了頭,走著走著就過敏了」。

北京雖不像濟南府那樣植柳寫進書中,但也早就有柳樹了,據《北京森林史輯要》記載,北京從一千多年前的遼代開始,就種柳樹,成為北京的主要樹種,所以北京好多胡同街區,都以柳為名,如柳蔭街、雙柳樹胡同等等。

今天這一代飄絮之柳,多是五、六十年前種下的,那時主要是防風沙,因為當年北京春天風沙最大,所以種楊樹和柳樹最多。而按植物學家的說法,這一批楊柳,現在生殖期正當年,所以其楊柳樹雌株飄絮最多。

柳絮飄得多,會令人煩,所以5月5日這天,「柳絮到底有多煩」、「我的名字不叫楊樹毛子」、「五月飛絮還要十天」上了「熱搜」。北京園林綠化局早前說,力爭2020年明顯改善飛絮,現在說爭取到第13個五年計畫末明顯改善,其實還是以明年為期。有人指說這話至少十年前就聽過,很難相信還有一年,北京柳絮就能怎明顯改善,除非把飛絮柳樹全砍了。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