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6762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布鞋情結(上)

在「愈窮愈光榮」的年代,即使在全國最繁華的大都市上海,滿街路人腳上幾乎都是布鞋,滬上雖有幾家皮鞋店,諸如專賣女鞋的藍棠、男鞋的博步,賣的是真皮實貨,但標價約為大學畢業生收入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昂貴的皮鞋通常是為應景之用,逢年過節或出門探親訪友穿上幾個小時,回家後馬上脫下刷乾淨,塗油拋光收藏在鞋盒中。

當年皮鞋的式樣也是非常單調且中規中矩,穿著略帶花式的不但沒人欣賞,反而被批評為「阿飛」或資產階級作風。曾經有一年,我先生穿了他父親三、四○年代的老式尖頭皮鞋去堂姊家拜年,年僅五、六歲的外甥對著他的鞋琢磨良久,最後竟好奇地問道:「阿舅,你的腳是不是尖的?」

那年月我們全家大小平日穿的都是阿婆親手製作的布鞋。阿婆是我先生的奶娘,以後又幫助帶大兩個女兒,彼此親如一家,直到她高齡八十離去。

做布鞋是她忙完家務後唯一的愛好,材料取自於家裡破得不能再穿的舊衣褲、小朋友用過洗乾淨的尿布、支離破碎的床上用品,以及裁剪衣服多餘的邊角料。

趕上陽光明媚的好天氣,她就把這些收集在一起的七零八碎的布頭放入水中浸透,仔細地貼在擀麵板上,每貼滿一層便敷上一遍化學漿糊,然後再加一層,約五、六層後便搬到家門口的牆腳邊曬太陽,曬乾揭下來便是硬襯,再按照每個人的鞋底的大小和形狀把硬襯剪成片,疊到三五分厚開始用錐子、長針、鞋底線密密麻麻地納在一起,針腳之間不僅排列工整,還構成對稱的圖案。

至於鞋面更是煞費苦心,她最在意別人腳下的布鞋,看到式樣好的,哪怕路過家門口的陌生人,都會上去和穿鞋人商量討個鞋樣,用舊報紙小心落下來再修到適合我們的尺寸。做鞋面時按照紙樣取塊黑布依葫蘆畫瓢剪下,再在布面背後黏一層硬襯便成有質感的鞋面。

對於小朋友的鞋,她更是用心,不僅外形靈巧可人,那些零碎花布拼成的小鞋面非常養眼且不俗氣,接著她便走進布店挑選裁剪好的斜滾條,將鞋口、鞋襻等凡是毛邊的,都用細針細線滾個邊。完工後將鞋底、鞋面再加上兩塊墊鞋底的軟布一起交給老皮匠。

老皮匠的鞋攤據說在弄口已擺了二十來年,大半條弄堂的住戶都是他的客戶,年初忙到年底,生意非常火紅,一般交貨需等一個月左右,但從他手中取回的鞋可真是慢工出細活,經楦子楦過,榔頭拍過,板紮得有模有樣且經久耐穿。阿婆每次請他幫忙時都要關照一句,小朋友的鞋一定要用輪胎打個鞋掌,奔來奔去不會摔跤。他的回答總是一連串的「曉得嘎,曉得嘎!」鄉音不改,一口地道的蘇北話。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