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6580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懷念舊友(下)

進了月台,看到等車的人愈來愈多,心中不免焦急,萬一沒有位子,在深夜中站到台東,可不是好玩的。於是當下就做了決定,像其他一些勇士一樣,在火車快進站時,跳下月台,站到鐵軌的另一邊,當火車一進站,還沒有完全停下就跳上了火車,搶到兩個座位。

在火車上和李小妹聊天,還記得她住在吉安鄉,對寫作很有興趣。她那天穿著一件淺藍色的牛仔裙,上身配著一件白色的襯衫,素雅清淡,更顯得青春洋溢。她告訴我她媽媽擅長縫紉,她的衣服都是她媽媽縫製的。

在火車上小睡了一會兒,到了台東天已經亮了。轉上公路局的車,我們坐在最後一排,車子搖搖晃晃,李小妹就靠在我的肩頭上睡著了。她臉上帶著淺淺的微笑,十分寧靜祥和,也非常甜美,是一位純真可愛又美麗的小姑娘。我坐著不敢移動,怕吵醒了她。這個情景深深的刻烙在我心中,不曾消逝。到了高雄,我請她到我家吃了簡單的午餐,又送她上了公路局開往台南的車。

之後,我們開始通信,那時候她要準備考大學,而我剛到國外,十分不習慣,書也念得十分辛苦,我們彼此勉勵。後來,她考上了法文系,大家都忙,我們之間的聯繫也終於畫上了句點。

我現在還保存著她寫給我的最後一封信,談的是她當了一年「新鮮人」的感想,字跡娟秀,文詞十分流暢,是一篇好文章。每每看到她的信,就聯想到她輕盈甜美的微笑,只是不知道她還繼續寫作嗎?說不定已經是一個知名的作家了。

幾年前我回台灣重返花蓮旅遊。從高雄坐上南迴鐵路,這次不用再換車了,快到花蓮時,居然看到有吉安這一站,這個地名喚起了許多美麗的回憶:四十多年前我有一位朋友住在這裡,不知道她是否別來無恙?再次的來到花蓮火車站,好像李伯大夢一場一般,當年意氣奮發的小伙子,已經變成了白髮蒼蒼的老頭子了,我在心中默默的懷念這位舊友,也誠心地祝福她。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