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6580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小白兔帽子

作者母親設計、妹妹編織的小白兔帽子。 作者母親設計、妹妹編織的小白兔帽子。

我的母親是一個心靈手巧的女人。我們小時候穿的毛衣、毛褲、帽子、圍巾,都出自母親之手。母親的編織品手工一流,花樣翻新,色彩搭配協調漂亮,可能與她學習過美術有關。

我兒子出生時,母親剛剛過五十歲生日。我兒子是母親的第一個外孫,是我們家族第三代的第一人。家裡突然多了一個白白胖胖、笑臉盈人的小男孩,眾星捧月順理成章。

兒子出生在乍暖還寒的三月,母親親手縫製了所有的被褥、棉衣棉褲以外,還編織了大量的線衣線褲。可以說兒子從出生到四歲時離開大陸,身上一直穿著姥姥縫製、編織的衣物。

兒子在四歲那年的冬天,隨我一起去加拿大與先生團聚。得知加拿大氣候嚴寒,母親那時仍在工作,便委託我妹妹為外孫編織了這只小白兔帽子。我們臨行前,母親拿著這只帽子赴京為我們送行。

純白色的帽子上有兩顆圓圓的紅眼睛,兩隻耳朵上依稀可見幾條紅色血管,唯妙唯肖。帽簷和耳朵邊緣點綴一圈柔嫩的黃色。記得當時兒子對這只小白兔愛不釋手,戴在小腦袋上,背誦著幼兒園學會的兒歌:「小白兔白又白,兩隻耳朵豎起來,愛吃蘿蔔愛吃菜,蹦蹦跳跳真可愛。」小白兔的耳朵隨著歌聲也在一跳一跳,襯托著兒子白白胖胖的小小圓臉,可愛極了!

兒子戴著這頂小白兔帽子,隨我飄洋過海,落腳在加拿大的五大湖畔。那個寒冷的冬季,兒子戴著它走過倫敦的大街小巷,登上了多倫多的CN塔,吹過安大略湖的風,淋過尼加拉瀑布的雨霧。姥姥設計、姨媽編織的小白兔帽子,滿滿的愛、暖暖的情,陪伴活潑可愛的兒子度過流落異鄉的最初時光。

後來帽子小了,我們也從大雪紛飛的加拿大搬到溫暖潮濕的墨西哥灣。我把這只小白兔帽子洗乾淨,與兒子幼時的衣物放在一起。每年春季,翻出來晾曬一次,感慨一番。

歲月流轉之間,母親老去,兒子長大。如今,小兒已是我曾經的年歲,母親已風燭殘年,而我也已到了母親當年的年齡。唯有這只小白兔帽子依然留存著母親的溫度、妹妹的深情,耳邊又傳來兒子當年唱響的歌謠。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