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65402/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想扳倒巴維理 民主黨的難題

堂堂國會眾院議長公開指責政府司法部長「對國會撒謊」和「犯罪」,是何等嚴重的事。但在美國府會尖銳對立,凡事都政治化,總統也可能面臨彈劾的當下,多麼嚴重的指控都不太稀奇。要想扳倒一位司法部長,談何容易。

川普總統新任命的司法部長巴維理,因在對待特別檢察官穆勒完成的「通俄案」調查報告一事上全力為川普辯護,不僅讓穆勒和他的調查團隊不滿,更備受在野民主黨的責難。不過川普應該感到慶幸,因為他在逼退因明哲保身而自請迴避通俄調查的司法部長塞辛斯之後,終於找到一位願意為他赴湯蹈火的巴維理接替。

眾院議長波洛西在巴維理2日拒絕前往民主黨控制的眾院司法委員會作證後,指控他「撒謊」和「犯罪」,主要指巴維理4月在國會作證時曾說,他不知特檢官穆勒團隊成員是否對他處理穆勒報告的方式有質疑。但近日媒體披露,早在3月,穆勒就曾兩次致函巴維理,抗議他先前發表的調查報告四頁摘要避重就輕,甚至誤導公眾。

不過在川普政府,上至總統,下至普通官員,撒謊似乎並非新鮮事,如果都以「犯罪」指控,恐怕指控不過來。據「華盛頓郵報」統計,川普上任以來撒的謊已逾1萬個,最近七個月更變本加厲,平均每天23個;穆勒調查報告也指出,川普政府官員撒謊已是「系統性操作」。

巴維理護主心切,解讀穆勒調查報告明顯偏袒川普,被指不像司法部長,反而像是川普的辯護律師。尤其讓穆勒團隊難以釋懷的,雖然穆勒報告中指出,川普可能妨礙司法,但巴維理卻冷處理,甚至忽略;他刻意放大處理的強調重點,是穆勒並未查到川普或川普陣營與俄羅斯串通合謀的實證。不過民主黨對此也只能徒呼奈何。

美國三權分立制度多年來,一直被視為現代民主制度的典範,但川普在普選得票數落後的情況下,靠選舉人票占多數當選總統,讓世人看到選舉人團制度的缺陷;川普上任後,行政部門強勢,更顯出立法部門制衡軟弱無力。這事實上是三權分立制度本身的局限性。

川普上台時間雖不長,但以白宮為主角的這齣政治大戲,卻凸顯在政黨政治下,只要黨派「選邊站」,三權分立制度根本無法制衡總統。美國的開國元勳或許意識到其中的弊端,而設有最高法院的「安全閥」,但他們或許未想到,像現在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也由偏向共和黨的保守派占多數,民主黨即使把憲法官司打到最高法院,結果也可想而知。

現在川普擺出一副與民主黨控制的國會眾院不惜一戰姿態,有共和黨控制的參院為他保駕護航,即使眾院通過制衡川普政府的法案,在參院也不可能通過。而川普為突破眾院掣肘,動輒以行政命令或緊急狀態令遂行政治目標,即使被眾院否決,參院也未見得背書,而且參院即使背書,眾院面對川普的再否決,也無法以多達三分之二的票數推翻。

如今國會眾院民主黨無論指控巴維理,或任何川普政府官員「藐視國會」,都不可避免地面臨尷尬處境。首先,在府會對立氣氛下,國會即使向行政部門官員發出傳票,也不會獲得行政部門協助。川普已誓言對抗眾院民主黨發出的所有傳票,並表示,他不會准許下屬向國會作證。

其次,儘管依法行政部門官員如拒絕向國會提供資訊,或拒絕到國會作證,可能被以「藐視國會」罪名處以罰款,甚至入獄,但若川普以保護行政特權為由,要求官員拒與國會合作,則司法部就不會以「藐視國會」罪名起訴。

川普政府系統性妨礙國會監督行政部門,國會的憲法職責究竟有何能耐,已形成新考驗。而且即使國會最後占上風,打憲法官司也可能拖到明年大選,使川普政府能把這些調查斥為政治把戲。 因此,民主黨領袖對巴維理及川普政府官員的各種指控,與其說想扳倒這些官員,不如說只是著眼2020年總統大選,催動基本盤選民,在大選中用選票把川普政府趕下台。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