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6422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懷念舊友(上)

拜讀汪詠黛女士在三月二曰《聯合報》電子版的繽紛版刊出的文章,提到在八○年代有關「救國團」與她的情緣,十分浪漫,也恭喜她找到了一輩子的「牽手」。

救國團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從高中到大學,是唯一一個機構在暑假和寒假中舉辦各種活動,讓青年學子在假期中,利用時間學習,挑戰自己,也交一些志趣相投的朋友。

在大學中,我幾乎每個暑假和寒假都參加救國團不同的營隊。時間大概是從六○年代的末期到七○年代,比汪女士還要早些。我曾上山(玉山)下海(金門), 學習不同的技能(射擊、駕駛、騎馬),也走過了台灣當時最美麗的公路──中橫。

汪女士的文章觸動了我很多的美好的回憶,也想起了很多隊友,這些朋友在活動結束時都有聯絡,然而,因為時光流逝,慢慢的也就不通音訊了。在我心中仍然時常想到他們,雖然這都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他們年輕時的模樣仍時時在我的腦海中。

我在這些活動中並沒碰到讓我心儀的女孩,然而卻在我服完預官役、出國留學前,最後一次參加的活動結束後,遇到了一個令我難忘的朋友。

我最後參加的營隊是中橫健行隊。中橫風景鬼斧神工,秀麗壯觀,山高谷深,水湍擊石,加上不時的有碧藍、碧綠的水潭,風景令人陶醉。那時候剛從軍中退伍,身體的狀況極佳,一路領先,隊友都是高中或專科的青少年少女,一路談談笑笑,也不停給他們打氣。

走完中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時候有一個兒童電視節目,上官亮在裡面演洪老伯,他們就把這個封號給了我。在他們走不動的時候,我鼓勵他們咬緊牙關,再接再厲,尤其是走得腳上都起了水泡的朋友,更是鼓勵他們不可以放棄,就是慢慢走,也總會走到我們的目標,我們的人生不也是這樣。

營隊走到了天祥,趕快洗了一個熱水澡,車子送我們到花蓮火車站,就解散了。

我那時候住在高雄,從花蓮到高雄還沒有南橫,也沒有南迴鐵路,得先從花蓮坐火車到台東, 然後再搭公路局的車子到高雄。到花蓮火車站時已是傍晚時分,到台東的火車是不對號的平快夜車。買了車票在排隊的時候,正好聽到後面兩位女孩也是要到南部參加救國團的活動,於是就聊了起來。原來她們是花蓮女中的學生,要到台南參加寫作營的是李小妹,另外一位是她好友來送行,看到了我,就請我多照顧李小妹。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