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6421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難以琢磨的分量

一九六五年,作者的爺爺(右二)和機械廠領導到上海參觀萬噸水壓機後在外灘留影。 一九六五年,作者的爺爺(右二)和機械廠領導到上海參觀萬噸水壓機後在外灘留影。

爺爺是二級助理工程師,但其實他只上過三個月私塾,十二、三歲開始學徒車工。五三年爺爺支援內地建設到了保定,六三年退休回天津第二天,就被聘到一家區辦機械廠補差,就是在退休金基礎上補足原工資。

補差時,爺爺繼續負責技術,只要廠裡來了實習的大學生,爺爺回家就在飯桌上高興地告訴我們。我曾看過爺爺的一個筆記本,裡面是爺爺讓大學生幫他抄寫的加工齒輪的計算公式。爺爺說他的計算方法雖然也對,但不如大學生的方法簡單。

還有一個大學生送給我爺一個圓形鋁製的計算加工零件的計算尺,爺爺一直把它和糧本副食本放在一個盒子裡珍藏著。

六五年,廠領導到上海參觀萬噸水壓機後在外灘留影。當年萬噸水壓機是中國工業的奇蹟,爺爺能去上海參觀也是我們全家的榮幸。當時家裡哪有人去過上海呀,更甭提看萬噸水壓機了!

我忘不了當時的場景:床上放著飯桌,爺爺盤腿坐在中間,一邊是奶奶,一邊是爸爸。爺爺有聲有色地給我們講萬噸水壓機的宏大和力量。爺爺平時沉默寡言,只要提起機械加工話就多,但那次是從沒有過的神采飛揚!萬噸水壓機在我爺爺這個愛學習的老工人心中,有一種無法捉摸的分量。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