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60272/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中國不可能再搞上山下鄉

前陣子中國的共青團中央提出,未來三年力爭組織超過1000萬人次大中專學生,參與暑期文化科技衛生「三下鄉」社會實踐活動,一些右派人士將其解讀成中共要在新時期開展新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運動。很顯然,這是有意曲解。

做這樣曲解無非是認為習近平這幾年國家治理上向左回歸,在中國經濟遇到很大困難下,為解決就業問題,他打學生主意,效仿文革將知青遣送農村,搞新時期的「上山下鄉」。之前有北大教授基於就業理由倡導上山下鄉,就引起爭議和批判。

這樣看待共青團的「三下鄉」活動,是對新舊兩個時代的本質差別不了解。文革「上山下鄉」能發動的原因有兩個,一是毛澤東的個人魅力和權威,加上學生的理想主義。二,那個年代嚴酷的戶籍和單位制度,以及城市公有制一統天下。

歷史學家對上山下鄉的真正原因,有兩種看法,即「就業壓力說」和「紅衛兵無利用價值說」。前者認為,文革導致當時很多工廠處於停頓狀態,城市無法安置2000多萬大中學畢業生就業。而讓他們滯留城市,無法繼續學業,後果嚴峻,須把他們趕到農村去。後者認為,毛利用相對單純盲信的學校紅衛兵發起文革,打倒各級當權派,達到天下大亂目的後,無所事事的紅衛兵再繼續無法無天鬧革命,對毛不利,其作為工具的價值已使用完,需要盡快對紅衛兵做處理。

從思想角度言,毛對大中學生到農村接受鍛煉還帶有消滅工農差別、城鄉差別和體力與腦力勞動差別,即所謂「三大差別」的烏托邦想法。毛對精神力量及政治實踐的強調和重視,認為要培養和造就革命事業接班人,需要知識青年在革命大風大浪中「滾一身泥巴,煉一顆紅心」,而到農村同工農結合,是一條路子。當時大中學生青春期激情澎湃,從小接受革命烏托邦教育,很容易接受和響應毛的「到農村去」號召。

另外,2000多萬學生被驅趕去農村,也與當時牢不可破的戶籍制度、鳥籠般的單位體制和城市公有制密不可分。城鄉之間的戶籍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等級森嚴世界;城市內部不同城鎮不能隨意來往流動。戶籍之外,單位更牢牢將一個人的一生綑住,只要參加工作,生老病死由單位決定,沒有單位的人不但會失去基本生活保障,流民也無法做,隨時都會被遣送回來,生命安全無法保證。

這種情況下,官方將大中學生送到農村改造,不能不去。他們已失去城市戶籍,無立足之地,無法在城市國有或集體單位就業,沒有單位管他們的生老病死,喪失城市資格後,不去農村根本沒活路,政治上也不允許。

然而,這兩個條件今日都不存在。不論習近平怎樣強勢,都無法具備毛那種超凡的克里斯瑪人格,現在也是理想褪色的時代,學生都很「實際」,眼界也寬廣得多。不排除少數人出於投機或其他原因而響應官方號召,但絕大多數學生不可能跟進。

更重要的,如今是市場經濟天下。戶籍制度除北上廣深等少數幾個超大城市外,基本放開,勞動力全國自由流動,單位制度已被徹底廢止,私營經濟解決80%就業,即使國有企事業已不是鐵飯碗。由此經濟和社會結構及制度所決定,就是毛澤東再世,將全部大中學停課,強制發送農村,學生也可用腳投票,除非把市場經濟和私人企業廢除,全面恢復公有制和單位制。

真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韙這樣做,首先不答應的不是芸芸大眾,而是利益集團,他們會第一個造反,因為利益受損最大。自由市場體制他們不喜歡,但也不想恢復公有制,半干預、半自由的市場經濟,最能確保他們利益最大化。

時代背景不同,即使有人要在政治上全面回歸文革,只要社會仍處於開放和市場經濟的條件和環境下,國家就不可能有能力動員1000萬大中學生去農村,搞第二次「上山下鄉」,哪怕是拷貝某些形式都做不到。(作者為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