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56079/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女性薪水難與男性看齊 原因在這裡…

兩性同工不同酬,在職場存在已久。(Pixabay) 兩性同工不同酬,在職場存在已久。(Pixabay)
美國兩性工作不同酬現象存在已久,要求提高最低工資的呼聲也一直不斷。圖為目標百貨員工正在掃描貨品價格。(美聯社) 美國兩性工作不同酬現象存在已久,要求提高最低工資的呼聲也一直不斷。圖為目標百貨員工正在掃描貨品價格。(美聯社)

美國就業年齡女性平均受教育程度之高,歷來僅見;但高教育程度女性在工作資歷與薪水待遇方面,也正面臨最嚴重的性別差距。

追究原因,除了性別歧視和朝野缺乏對家庭友善政策之外,越來越多研究證明,另一項表面上看來與性別無關的今日職場現象:「長時間工作、無彈性工時,可以大大增加報酬」,是導致女性高教育成果無法充分發揮的重要因素。

這種現象在金融、法律、諮詢等被社會學家稱為「貪婪職業」的管理工作,尤其明顯,堪稱「贏者通吃」的美國經濟的潛在副作用。

研究顯示,全美大企業執行長,女性只佔5%,拿到前十分之一最高薪水者,女性只佔25%。

紐約市律師丹妮拉.詹佩兒(Daniela Jampel)和丈夫馬修.施奈德(Matthew Schneid)都是康乃爾大學法學院畢業,也都曾受聘大型律師事務所,兩人教育和工作背景雷同;但結婚十年後,詹佩兒在紐約市每周工作21個小時當兼差律師,每周可以有兩天在家照顧五歲和一歲的孩子。

施奈德則是中型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每周工作60小時至80小時。他的收入是她的四到六倍。

儘管這非他們過去想像的共同養家模式,但施奈德說,因為詹佩兒可以彈性工作、隨時待命,他才得以事業有成,永遠不用考慮「誰來照顧孩子」的問題。

工作性質的要求,讓具有同等職場潛能的夫婦,逐漸承擔不平等角色;哈佛大學經濟學者克勞迪婭·戈爾丁(Claudia Goldin)正在撰寫與此相關的書,她指出,為了儘量提高家庭收入又要確保孩子成長,夫妻一方工作繁重、另一方保持彈性,很合邏輯;「但絕大多數夫妻,是由女性退居二線。」

研究人員研究受大學教育女性後發現,她們最有可能準備好大展長才,卻往往面臨平淡的職場生涯。

在美國,決策權主要是在男性手中;日本也有同樣現象;歐洲國家因為有更多對家庭友善的政策,歐洲女性比美國女性更有可能工作,卻較不可能達到資深階層。

洛杉磯加州大學經濟學者瓦契特(Till von Wachter)指出,「根本問題是必須有人照顧孩子。因此儘管女性已完成所有技能和投資,卻未能完全將這些努力收割。」

縮小性別差距目前已有不少想法,例如帶薪育嬰假、讓男性做更多家務的反歧視培訓等;但戈爾丁認為,這只能幫助一時,真正需要解決的是更深層的問題,並讓個別家庭自己找出妥協方案。

戈爾丁研究指出,最終解決方案不是讓人瘋狂投入工作,最有效的作法可能是雇主讓員工在更靈活的工作地點、更可預測時間內完成工作,並讓員工可以相互替補。

不過,研究人員強調,公司因為工人永遠都在工作而得利,所以除非勞工積極要求改變,否則這種變化不大可能發生;如果女性仍是唯一能夠被要求彈性工作的人,女性職業生涯就會受到更多限制和傷害。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