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54027/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白登出馬將重定義「美國魂」

政壇老將前副總統白登終於宣布參加民主黨總統初選,這是他第三次出馬,黨內挑戰不僅和過去不同,同時歷史意涵深遠,是美國國運的分水嶺。他如果代表民主黨出線對抗川普總統,表示擊潰左傾路線,民主黨溫和派仍是主流。他與黨內對手和川普之爭,鹿死誰手,仍屬未知。如果白登再次鎩羽而歸,象徵美國民主黨已然左傾,2020年11月大選,將代表現代資本主義與左傾的社會主義之爭,重新定義「美國魂」。

白登不僅被認為是可對比川普「任性胡來」的智慧型政治人物,對黨內更是中間偏右的溫和派代表。他以前副總統之尊重新參選有多種意義。首先,他決心接受美國新生民意檢測,首次讓大家洞悉40歲以下新生代的政治、社會財經、文化意圖與趨勢,這是美國性格的體檢。

民主黨左傾跡象在2016年桑德斯參議員參選時已體現,他要擴大政府機能與角色,政見如全民健保、免費上大學(政府出錢)、提高富人與公司稅率、接納無證移民(開放邊界)、墮胎全面合法化、擴大社會福利支出、大麻相關毒品合法化等,聲勢不凡,但不被黨內中間派接受,最後由喜萊莉‧柯林頓出面對抗共和黨。

但四年後桑德斯政見不但未見退潮,2019更捲土重來,再次參選,年輕一代受他的號召與激化,比他更積極激進。2018年期中選舉民主黨在國會眾院大勝,整個黨更多元化,也更左傾。年輕一代提出綠色政綱,基本上全面否定現行政經法規與意圖,向社會主義靠近,叫板民主黨中央。眾院議長波洛西面對黨內新生代挑戰,就是白登要面對的黨內現實。

現在參加民主黨初選者一個比一個年輕、左傾,令黨內溫和派與傳統自由派擔心,因為他們並不想讓美國成為社會主義國家。受到極右派支持的川普都擔心這種趨勢 ,搶先定調2020年大選是擊退社會主義的選舉。老成持重的白登成為民主黨內唯一希望,讓黨能保持中間路線,同時能擊敗川普。

76歲白登出身德拉瓦州,天主教徒,長期擔任聯邦參議員,擔任多個重要委員會主席,權高位重,是歐巴馬總統的副總統,襄贊國政八年。看到川普「亂政」,白登早就有意出馬挑戰,但川普因素,激化民主黨內多元化速度,2018期中選舉後變數增加, 國會民主黨不僅年輕化,更多婦女、非裔、首位穆斯林、首位公開同性戀,更反映美國移民社會風貎,挑戰民主黨傳統政綱。

白登4月底才宣布參選,說明參與初選的奇特。首先他有本錢可在最後宣布,他有足夠知名度,不需提早宣布打造全美知名度;二,他有深厚人脈金主,不太擔心籌款。他最後宣布是等所有人都進場,自覺能主導初選辯論話語權,掌控或影響黨內路線左傾的速度與規模。

但白登的軟肋在如何處理女性問題。第一,他1991年擔任參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時,處理大法官提名人湯瑪士遭到安妮塔.希爾斯性騒指控。這件事和去年卡瓦諾被川普提名時遭性侵指控如出一輒。20多年前社會風氣不同,希爾斯在司委會提名聽證指控,主席白登的對待受到極大非議。再者,白登常年對女性「毛手毛腳」,撫摸親吻也是問題。兩件事情擺「#MeToo」運動檢視下,白登初選中難逃被剝皮待遇。白登近日私下致電希爾斯,但未獲希爾斯諒解,可見創傷之深。

白登參選首發提出維吉尼亞州夏洛維爾的種族衝突,想要在站在族裔制高點挑戰川普,突顯他能扛起民主黨自由派大旗,有別於黨內年輕左傾新潮流。他趁美國年輕民意沒有左傾固化前,防止黨走向左派化,他宣告要找回「美國靈魂」,意思上與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沒太大不同,只是手段不同。

接下來,我們從白登募款速度規模,對比他小規模募款與其他對手的比較,大概可得知企業金主與一般草根階層對美國政治左傾接受的態度。距明年1月愛荷華州初選還有大半年,先看民主黨如何撕殺,辯論出新的「美國魂」形貎。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