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52593/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一帶一路」2.0版能順利上路嗎?

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4月25日到27日在北京舉辦。有37個國家領袖參加,多數以開發中國家為主,而來自歐洲較先進的瑞士、奧地利、義大利、葡萄牙元首也參與,聯合國秘書長、國際貨幣基金總裁都親自出席;日本、德國、英國、法國、西班牙、韓國的領袖代表也赴會。只有美國、印度明白表示,不認同「一帶一路」的某些做法,不派員參與。

然而,這並不代表「一帶一路」倡議受到世界重大杯葛,依照外長王毅說法,目前已有126個國家和29個國際組織和北京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協議。從這個倡議提出六年來,中國和沿線國家貿易總額已超過6兆美元、投資超過800億美元、中國和沿線國家共建82個合作園區、創造近30萬個工作機會;一帶一路的主旋律是「合作共贏」,不是「債務陷阱」。

王毅說,對一帶一路發出負面評價的國家,「是自己做不來,也不希望別人做好」,是不可取的心態。中方歡迎各方參與,提出建設性意見來共商、共建、共享。

美方不支持的原因,國務院發言人說:「我們會繼續對不透明的金融措施、管理不彰及不尊重國際公認準則與標準提出質疑…」;印度則認為一帶一路的重點之一「中巴經濟走廊」,涵蓋印、巴都宣稱具有主權的克什米爾,對印度不尊重。

其他持懷疑態度的國家,常常舉出斯里蘭卡2017年時因難以償債,而將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租借給中國99年為例,認為中國居心不良,借債務陷阱來擴張勢力。

代表德國與會的經濟部長阿特麥爾(Peter Altmaier)接受媒體訪問時也表示,歐亞之間的基礎建設投資非常重要,但必須遵守國際間的勞工、環保、人權和招標規範。顯然,歐洲主要國家很在意中國可能無法達成西方國家維護的「價值」,也介意無法獲得公平投資機會。

由於一帶一路規模龐大、項目眾多,中國大陸的社會和法治發展還沒有完全到位,在推動過程中出現問題,在所難免。例如,巴基斯坦取消迪亞米爾-巴沙大壩項目、尼泊爾取消西賽提水電項目、中國港灣工程公司因賄賂,被孟加拉列入黑名單、招商局港口無視原有的特許經營協議,在吉布地投資興建碼頭,而遭到控告。

然而,我們認為「一帶一路」倡議不致遭到重大挫敗,因為從負面經驗可得到教訓,無論是北京或合作國家都在學習,調整為雙贏模式。最有名案例,就是和馬來西亞合作案起死回生。

這件北京和馬來西亞前總理納吉(Najib Razak)任內完成的合作建設案,包括東海岸鐵路、馬新高鐵、高鐵終站大馬城、石化輸送管道、沙巴天然氣輸送管道、麻六甲皇京港、敦拉薩國際貿易中心等,龐大金額和利息讓回鍋出任總理的馬哈迪(Mohamad Mahathir)認定是前朝弊案,一上任就叫停,要求和北京重新諮商審議。

最新狀況是,新馬高鐵要延期兩年、高鐵終站大馬城暫停、石化輸送管道和沙巴天然氣管道取消、皇京港暫停。然後,雙方繼續研究諮商東海岸鐵路項目,總工程造價將調降,中方負責工程的比例也會降低,並聘用當地員工和使用當地材料的比例將提高,向中國借貸的利率也會調降,以避免債務危機。馬哈迪上任後已訪問日本兩次,向日本銀行發行債券貸款,利率低到0.65%。

由於馬哈迪也親自參加本屆一帶一路高峰會,表示他基本上支持這個互利的宏偉倡議,而再度協商的進程,應該也令他滿意。特別是,馬國政府已在4月12日宣布,重新啟動東海岸鐵路項目,顯然在這個個案上,雙方已取得合意的進展。

由於各國都在注意這個大案的結果,因此中馬如何處理這項合作案,將成為預算有限國家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極佳參考。當然,各國議價能力不同、狀況不一,但至少提供一個參考方向,可讓參與的沿線各國,要求一個合理雙贏的方案。而對中國將一帶一路視為中國企業禁臠,是中國擴大影響力的債務陷阱,歐美主要國家應該也會從北京不斷調整中,逐漸感到釋懷與認同。

因此,我們相信,「一帶一路」第二屆高峰會後,北京應會對迄今的做法,做出階段性總結,並調整某些做法,爭取沿線國家更大信心和信任,讓古代中西方的交通動脈重新建立,東西方能密切往來,共創人類的新文明。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