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4911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華裔1.5代 創辦街舞教室

李子寅與學生合影。(寶田娛樂/提供) 李子寅與學生合影。(寶田娛樂/提供)
華裔孩子在寶田娛樂學習跳街舞。(韓傑/攝影) 華裔孩子在寶田娛樂學習跳街舞。(韓傑/攝影)

2013年成立的寶田娛樂(takalaland)主要是街舞教室,現已發展到一家總店和三家加盟店,其中一家加盟店是在紐約市150哩外的州府奧伯尼(Albany)。公司創始人李子寅說,街舞是非裔創造的,屬於非裔的嘻哈文化。他說,非裔舞者把華裔武打明星李小龍視為偶像,街舞的動作也吸收了中國武術元素。他也在街舞動作中放入中國傳統文化,創造自己的品牌。他說,公司除了教學外,還組織全美街舞賽事,中國也派代表參賽。他說,「中國有教育機構想把街舞納入少兒舞蹈培訓項目中」。

李子寅說,與開中餐館不同,街舞屬於文化產業。跳街舞可以影響人的精神,也反映美國的文化。「舞者在舞台上表達自己,可以培養自信」。但是,許多華人沒有認識到這一點,七、八成的家長不理解。他說,他不在乎別人的冷眼,要把它當作一個事業做下去。

了解文化 跟西裔學街舞

今年32歲的李子寅說,他16歲時從瀋陽隨家人移民美國,在法拉盛讀高中。剛來時不會講英語,也沒有朋友,不了解美國文化,總想有機會了解。這時,一個同學告訴他,學校成立一個街舞俱樂部,於是他就加入,學習街舞,「老師是西語裔,是我的啟蒙老師」。

李子寅不在乎別人的冷眼,堅持把街舞做下去。(寶田娛樂/提供) 李子寅不在乎別人的冷眼,堅持把街舞做下去。(寶田娛樂/提供)

高中畢業去了拉瓜地亞社區學院學習商業攝影。他說,他當時並不知道商業攝影是什麼,卻對街舞產生興趣。在校期間,他參加了紐約市街舞選拔賽,雖然沒通過海選,但是被一位非裔老師看上,邀請他參加街舞團隊。「於是,我經常去布朗士和曼哈頓下城跳街舞。」他估計自己是紐約第一個跳街舞的華人,因為他在跳街舞時沒有見到一個華人。

在社區學院最後一個學期,他決定成為一個全職舞者。2010年,他在法拉盛地下室裡成立教室。「當時,身上只有50元」,因為沒有錢,就把廣告放在圖書館裡。沒有想到,想學習街舞的華人不少,都是初中和高中生,「在第一個月,我就掙了7000元」。

他說,寶田娛樂是北美第一家華人成立的街舞教室。因此,他把法拉盛視為美國華人街舞的發源地,每年都在法拉盛舉辦街舞比賽,現在這個賽事逐漸吸引來自全美的街舞舞者,中國也有人來參賽,主要來自上海和武漢,最多時能來二、三十人。

學習街舞 可以建立信心

李子寅說,目前,公司有五、六名老師,四名管理人員。他說,作為文化公司,公司的品牌很重要。街舞學校培養的學生就是它的產品,就是公司的品牌。就像麥當勞一樣,看到一個大大的M,就知道能夠吃到什麼。他打算,如果紐約市飽和,公司就向其他城市發展。

Seven是寶田旗下的街舞教師,他在2006年隨家人從河南洛陽移民美國,在紐約讀高中就到寶田學習跳街舞,是該教室的優秀學生,去過洛杉磯、中國參加比賽,還得到名次。皇后社區學院畢業後,他成為職業的街舞老師。他說,「家人比較開明,支持我參加跳舞,只要不吸毒、不犯法就行」。近幾年,常春藤大學的中國學生聯誼會每年舉辦春晚,他都被邀請領舞。

華裔媽媽把龍鳳胎送到寶田娛樂學習街舞。中為街舞教師Seven。(韓傑/攝影) 華裔媽媽把龍鳳胎送到寶田娛樂學習街舞。中為街舞教師Seven。(韓傑/攝影)

他說,很喜歡跳舞,跳舞時很開心,而跳舞也改變了他的人生。「如果不跳舞,我就和其他人一樣平庸,而跳舞給了我很多可能性」,他解釋說,這個可能性包括公司發展、個人職業發展和學生未來發展,都存在許多可能性。

法拉盛的街舞教室有許多華裔孩子。福州移民鄭凡琼把一對龍鳳胎孩子送來學街舞,她說,這對雙胞胎已經八歲,女兒身體健康,但是兒子聽力不好,無法參加集體活動。去年9月,她帶著孩子來到寶田街舞教室看看,結果兒子喜歡上街舞。於是,她把一對兒女都送去學習街舞,每周四次。她說,兒子自從學習了街舞,只要聽到音樂身體就會動,在家裡也跳舞,與小朋友接觸也不害羞了。「學跳街舞一年的費用要一千多元,但是值得」。

1.5代移民 成為創業主力

李子寅說,2013年舉辦街舞比賽時,與當時20多歲的吳卡路認識。2018年,吳卡路加入寶田娛樂公司,成為項目協調人。吳卡路說,他在2005年隨母親從廣西移民美國,在佛羅里達州的一所大學讀了商業管理。大學畢業後,他於2011年來到紐約創業。目前,寶田娛樂三位主要管理人員都是十幾歲時隨家人移民美國,屬於1.5代華人移民。

吳卡路在過去八年中已經創業四次。(吳卡路/提供) 吳卡路在過去八年中已經創業四次。(吳卡路/提供)

過去八年,吳卡路已經做過四次創業,而寶田娛樂是他的第四個創業項目。他說,寶田娛樂是一個華人企業,學生也以華人為主,在美國華人社區有一定的市場,而且已經成為一個品牌。他認為,街舞教室不是暴利行業,只能細水長流,有水就有魚。「我每個星期天去看看,與學生家長談談,了解家長們的想法」。

他說,華人第一代移民比較辛苦,但是下一代就比較輕鬆。他們沒有身分和養家的壓力,可以放手創業。他的第一個創業項目,是在紐約市的長島市開拍賣行,拍賣古玩。「拍品靠徵集,客人很多人是講英語的」。拍賣場地是租來的,有5000呎。他說,拍賣前,要先做廣告,告訴拍賣日期。買家通過三種形式競標,包括現場、電話和網站,但去現場的人比較多。他有四、五個人負責電腦接單,兩個人聽電話。一開始生意不錯,一年能掙20萬元,除去開銷,自己能掙6萬。但是從2012年開始,生意逐年下降,掙得愈來愈少,到2014年,他就不做了。採訪後,他還要去佛羅里達州,因為有古玩出來,要幫老闆看貨。

他的第二個創業項目是開夜店。他租下法拉盛附近的一個酒店頂層,從2013年底到2014年中,做了大半年。他說,他當時不到30歲,對許多情況不了解,房東說幫助申請牌照,但是並未申請到;本來說好整個頂樓可以用,實際上卻不行,因為警察說那是用於消防的,不能用。

後來,房東說可以在室內搞,但是室內空間太小。而且,該酒店位於居民區,夜裡音響影響居民休息,因此居民向警察投訴。「一開始,我們挨著門送禮物,希望他們諒解」,但是,投訴的居民愈來愈多,送禮物不行,就放棄了。他表示,夜店生意是一個暴利行業,他舉例說,他的夜店最多的一個晚上來了1000多位客人,一個晚上掙到3萬多,而成本不到1萬,「我們請了一個有名的西語裔歌星來表演,客人都是西班牙人和義大利人」。

他做的第三個創業項目是房地產,也就是買下垃圾房子,裝修後再賣掉。「現在,我還有五、六棟房子在裝修」,資金來源主要是投資者,加上自己的積蓄。他認為,這個生意可以做一輩子,不過不是每單都賺錢,而是多數賺錢,有一部分打平,也有小虧的。他做的最好的一單是,買下一棟房子花了37萬,裝修後賣了65萬元,減掉cost,淨賺13萬元。他與投資者的分成比例是四六開、三七開,有的甚至是二八開。

他的體會是,創業前不要想太多。只要不會傷害到其他人,想做就去做。「不能猶豫,一猶豫就辦不成」。創業速度愈快愈好,若是很快知道結果,發現不足趕快改正。若是很長時間才發現問題,就很難承擔結果了。

相關報導:

華人創業 對準主流市場

耶魯留學生 革新中式快餐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