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47069/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韓國瑜、李克強經濟學 兩岸相輝映

20世紀最著名的經濟學家約翰‧凱因斯(John Keynes),在其名著《就業、利息和貨幣的一般理論》中提到,來自本能、喜好等情緒性的心理因素(他稱為「動物本能」animal spirits),會產生對未來景氣的不同看法或預期,衍生出經濟上的非理性行為,影響「理性經濟行為」,例如投資和消費,最後影響經濟的景氣狀況。這對現代經濟學有很大影響,雖然它很努力地借用各種科學方法來進行研究和預測,卻很難讓經濟學和現代科學一樣,成為一個完全可進行量化研究和預期的學科。

但經濟學這種特質,也讓經濟現象更有趣,也就是經濟狀況經常會有「自我實現」(self-fulfilment)現象,心理的看法會影響「信心」,再影響經濟行為和經濟狀況;而「心理」的看法當然經常受到周遭事物影響,所以政府經常會對市場進行「喊話」來影響大眾;但社會大眾也是理性的,會依照政府過去的作為來形塑和調整其心理。於是在經濟學上,有以芝加哥大學為主的「理性預期」學說,認為政府系統性的政策不會有什麼效果,因為社會大眾會在已獲得的完整資訊下,對政策做出充分的行為調整,讓政策完全失效;沒有被民眾預期到的政策才會有效果。

我們觀察高雄市長韓國瑜去年底當選後,以及這幾個月對高雄市經濟的影響,就和上述心理本能、理性預期有關。過去,台灣政治人物選前、選後幾乎都不一致,人們對政治人物毫無信心。但韓國瑜太特殊,如拚命三郎般的拚勁、直言不閃躲又言行一致,完全是「非典型」政治人物。

這建立群眾對他的高度「信心」,也對高雄市未來產生極樂觀預期心理,海內外華人都樂於和他配合,簽署訂單,將高雄市農漁產品銷往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澳門和大陸深圳和廈門;企業家也承諾將大量投資高雄,高雄房地產交易大增、房價上揚,消費額也大幅增加。

我們姑且將它稱為「韓國瑜經濟學」。而對經濟樂觀產生的正面影響,在本季中國大陸股市也發揮強大效果,讓「韓國瑜經濟學」和「李克強經濟學」在海峽兩岸相互輝映,印證凱因斯80年前的看法。

讀者可能懷疑,「李克強經濟學」為何和上圳股市有關?李克強經濟學在此必須反面解讀來理解。一般認為,李克強經濟學有三大內涵:採用激勵措施、去槓桿化和結構性改革。

這是因過去北京政府慣於面對不景氣時,採用各種強烈激勵措施來刺激經濟,久而久之企業產生過度樂觀的「信心」,不會謹慎考量市場風險就貿然投資、借貸,乃致生產力低劣、高負債風險的企業普遍存在,所以「李克強經濟學」原是用來矯正這種信心被濫用的狀況。

但過去一年來,美國為矯正貿易失衡、主動挑起美中貿易戰,迫使中國被動對美進口也課徵關稅來對抗,當然影響美中雙方和第三國經濟;艱辛的談判過程也讓各方難以看好未來貿易和經濟前景,自然影響中國投資和消費。

加上美國也用激烈貿易手段,對付歐亞盟國甚至北美鄰國,在在都衝擊國際貿易和投資,也迫使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等國際機構,都下修全球經濟成長率。在此情況下,中國去年經濟成長降到改革開放以來罕見的低檔6.5%。

在艱難狀況下,中國政府採行貨幣及財政政策,調降存款準備率和高達2兆人民幣的稅費減免,大量增加企業的可用資金,清楚表達中國政府力挺企業抗拒衰退的決心,遂使中國企業在不景氣中提升「信心」、提高對景氣的樂觀預期,讓今年第一季上海和深圳兩大股市上漲率,位居全球首位和次位。

除了上述股市金融面正面發展,中國3月份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也超乎預期,彈升到50.5的樂觀水準,其增速1.3點更創下七年來新高,而主要彈升來自內需而非外貿市場。

另外,日本經濟新聞對15位中國經濟學家的調查也顯示,他們雖認為中國今年第一季成長率只有6.2%,但認為中國政府的減稅和基礎設施投資增加會產生效果,經濟將在今年下半年觸底反彈。這再次印證凱因斯所說的,社會大眾對景氣的信心會影響到經濟運行。

台灣政治人物不被信任,產生「韓國瑜經濟學」;大陸領導人言出必行,也產生「李克強經濟學」。「信心」對經濟之重要,此刻正好在兩岸相互印證。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