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47007/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2罷工發起人稱遭報復 Google否認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去年11月全球Google員工走出辦公室,抗議公司消極處理公司內部性騷擾、歧視等問題。(美聯社) 去年11月全球Google員工走出辦公室,抗議公司消極處理公司內部性騷擾、歧視等問題。(美聯社)

去年組織Google大規模全球罷工的兩名女員工指控說,她們遭公司秋後算帳。

全球Google員工去年11月走出辦公室,抗議公司處理性騷擾的方式不當,但如今七名組織罷工的員工中,有兩人寫了內部備忘錄,指Google採取行動報復她們。

公司表示有堅定的政策,禁止報復對公司提出疑慮以及支持異議者的員工,並且會調查所有報復指控。

Google說,如果員工真有遭到報復,也有很多管道可以報告,包括匿名報告在內。公司並沒有報復這兩名組織罷工的員工。

曾協助紐約大學建立人工智慧研究所的知名Google人工智慧研究負責人惠特克(Meredith Whittaker)說,自4月4日公司解散了新的人工智慧倫理委員會後,她就麻煩不斷:「公司說,如果我要繼續留下來,就得放棄我在人工智慧道德方面的工作,以及我共同創辦的AI Now研究所。多年來我一直致力於人工智慧道德和偏見的問題,也冒險推動更有道德的Google。」

目前還不知道惠特克如何回應Google的要求Now研究所的工作。

Google旗下YouTube的行銷經理史泰普頓(Claire Stapleton)在備忘錄中則寫道,罷工後兩個月,她接獲降級通知,於是她去找人力資源部,並見了公司的一位副總裁,沒想到情況更糟。

史泰普頓寫道:「我的經理開始忽視我,我的工作被分給其他人,雖然我沒生病,公司卻要我休病假。直到我聘了律師,請她與公司聯繫之後,Google才開始調查管理階層,取消我的降級,至少書面上如此。儘管我的職務已經恢復,但環境仍然充滿敵意,我幾乎天天都想辭職。」

史泰普頓寫道,她們兩人的指控反映了更廣泛的問題:「Google有報復的文化,為的是讓女性、有色人種和性別占少數者閉嘴。」她說罷工組織者已收集了350名員工的故事。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