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4308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來看書吧

女天皇到底長怎樣? 解開日本天皇祕密的70個問題

日本明仁天皇(右)即將退位。(路透) 日本明仁天皇(右)即將退位。(路透)

平成天皇讓位,為什麼引起憲政危機?

(1)「生前讓位」還是「生前退位」?

二○一六年七月十三日,日本的國營電視台──日本放送協會(NHK)和每日新聞援引負責皇室事務的宮內廳消息─平成天皇明仁已向宮內廳表示自己打算提早讓位給皇太子德仁。天皇認為應該讓有能力履行天皇職務的人來擔任,暗示自己年事已高,身心上都已經無法勝任天皇的職位。

消息傳開之後,立即引發日本國內外巨大迴響。當事者之一的宮內廳發言人,隨即向記者否定上述的報導,更表示天皇將按憲法規定,繼續履行天皇的職責。可是,到了同年八月八日,平成天皇在長約十分鐘的公開講話中,再次表達了讓位的意願,並且公開請求日本國民諒解。事已至此,政府當局顯然不能再否定此一事實。

➤➤➤川普問新日皇即位重要性 安倍:超級盃的百倍

經過與皇室內部磋商,首相安倍晉三內閣於翌年二○一七年六月一日向國會提交了《關於天皇退位等皇室典範特例法》,由五條與附例十一條組成,並在同月中旬獲得國會兩院通過,再向外公布。

特例法正式寫明「天皇退位」,但包括天皇本人發言在內,都將這次決定稱為「讓位」。一些右派傳媒也遵循意志,在之後的相關報導裡一律使用「讓位」。兩者究竟有什麼分別?

「退位」是指──在沒有天皇的主體意識下,使他從皇座下來。

「讓位」是指──在天皇的主體意識下,自行從皇座下來,並交予指定繼承人。

按照天皇上述的行動,「讓位」的說法當然最為妥當,為什麼日本政府還是要在特例法上寫「退位」呢?這是因為在現行憲法和《新‧皇室典範》規定下,天皇沒有「辭職」、「退休」的權利。但平成天皇突然提出,而且罕有地做出強烈要求,安倍內閣最終妥協,急忙設立上述的特例法去追認。

但是,為免再次被天皇殺一個措手不及,在特例法裡強調了特例,即「自此一次,下不為例」的意思。也就是說,法例上是特意用退位來強調法律先於天皇的意志,避免牴觸「憲法最大、天皇受憲法限制」的精神,引起憲法解釋混亂的尷尬情況。

日皇明仁(右)將於4月30日退位,皇太子德仁5月1日即位,並同時啟用新年號。(美聯社資料照片) 日皇明仁(右)將於4月30日退位,皇太子德仁5月1日即位,並同時啟用新年號。(美聯社資料照片)

(2)為什麼不可退位?

前文所謂的「尷尬情況」,是指天皇突然想退位,引致天皇彷彿無視憲法規定的局面。那麼,為什麼憲法規定天皇不可退休,要做到死為止呢?先看看這個規定是怎麼來的。

歷史上天皇生前讓位、退位的例子多不勝數,有天皇自願提出,也有天皇被要求退位。但到了明治維新之後,天皇成為國家唯一、最大而且至為神聖的代表和象徵,明治政府更通過明治天皇,向國內外宣言會擔負起率領國家的重責,實現「萬機親裁」的君權政治,回復「古制」。

宣言歸宣言,沒有人能保證天皇不會突然出事。因此,明治政府確保政權在握之後,開始討論皇室、皇位的規定,也就是後來於一八八九年成立的《帝國憲法》與《舊‧皇室規範》。

在這之前的一八八六年,政府轄下的制度調查局提出─萬一天皇身體不妥時,便設置「攝政」來署理國務。但當時的外務大臣井上毅表示反對,認為這等於讓國民知道天皇有恙,無法領導國家,會引起國內不安,也有損天皇權威。

井上毅又強調,在制憲後一旦設置攝政,必然要通過國會表決,變相使天皇無上權威和繼承受到民選議會,以及其背後的國民掣肘。因此,井上毅反而提議立法容許天皇以讓位(不是退位)的方式,將國務職責交給皇位繼承人,以跳過議會,完成權力交接。不過,他的建議旋即被首相伊藤博文否決。伊藤博文憂慮一旦容許天皇可以讓位,難保將來天皇因與政府不和,用讓位做為抗議手段,威脅政府。他也擔心有反政府勢力勾結皇族奪取皇位,再廢掉現有天皇的皇位,引起政治動亂。

最終,伊藤博文的憂慮獲得了內閣幕僚的認同,並且在一八八九年制定的《舊‧皇室規範》第十條裡,明訂天皇終身制,不可提前退位、讓位。伊藤這個想法延續到了戰後的新憲法與《新‧皇室規範》,戰敗後的天皇已成為「國家和國民統合的象徵」,必須終身在任、減少更替,才能體現「統合」、「象徵」的精神,為國民帶來安全感。

然而,日本國內一些開明派人士認為,這個期待等於剝削了天皇的人權,甚至等同宣言天皇的「特別性」,與當年昭和天皇公布「天皇是人」的「人的宣言」相違背。另外,也有人猜測天皇的「退位」是否另有隱情,包括不滿安倍晉三政權的右傾路線,破壞天皇一貫的不戰、反戰原則,於是罕見地主動求去,以示抗議等。

無論如何,平成天皇「退位」一事大局已定,引發的憲政危機也被強行拉回原本路線。然而,今後新天皇德仁能否繼續與安倍政權,以及將來出現的內閣保持和諧?勢必成為日本國內外關注的焦點。

從江戶時代的天皇肖像畫,看到怎樣的天皇觀?

(1)過度平淡的肖像畫

放眼古今中外,上至神祗、帝皇,下至著名人物,肖像畫都是我們揣想其外貌的參考依據。然而,日本的天皇肖像畫卻不盡如此。在本項的1問,我們已經略略提到了天皇肖像畫的奇怪現象,在這裡則詳細地討論。

自古代至中世紀為止,歷任天皇的肖像畫,能說有個人特色的作品,屈指可數,例如改變天皇與日本史的天武天皇、桓武天皇、後醍醐天皇等,其肖像畫滲透了同時代中國畫風。但大部分的天皇畫作可謂千篇一律,都是差不多的表情,差不多裝扮。

與歐洲、中國不同,天皇的畫作並沒有隨時代進步而越來越神似、寫實,一直要到明治維新改走西洋風格後,才有了根本性的改變。這是為什麼呢?

先說明,除了傳說中的天皇和古代的大王外,大部分天皇都有肖像畫,稱為「御影」,現存最早的肖像畫始於十世紀的鳥羽天皇。

鳥羽天皇畫像。(取自Wiki) 鳥羽天皇畫像。(取自Wiki)

而畫師的身分也沒有硬性指定,以江戶時代的天皇畫為例,繪者有專業的繪師,也有皇族出身善於繪畫的貴族,也有出身已不可考的繪師。

縱然繪師不盡相同,也不是來自同一畫派,但是江戶時代的天皇肖像畫卻沒有明顯的分別,也沒有象徵王權、威嚴的神器在其中,只是一幅幅平淡、姿態千篇一律的肖像畫而已。與中國、歐洲君王的例子相比,算是極為內斂的。

另外,各代天皇肖像畫完成後,並不是全都獲得統一管理。在江戶時代以前,大多數畫作會在天皇駕崩後,安放在相關寺院中;江戶時代以後,大多數畫作則統一存放於京都泉涌寺,有些則放在舊時的宮內廳倉庫裡。泉涌寺自鎌倉時代開始,是多位天皇、太上天皇、皇子們死後安放靈位的皇家寺院,自然是存放的理想地點。接下來,我們便以泉涌寺的畫作為例,談談天皇肖像畫如何顯示當時人對天皇的理解和規定。

(2)天皇肖像畫的共通點

天皇的權威與權力時有起伏,到了太平安定的江戶時代,天皇在政治上的威信低落,時人對其印象也越來越僵化,這些固定印象反映在肖像畫裡。

第一,沒有女天皇的肖像畫。江戶時代曾出現兩任女天皇──明正天皇與後櫻町天皇。如今並沒看到她們的肖像畫,這肯定不是因為災難而遺失,而是一開始便沒有。

為什麼「歧視」她們二人呢?那是因為她們的即位是政治考慮下的安排,完全出於偶然,一些皇家、天皇執行的祭祀儀式,按規定還是必須由男性天皇執行。另外,女性生理期也是「元凶」之一。

石原聰美飾演的孝遷天皇。(取自劇照) 石原聰美飾演的孝遷天皇。(取自劇照)

在古代日本,月經被視為污穢不堪的象徵之一,即使天皇也無法阻止這個生理現象。「不完美」的身體限制了她們做為天皇的「完整性」,朝廷和幕府也沒有將她們當作「完整」的天皇來看待。她們繼位之後,沒有真正執政、履行天皇之責,而是通過當時的關白,以「攝政」的身分攝理朝廷時務。

第二,因為歷代天皇肖像畫中沒有女帝的先例,創作自是困難,而且,男性畫師無法直接觀察女天皇的真容,再進行繪畫,結果最方便的解決方式就是乾脆不畫。

而男天皇的肖像畫有什麼共通點呢?最明顯的便是不留鬍子。中世紀至戰國時代為止的天皇肖像畫,還會看到部分天皇蓄鬍,肖像畫裡的江戶時代的天皇是一律沒有鬍子的。雖然沒有規定天皇必須留鬍,而且外國也有不蓄鬍的君王,但在大多數文明體中,鬍鬚是男性最明顯的身體特徵,是強調威嚴、權力的標誌。以此觀點來看,江戶時代的天皇不留鬍子,可說是較罕見的現象。

不只是天皇,同時代德川幕府將軍的肖像畫,除了頭三代將軍家康、秀忠和家光外,以後的將軍均沒有留鬍鬚。這又是為什麼?

簡單而言,這與江戶時代的社會風俗有關。江戶時代初期,大約是一六六○年代,時值四代將軍德川家綱,幕府頻頻下令禁止各階層的男性留鬍子,這是因為當時幕府認為鬍鬚代表蠻勇、粗魯,想通過禁止留鬍子,壓抑社會的暴戾風氣。

結果,天皇與將軍都受到這個規範的影響,起碼在肖像畫裡貫徹了這個宗旨。一直到明治天皇,才重新留起鬍鬚。

以上可見,江戶時代的天皇肖像畫雖然沒有中國、歐洲帝皇那些強調權威的表現手法,也沒有用金碧輝煌的顏料來凸顯一國之君的氣勢。但那些作品活生生地反映了當時的天皇觀,也讓我們走機會了解當時的社會風尚與意識表象。

《解開天皇祕密的70個問題》,世界書局有售。 《解開天皇祕密的70個問題》,世界書局有售。

【作者簡介】

胡煒權

香港人,日本國立一橋大學博士。2007年獲得日本文部科學省國費留學金留學日本,2010年取得日本廣島大學碩士(歷史與文化遺產學)學位,專攻日本中世史(專治戰國史),於日本國內的學術期刊發表六篇論文、並於多個研究會上發表研究報告。現為戰國史研究會、東北史學會、地方史研究協議會、日本歷史學會等學會會員。

【購書資訊】

時報出版:http://www.readingtimes.com.tw

世界書局購書:www.wjbookny.com

郵購專線:718-746-8889ext6263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