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40031/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黑市大麻難禁 各地求創意杜絕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警方去年在千橡樹市搗毀的一處大麻種植基地。(美聯社) 警方去年在千橡樹市搗毀的一處大麻種植基地。(美聯社)
加州的合法大麻市場被黑市搶走大半,合法業者向當局施壓,希望對非法大麻業者執法更加嚴厲有效。(美聯社) 加州的合法大麻市場被黑市搶走大半,合法業者向當局施壓,希望對非法大麻業者執法更加嚴厲有效。(美聯社)

加州非法大麻業占據合法市場大半,合法業者只能向立法者和政府施壓。由於體系不完善,不少城市只能對非法業者採取斷水斷電,而加州州長也不得不求助於聯邦執法。司法官員近日建議,地方立法者需「更具創意」地解決此問題,而律師也建議可加重懲罰。洛市最近則有雙管齊下的案例,值得其他城市借鑒。

由於執法不嚴,司法也無重懲,64號提案實施後,非法大麻店、種植場等,在加州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城市警力不足難以應付,即使抓到也大多只能對其罰款,難以杜絕其再次出現。

洛縣檢察官雷西(Jackie Lacey)將其歸結在立法者身上。她表示城市在寫法規以規範商業活動時,一定要注意法規中的用詞,從而能區分合法和非法的大麻商業活動,讓持證業者可合法運營,而無證業者不具有合法性。她強調這是一個監管(regulatory)問題,她建議民眾應向市長、市議員反映,讓市府能在法理上杜絕非法大麻商的運營,也包括其他各種非法商業。

她承認確實現在很多城市都有非法大麻運營中,包括洛縣目前也禁止大麻商業,但還是到處都能見到大麻店。她表示,法規執行人員應更頻繁地去給這些非法業者開罰單,或有商業執照的就沒收其執照,並使用法庭程序。執法者或市府方應該「更有創意」一些,其實有很多法庭程序可以使用,例如利用最近州長紐森(Gavin Newsom)推行的法律,就可制裁這類非法大麻商業行為。

事實上許多城市都在尋求「創意」的制裁行動,例如巴沙迪那市和洛杉磯市都曾嘗試將大麻店斷水斷電,但似乎並不能完全杜絕,這些業者又會換一個地點重新開業。合法業者感到不公,也會向立法者施壓。「(非法業者)覺得沒有必要做合法,於是讓合法大麻也貶值」,律師鄭博仁表示這也是為何大麻業剛合法的一到三年會虧損,到第三年才會賺錢,因為政府會發現收到的稅不夠,才會慢慢轉過來開始慢慢起訴。如果檢方不這麼輕易放過一馬,非法自然會慢慢斷絕。

州長紐森早先力推大麻合法化,其背後支持的合法大麻業者在合法化後,發現難以與黑市競爭,自然也敦促他加大打擊非法的力度。紐森在2月的州情咨文中表示,他將部署一些國民警衛隊(National Guard)在公共荒地重點打擊非法的大麻種植場,他指責這些種植場多由毒梟運營,對森林造成破壞並有火災隱患。

「我想要看到更多執法」,紐森隨後簽署的法令,部署了360多名國民警衛隊對無證的大麻種植場執法,此外也加強邊境檢查走私毒品、槍枝。大麻業媒體Leafly稱2019年將是加州打擊非法大麻的一年,當局將在刑事、民事和稅收法律各方面加強執法。

律師劉龍珠也認為尋找其其他罪狀,讓聯邦執法動手,是對非法大麻業最有效的打擊。非法大麻業多少涉及其他違法行為,尤其若有大筆錢匯入,要是來路不正,多少存在欺詐、洗錢等情況,一些業者為了各種掩飾,又借假人頭開賬號,連帶這些行為都會被聯調局(FBI)盯上。

鄭博仁認為在現有的法理基礎上,地方立法者只需加重罰款便能雙贏。他建議市議會要求市政律師(City attorney)改變法律,讓一旦抓到非法大麻罰款很重,「例如一次罰10萬元,抓到一次就不敢再來開了」,同時還能增加城市收入。

事實上,洛市最近似乎有意將「創意」的尋找不同罪狀和加重罰款雙管齊下,若是訴訟成功,也值得其他城市借鑒。洛市檢察官17日剛起訴一家位於南洛杉磯的無證大麻店,因其驗出含有殺蟲劑。這家名為Kush Club 20的負責人中,還有一位越華裔James Vu被列為被告之一。而該案中,市檢察官富爾(Mike Feuer)加大處罰力度,首次提出要求該店每營業一天罰款2萬元,這也是近期一些市議員所倡導的。

縣警去年3月搗毀一家位於康普頓的大麻店。(美聯社) 縣警去年3月搗毀一家位於康普頓的大麻店。(美聯社)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