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38731/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穆勒國會作證

川普可能嚴重觸法 但因是總統不能起訴?

美國各界等著看穆勒報告,圖為電視媒體在司法部外面嚴陣以待。(美聯社) 美國各界等著看穆勒報告,圖為電視媒體在司法部外面嚴陣以待。(美聯社)

華盛頓郵報報導,特別檢察官穆勒沒有指控川普與俄羅斯共謀或妨礙司法,可是在穆勒的調查報告公布前,川普不斷抨擊穆勒主持的調查;這顯示川普或許在準備應付可能出現的壞消息,以下是一些可能性:

1.川普的作為嚴重妨礙司法,可是他是總統。

穆勒很不尋常的未對川普是否妨礙司法做結論;調查報告只呈現正反雙方的證據,並表明「這項報告雖未斷定總統觸犯罪行,也沒有證明他無罪。」

問題是穆勒何以選擇這樣做,是否雖有強烈證據?是他無法決定總統確實妨礙司法,或是司法部準則規定不能起訴總統?

穆勒如在報告中闡釋他的理由,可能解答這個疑問。前者可能表示證據對川普很不利,可是或許還不夠強烈。後者則更顯示,川普觸犯讓任何人都可能受到制裁的罪行,可是由於他是現任總統,只能由國會決定如何處理。

2.對「共謀」的狹隘裁決。

一些人指出穆勒和司法部長巴維理提到川普競選組織與俄國可能的互動,都沒有使用「勾結」 (collusion)一詞,只聲明沒有「共謀」(conspiracy) 或「串連」(coordination)。

這種區別可能意義重大;基本上這可能表示有一些較廣泛的勾結證據,只不過沒有達到實際協調或共謀程度。雙方或許有分享資料和鼓勵協助情事,可是沒有實際和明確的「協議」。

如穆勒發現符合更廣泛「勾結」概念的情事,根據其嚴重程度以及證據有多確鑿,仍可能造成政治問題。

3.讓川普身邊的人感到難堪,並造成混亂。

消息人士透露,一些曾受川普法律團隊指示,與調查人員合作的現任和前任白宮幕僚,對調查報告會公開他們提供的多少資料緊張得幾乎精神崩潰,講過川普壞話的人更是心驚膽戰;白宮也擔心調查報告出現對川普不利的新內容。

「華盛頓郵報」說,川普白宮已充滿無所不用其極的派系鬥爭,穆勒報告可能使這種內鬥更為加劇。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