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3693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文藝

美國現象|博物館藏爆滿…放著花錢 賣掉惹議

布碌崙(布魯克林)博物館的收藏室。(美聯社) 布碌崙(布魯克林)博物館的收藏室。(美聯社)

受慈善風氣影響,富裕的收藏家數十年來捐贈五花八門的收藏品給博物館,藉此抵稅並透過展覽增加知名度;不過,富豪捐贈讓許多博物館「物」滿為患,數以千計收藏品堆在晦暗儲藏室,多數因光敏感問題而不能重見天日,博物館還得支付巨額電費維持溫控系統運作。

形形色色的捐贈物品塞滿博物館的儲存空間,休士頓美術館(MFAH)有菸灰缸、餐巾、高腳杯;印第安納波里斯藝術博物館(IMA)有杯墊、領帶,甚至女性內衣;布碌崙(布魯克林)博物館則有全比例的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電梯。

●藏品激增 僅少數能夠展出

過去50年來,各類收藏品激增10倍,但能公開展出的數量卻不多,因大多數文物屬於展覽時需格外謹慎處理的印刷品及畫作,其材質可能遭光源照射而破壞。

為改善印第安納波里斯博物館儲藏室的擁擠情況,當局曾編列1400萬元擴建空間預算,但館長維納博(Charles Venable)認為「博物館確實需要建造更多儲藏空間,但永遠跟不上收藏品增加的速度」,遂毅然喊卡。

博物館界過去不認同分類轉贈收藏品的作法,但許多博物館未嚴格把關即收受贈品造成的困擾,以及爭取更多新收藏品的壓力,兩者失衡讓許多博物館逼近危機邊緣。

維納博將館內5萬4000件收藏以等第制評分歸類,結果顯示約20%的收藏品被評為可出售或轉贈其他單位的D級;他與其他館長決定以新興作風,評估館藏及其與藝術的相關程度,盼藉此改善館藏與展覽數量失衡的情況。

丹佛美術館登錄員在畫作展出前,仔細檢查畫作狀況。(美聯社) 丹佛美術館登錄員在畫作展出前,仔細檢查畫作狀況。(美聯社)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館長勞瑞(Glenn Lowry)說:「數以千計的藝術收藏品淪落儲藏室衰敗,無法發揮應有效益,且儲藏支出占總經費極大比例,影響博物館整體營運。」

MoMA為展示讓更多收藏品,定期採取館藏篩選淘汰作業,並在2017年時將法國畫家雷捷(Fernand Léger)的大部分作品賣給休士頓美術館,仍湊不齊4億元的展間修繕費用。

●註銷館藏 困難重重還挨罵

清除既有館藏遠比取得新收藏品困難許多,註銷館藏(deaccession)的過程冗長且繁雜,除了必須遵守捐贈條約的嚴格限制,還得面臨博物館界將捐贈文物視為公共財產的倫理檢視,經館長及委員會等重重關卡才能註銷館藏。

許多人認為,大規模清理館藏有一定風險,極力爭取保留文物給學者專家研究,說不定哪天風水輪流轉,不起眼的館藏搭著復古風潮再度流行;此外,藝術創作的多元性逐漸受到高度重視,各大博物館如今必須保存更多女性或有色人種創作的作品。

兩名藝術交易員討論畫作。(美聯社) 兩名藝術交易員討論畫作。(美聯社)

MoMA前館長、評論家斯托爾(Robert Storr)說:「人們無法理解,為何博物館館藏總是比能夠實際展覽的數量還多出許多;保存歷史作品是博物館的使命,無論這項作品在當時是否受到歡迎,博物館需要保護館藏的完整性,不能短視近利或撙節開銷就清除物品。」

收藏並妥善維護所有的館藏文物讓博物館付出不少代價,包括拓增展覽空間的高額開銷。

部分收藏家理解公立藝術博物館的經費難處,選擇自掏腰包興建私人博物館,將展覽的決定權掌握在自己手中。

慈善企業家布洛德(Eli Broad)在洛杉磯建造布洛德現代藝術館(The Broad),確保他的現代與當代藝術收藏品有機會分享給世人。

布洛德說:「我不認同將藝術品捐贈給沒有餘裕空間博物館的作法,布洛德博物館的2000件館藏若是放在其他地方,可能僅有十幾件作品能夠展出,另外千餘件都得擺進儲藏室。」

大都會博物館(The Met)「傳奇」前館長霍文(Thomas Hoving)在1993年回憶錄「讓木乃伊跳舞: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變革記」(Making the Mummies Dance: Inside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中寫道,他從副館長盧梭(Theodore Rousseau)得知館藏僅有少數文物屬於上乘畫作,其餘作品皆無展覽價值時;他問盧梭要如何處置無法展出的畫作,盧梭答道:「放進儲藏室或賣掉。」

時下博物館面臨的存放空間不足,與慈善收藏家阿德萊德‧德格魯特(Adelaide Milton de Groot)等人大量捐贈收藏相關,她1967年辭世時,捐了200件畫作給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大都會博物館出售其中50件作品,引起外界一陣譁然批評,總檢察長辦公室也介入調查該博物館是否違背德格魯特的遺願。

●藏家捐贈 大量塞滿儲藏室

雷曼家族銀行家羅伯特(Robert Lehman)1969年在遺囑中,明文寫道致贈2600件收藏品給大都會博物館;部分藝術評論家質疑文物品質,但這筆贈與創下大都會博物館受贈最高紀錄是事實,博物館還特地建造一間仿造雷曼家族宅第裝飾的側廳,展覽羅伯特的收藏品。

羅伯特基金會(Robert Lehman Foundation)與大都會博物館的協議清楚指明,羅伯特捐贈的所有收藏品必須永久存放於博物館。

大都會博物館於1872年開幕,成為當時全球最大藝術博物館之一,其豐富館藏超過150萬件,主館的儲藏空間占地10萬5000平方呎,相當於兩個足球場,另有館藏收納在分館中。

一名婦人仔細端詳勞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美術館的收藏。(歐新社) 一名婦人仔細端詳勞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美術館的收藏。(歐新社)

大都會博物館本館坐落第五大道,另有展示當代藝術為主的布勞耶博物館(The Met Breuer),以及展覽中世紀藝術和建築的修道院博物館(The Met Cloisters)。

大都會博物館現任館長霍萊因(Max Hollein)表示,收藏品的數量增加也代表博物館要承擔擴建的責任,「博物館肩負保存人類文化遺產的使命,大都會博物館從納新文物轉而聚焦妥善管理既有館藏及其展覽的方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