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36603/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痛惜巴黎聖母院遭焚 少數中國人叫好

超過800年歷史的巴黎聖母院,15日在大火中遭嚴重毀壞,震驚全球,世人都為這座世界人類文化瑰寶受損感到痛惜。聖母院大火喚起法國和世人對人類共同遺產古建築的關注;唯一例外,中國網上出現「痛惜」和「叫好」兩大陣營激辯,有人叫好說「英法聯軍燒掉我們的圓明園更寶貴」,「鼓掌法國國寶級東西被燒掉」 ,與國際社會的惋惜形成對比。

➤➤➤ 巴黎聖母院大火/習近平電慰馬克宏:中國一樣深感痛惻

聖母院上次遭受大規模破壞,是法國大革命時期;兩次世界大戰中,它都倖免於難。這座巴黎的地標性建築,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認的世界文化遺產。聖母院是人類文明的結晶之一,承載著世界共同記憶,法國沒有其他地標像巴黎聖母院這樣,能代表法國;對巴黎人來說,聖母院災難意味著心靈支柱崩塌。

法國總統馬克宏發豪語,五年內將完成重建。專家卻認為需要幾十年時間,僅修建聖母院使用包括1萬3000棵橡樹的木質屋頂,就難以輕易還原。即使能恢復原狀,但已是「今之仿古」建築,歲月賦予的意義難免流失。

其次,這座建築對世界和人類文明歷史,都有跨國界、跨宗教的重要價值。隸屬天主教的聖母院始建於1163年,1345年落成,是歐洲歷史上第一座完全哥特式教堂。不僅是巴黎地標,也是全世界著名建築,每年接待超過1000萬遊客,每天約3萬人參觀這座大教堂。它也是兩岸三地華人遊客最喜愛的景點之一。

幾個世紀裡,聖母院一直是法國國王、王后婚禮和埋葬地點。1804年,拿破崙在巴黎聖母院加冕為皇帝。1944年巴黎解放後,在夏爾·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主持下,聖母院舉行歡樂的感恩慶典。1970年,世界各國領導人聚集在這座大教堂,參加戴高樂追悼會,1996年又在這裡參加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總統的追悼會。

這次大火讓世人對這座教堂重新認識和關注。法國大文豪雨果(Victor Hugo)1831年曾寫出文學巨著《巴黎聖母院》(Notre-Dame de Paris,曾改編拍成電影「鐘樓怪人」),使它在全世界幾乎家喻戶曉。書中描述吉普賽少女愛絲梅拉達,和其貌不揚的駝背敲鐘人加西莫多的悲劇故事,整個故事以聖母院為主場。 15日大火後,這本書銷售陡增,平裝版衝上暢銷書榜首,庫存銷售一空,可見人們對痛失文化瑰寶的強烈反應。

不幸發生後,法國和歐洲媒體都以「悲泣的頭版」表達驚愕和痛心。例如法國《費加羅報》頭版標題「災難」;《十字架報》頭版「心已成灰」;《解放報》頭版「我們的悲劇」;《回聲報》選擇「巴黎的悲劇」作題;《巴黎人報》用「我們的聖母在哭泣」。英國主要報紙也一樣,《泰晤士報》頭版標題「拯救巴黎聖母院的奮鬥」;《衛報》頭版說「大火摧毀了聖母院」;《每日電訊報》則是「巴黎為他們心愛的女士流淚」。

火災警示各國政府和社會,須更精心保護文物。火災初步調查,是因修復工程的意外導致。一個小小疏忽,就將一座幾個世紀屹立不倒的古老建築毀於一旦。當然,災害也和教堂年久失修、千瘡百孔,政府財政乏力等因素直接相關。火災揭示法國政府對古建築消防保護不夠上心,無法偵測和撲滅星星之火於起燃之際,也凸顯負責巴黎消防的「法國陸軍巴黎消防旅」(BSPP)缺少重型消防設備的窘狀。

馬克宏上任後,撥不出1億歐元修繕費用,以解決建築外牆的污染和侵蝕。如今遇火災,富豪們和大眾踴躍捐款,一天即逾7億歐元,讓世界對法國和歐洲人珍惜文化遺產的精神刮目相看。

全球同聲痛惜之際,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不少中國網友說「鼓掌、燒得好,民族的恥辱不能忘 」「活該」,這是「蒼天懲罰英法聯軍的後代」。但更多網友和國際輿論一樣,認為雨果小說使巴黎聖母院成為生命記憶的一部分,對看到它在燃燒表示痛惜。不少中國人責備幸災樂禍的同胞,不能像2001年紐約遇九一一恐襲一樣「慶祝」,不該「接受一腦子仇恨教育,心安理得享受著西方文明成果,又心理陰暗覺得全世界都欠我們」。

這類言行確屬少數,卻曝露中國和世界文明水準還有差距。中國日益增加國際影響力,想受人尊敬,但國民教育在「不忘國恥」和「仇外」之間的平衡拿捏,也出現新警訊。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