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3476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愛子罹癌 賽斯相助 房產經紀轉行諮商

認清自己,深信自己有力量扶持其他人。(Pexels) 認清自己,深信自己有力量扶持其他人。(Pexels)

Peggy吳來自台灣,九歲時移民美國,在紐約讀大學時專攻財務,又讀了企管碩士。她聰慧幹練,畢業後在華爾街上班,表現出色。Peggy的先生是在美國出生長大的華裔,兩人感情甜蜜。2000年,兒子約翰出世,夫妻倆非常開心。

約翰一歲半時,患了白血病,她帶著約翰做化療做了三年多。這段期間,她也改做房地產經紀,以便彈性運用時間。到約翰六歲時,接受骨髓移植治療。現在,約翰18歲了,9月將上大學。

在約翰患病的數年之間,Peggy不斷探索人生的意義,希望在兒子患病這件事上找到答案。她偶然間接觸到賽斯哲學,逐漸了解身心靈融會貫通的奧妙。之後,她放棄原來房地產經紀的工作,從頭研讀心理學位,六年前取得心理諮商師執照並執業,徹底改行,幫助他人。

Peggy說,她重新認識自己,並發生改變。她覺得,從內心深處自發的力量,讓她的人生非常充實。

兒子被診斷罹患白血病

故事要從約翰一歲半時說起。Peggy帶約翰去做了疝氣手術,但是回家後,卻高燒不退,夫妻倆半夜帶他去急診。

原本以為兒子只是手術後細菌感染,服用抗生素就會痊癒。沒想到,一位醫師到急診室,表情嚴肅,自我介紹是癌症血液科醫師。Peggy愣住了,忐忑不安中,醫生說,約翰得了白血病(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

Peggy頓時覺得五雷轟頂,沒有辦法接受。但為母則強,她帶著約翰對抗白血病,從此展開長期又複雜的治療過程。

醫生首先幫約翰做化療。期間夫妻倆讀了很多資料,知道化療會導致程度不等的副作用,所以,約翰的飲食要特別調配,也要安排理想的作息;另外,最好不要發燒感冒,要儘量避免被感染。

Peggy處處留心,約翰一天天長大。他漸漸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定期上醫院,也能配合醫生的要求。Peggy的先生也參與討論和治療,全家一起對抗病魔。

身體生病了 從心靈治療

想要尋找人生答案

在治療過程中,Peggy夫妻和其他癌症病童的父母交流治療心得,也交換食譜,大家總是互相打氣。醫生和護士也說,從目前的臨床經驗看,化療是治療兒童白血病最有效的方法,不斷鼓勵她要有信心。

但是,夜深人靜時,Peggy總是自問:「為什麼?」、「為什麼是我兒子?」、「為什麼發生在我身上?」她說,從約翰確診白血病開始,她全心全意陪伴他要戰勝病魔,但內心非常痛苦,因為她沒辦法找到這一切的答案;尤其,雖然約翰很勇敢,但每當她看到他身體受苦,非常不捨。

約翰四歲時,有了弟弟傑瑞。她想要多和孩子相處,便改行做房地產經紀,可以彈性工作,經常在家。

五歲時,約翰狀況不錯,化療便停了。但是六個月後檢查,發現癌細胞復發,醫生建議做骨髓移植,如果不能及時找到匹配的骨髓,約翰要再做兩年化療。

首度接觸身心靈哲學

那是2006年,Peggy在世界日報上看到一則新聞:有位台灣來的許添盛醫師將在紐約演講,主題是身心靈與健康,也會談到癌症。她當時完全不懂身心靈方面的事,抱著聽聽看的心情去了。

許添盛講了一些身心靈方面的關聯,例如他說,「我們的身體狀況,很多時候是情緒造成的」,像是生氣的時候血壓會上升,這表示情緒和身體狀況是有關聯的。Peggy心想,「生氣的時候血壓上升,這我可以理解。但約翰得病時才一歲多啊,他哪有什麼情緒?」

中場休息時,Peggy趨前,提出自己的疑問「為什麼是我兒子」。許添盛反問她:「你兒子雖然才一歲多,你怎麼知道他有沒有情緒?你怎麼知道他的情緒是什麼?」

Peggy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當下答不出話來。她細想:是呀,她一直以自己的立場、以成人的角度看兒子生病的事。她說:「我以為小孩子沒有情緒,其實不是這樣。」她發現,兒子很敏感,例如,有一次,兒子拒絕去他熟悉的朋友家,其實可能是對當時外在環境的不安。但她沒有想到。

演講下半場,許添盛讓Peggy上台,和現場聽眾分享約翰生病的經驗。許添盛並說,有些小孩很敏感,對某些人事物有感覺,但是說不出來,也不曉得怎麼處理。這也讓Peggy重新思考,自己是不是忽略了兒子的一些反應和背後的原因。

演講結束時,現場不少人給她打氣,要她加油,讓她覺得很溫馨。從那天起,Peggy決心接觸賽斯哲學,探討身心靈的關聯。

兒子骨髓移植成功

另一方面,醫生給Peggy全家人做血液檢測,結果,弟弟傑瑞的骨髓和哥哥完全匹配。這是個大好消息。她聯繫了美東地區五家醫院,比較了不同的治療計畫,再和主治醫師討論,最終選擇了賓州的一家醫院。

不過,骨髓移植治療過程長達六個星期,而且是弟弟和哥哥一起做,這對全家人是長期抗戰。Peggy說,那時候傑瑞才兩歲,整個過程他必須扎針50次,這對做母親的「很煎熬」。

好在,骨髓移植順利,約翰痊癒了。

約翰雖然幼年時生病,但夫妻倆鼓勵兒子離家讀書;傑瑞今年14歲,正在唸高中。Peggy說,兩兄弟從小就懂事,現在很友愛,全家一起走過這段路,她很感恩。

不過,她心中的那些「為什麼」還在。她說,為約翰治病那段時間,她做了很多功課,參加各種不同的工作坊,一直在尋找答案。

在後來一次許添盛演講後,Peggy問他:「我內心有好多東西沒有解決,我需要一個精神科醫師或心理諮商師和我談。而且,最好是有賽斯基礎的諮商師,要到哪裡去找。」許添盛說:「你可以去找有賽斯基礎的諮商師,但是如果找不到,那就是你了。你可以嘗試去做諮商師。」

Peggy聽完,決定先回學校唸心理學相關課程,再考心理諮商師執照。

從頭唸心理學 徹底改行

Peggy完全沒有心理學背景,聽從朋友建議,申請了幾所學校,最後選擇加州一所大學的線上教育課程,但一年要到學校去上課兩次。

兩年後,Peggy取得心理諮商碩士(Master of Arts in Counseling Psychology),考到紐約州執照,便開始從事心理諮商工作,那是2013年。現在,她在曼哈頓開業,同時攻讀「超個人心理學」領域的博士學位(Ph D in Transpersonal Psychology),論文題目是身心靈合一對癌療的影響,最快今年底可以拿到學位。

Peggy說,人難免會有恐懼的時候,兒子小時候因為生病,有時候會表現出恐懼,她幫他克服恐懼時,也要考慮自己的心理狀態,不能讓兒子感覺到媽媽也有恐懼。現在她知道了,恐懼是「對過去、對未來的恐懼」,已經發生過的事會讓人餘悸猶存,還未發生的事也可能讓人感到恐懼、不安。這些都是情緒。

她接觸賽斯哲學後發現,每個人會有莫名其妙的情緒問題,難以解釋,但是當事人不一定明白。賽斯哲學教大家人「認清當下的自己,創造自己的實相」,不喜歡,就去改變它。這就是賽斯哲學的「當下就是威力之點」。明白之後,漸漸減少被情緒影響,也減少恐懼。

Peggy說,她做心理諮商師,在求助者身上看到從前自己的盲點。她說,當我們認清自己,深信自己有力量扶持其他人,可用過來人的身分伸出援手,發揮同情心和同理心,這是她當諮商師最大的動力。她說:「我走過這條路,現在,我協助對人生有疑問的人,找到自己」。

她從股票經紀、地產經紀到心理諮商師,她說,「因為賽斯哲學,我的人生有很大的變化,我認識自己的身心靈,也充滿能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