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3442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敬佩抗爭命運的二哥(下)

隨著學院的發展,學院蓋了許多家屬樓,再也不用火牆火炕來取暖,而用暖氣來取暖。

二哥的工作沒了,單位後來讓他培育教學主樓前的花草、樹木。

二哥早起晚睡,澆灌施肥,讓一年後主樓前的景色大變樣。

院長看到後很滿意,親自和二哥了解他的情況和處境,知道他已四十多歲還未成家,就讓管理校園的領導給他物色一個老伴。

一年後,後勤的一位領導給二哥介紹了一個有三個孩子的母親,他們互相了解後成了家。

在完婚的宴會上,院長竟親臨祝賀,我感到非常驚訝,這都是歸功於二哥出色的工作表現。

因家中人口多,經濟負擔重,二哥的體力也不太適應了。學院讓他們一家承包了為學校職工供應開水的鍋爐房,這樣妻子和孩子們都有了工作,收入也多了,一家人快樂地生活著。

二○○○年後,二哥年過古稀,退休了,學校給養老金,有房子住,他在院子裡種花、菜和果樹,每天生活內容充實。

我們家鄉是信仰佛教的,從小就接受佛經的薰陶,按佛教的規矩行事,也形成了一些不約而同的習慣。

在牡丹江醫學院北面的山坡上有一座規模宏大的佛寺,信徒每天絡繹不絕地到寺裡求佛朝拜。

二哥每天早上七點到下午四點拄著拐杖,穿著袈裟,給信徒們用毛筆在紅黃紙上寫他們對佛爺們的各種祈求。因為他對佛經較熟悉,也經常背佛經,能完成信徒的要求,因此信徒在他寫字的櫃台前排起了長龍。

信徒們高興,他也愉快地服務,精神上得到了滿足。

從寺裡回家後,二哥還會整理他房子前後的蔬菜、花木和果樹,生活很有規律。

二哥已是八十四歲的耆老,還能拄著拐杖去寺裡為信徒們服務,我對他非常敬佩和高興。

我希望小拐杖永遠成為他的小幫手,永遠不要離開他。

我渴望回到國內,在他的熱炕上邊喝茶邊敘說他一生的故事和目前的愉快生活。

二哥,他是我們兄弟姊妹九人中最讓我敬佩的一個!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