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3440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鑲嵌記憶的故鄉小街(中)

在我的家鄉四胡同小街曾發生兩次令人疑惑的事件,這兩件事在當地民眾間流傳多年。

一次是在文化大革命文鬥加武鬥階段。一日下午,一輛蘇聯「嘎斯」卡車徐徐拐進小街,跟著傳來震耳欲聾的鑼鼓聲。我和一群鼻涕拉下的娃娃,跟隨胡同、大雜院的大人們快速跑上小街看熱鬧。只見卡車車廂橫梁前站著一個人,披頭散髮,遮住了臉面。她的胸前掛著一塊大牌子,牌子上面清晰地寫著「破鞋」;更讓人驚奇的是,牌子兩側還各掛著一只高跟皮鞋。在其身後,三個男人幸災樂禍地使勁敲打著鑼鼓。

卡車在小街中央地段停下來。這時,我聽到身邊鄰居小聲言語:「車上掛牌的人不是陳家二姑娘嗎,人家剛結婚,怎麼成了破鞋了呢?」聽到這話,我心裡立時一緊:「二姑娘,多好、多漂亮的人啊,小街上的人都誇讚她。不假,她家成分高,出身不好,但也不該把人弄成這樣啊?破鞋,破鞋是啥罪名?」我抬頭小聲問。鄰居狠狠剜了我一眼,沒有搭理我,卻氣憤地嘆息一聲:「作孽啊,人家長得漂亮就給人家掛破鞋 ,這是啥世道啊?」

實不相瞞, 我當時真不太明白「破鞋」二字含義,但我卻記住了陳家二姑娘,當年曾在小街上被一些人掛過牌子和臭鞋遊過街。

第二次是七○年代初期,小街北側第三個胡同臨街的張姓人家,三個男人接二連三發生不幸,讓小街及地段民眾感嘆和疑惑:「張家咋的了?為啥連遭噩運?」

張家本是一戶幸福家庭,全家七口人,祖兒孫三輩,和諧美滿,其樂融融。然而,這年夏季的一天午後,張家的獨生子、十歲的小寶背著父母,跟著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頑童,偷偷到鐵道旁一個水池裡游泳。

逞強好勝的小寶一個猛子跳進水中,卻再也沒有上來。待家人雇人抽乾池水,才在淤泥中找到小寶遺體;小寶的父親、剛剛步入不惑之年的張家戶主,因為傷心過度,精神崩潰,在處理完兒子喪事第五天過馬路時,躲避不及,被一輛橫衝直撞的失控車輛撞倒在地,當場七竅流血,命喪黃泉。

而與兒孫一同居住的老太爺,獲悉兒孫相繼暴斃離世噩耗,心如刀絞,悲痛欲絕,當即昏厥過去,家人火速送進醫院,搶救治療第三天夜晚,老人家突然心率加速,血壓升高,誘發腦溢血離開人世。

張家三男人一個月內相繼步入黃泉,這起人間悲劇,讓小街上人們驚愕之餘,也紛紛對天慨嘆:「張家不幸,接連遭遇橫禍。」、「世道無情,人生無常啊。」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