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3440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敬佩抗爭命運的二哥(中)

農民每年秋季糧食歸倉後要為國家交公糧,父親家務事多忙不開,二哥就隨村裡人一塊去交公糧。這本來是大人做的事,二哥竟也能完成,幫了父親的大忙。

農村經常有公務勞動,修水庫、公路和鐵路的路基,都是二哥替父親出工,在工地上吃住。因為他會用算盤和記帳,就被工地錄用為管理員,不用汗流浹背地勞動了。每隔半月二十天要回家去拿吃飯用的糧食和米麵,但因離家遠,怕路上遇到狼,就用石塊敲打鐵鍬的頭部發出聲音,為自己壯膽,夜深才能趕回家,第二天再回到工地幹活。

農村人民公社化以後,要靠掙工分來分得到吃的糧食。但是生產隊竟然出現了工分掙得愈多、欠生產隊的錢愈多的狀況,我到現在也搞不清楚這是為什麼?這種制度束縛了農民的勞動積極性,農民們就出工不出力來報復,生活愈來愈苦。

二哥年紀大了,就向父親提出要離家到外面闖蕩的請求,但因為當時的環境不允許,他已是家中的主要勞動力,只好苦悶著在生產隊裡幹活。五○年代,國家提出來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制定了生產大躍進的綱領,要超英趕美,全國城鄉掀起了大煉鋼鐵的群眾運動。城市缺少勞動力,允許農民到城裡幹活,這可滿足了二哥的心願,在呼和浩特鋼鐵廠找到了工作,成了一個煉鐵的爐前工,他每月能掙到工資,又能吃得好,心裡非常高興。

但好景不長,一九六○年中國的經濟大蕭條,中國人大部分吃不飽飯。當時我剛上大學,學生吃不飽,體育課也停了,因營養太差而得了浮腫病。二哥那時每月吃飯的糧票多,還有高溫補助,給吃一些肉食,他就讓我每星期天到他那兒去吃飯,不但吃得飽、還有肉吃,我心裡非常滿足。

由於國家經濟持續惡化,呼和浩特鋼鐵廠倒閉了,二哥被調派到包頭鋼鐵公司當煉鐵工人。因城市人口的糧食供應不上,內蒙古政府決定,凡是一九五八年後來城市的人口都要下放到農村,減輕城市的負擔。這是二哥的惡運再次到來,如果回到家鄉的農村,我們家庭成分是富農,父母親是農村的專政對象,子女們一定受到牽連,在任何情況都要受歧視和不公平的待遇。最後二哥決定和我祖母一塊被下放到我姊夫工作的農村,那是個窮山溝的農村,還是吃不飽飯。

我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黑龍江省牡丹江市,過去那裡是中國的糧倉,當地農民基本上能吃飽飯。我透過親戚把我二哥帶到黑龍江省農村,成了生產隊的社員。這裡比家鄉生活條件好,能吃飽飯,滿足了他的基本要求。

後因城市的需要,農民可以到城市裡打工,二哥由生產隊配遷到城裡的學校醫院勞動。東北的冬季非常寒冷,一般市民全靠火牆和熱炕來取暖。二哥在家鄉時就會修火炕,他的一技之長得到用戶們的好評,所以雇他的單位一直不讓他走。牡丹江醫學院的後勤領導也發現二哥是一個手藝高的會修火牆的臨時工,決定讓他成為學校的工人,為職工修理火牆和火炕。這裡的居住條件比村裡好得多。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