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34132/article-link/

首頁 國際

「那可是巴黎之心啊」 火光蠶食聖母院 巴黎人無語凝視

巴黎聖母院的木製塔尖被燒斷。(Getty Images) 巴黎聖母院的木製塔尖被燒斷。(Getty Images)
巴黎聖母院起火時,周圍人行道、橋上、河堤邊站滿許多人。(美聯社) 巴黎聖母院起火時,周圍人行道、橋上、河堤邊站滿許多人。(美聯社)

巴黎聖母院起火時,周圍人行道、橋上、河堤邊站滿許多人,有人拿起手機拍攝,或交頭接耳,更多的是神情肅穆、不發一語看著火光與濃煙侵略這座存在超過850年的歷史建築。

位於巴黎市正中心的聖母院於法國時間晚間約7時部分失火,館藏珍寶大致倖免,建築結構也算救回,但屋頂燒燬,一座尖塔倒塌,火災範圍不小,可能要數年時間修復。

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原預計於晚間8時發表電視演說,宣布一些措施以回應人民在「全國公民大辯論」中提出的訴求,但因這場大火而臨時延期。

他說:「今晚,我很難過地看著我們的一部分被大火吞噬。」

法國總統馬克宏親往勘災。(歐新社) 法國總統馬克宏親往勘災。(歐新社)

這座法國最為人所知的教堂從1163年開始興建,到14世紀才完成;2013年,聖母院慶祝興建850周年。

19世紀,聖母院經歷重要修復工程,整體建築風格並不統一,但基於歷史意義及文化價值,仍是巴黎最受歡迎的景點之一,每年約迎來1300萬人次遊客。

巴黎的象徵性建物很多,艾菲爾鐵塔、凱旋門、聖心堂都很重要,但這些建築的歷史都沒有聖母院長久,羅浮宮的雛形雖同樣從12世紀開始興建,還是比聖母院稍晚。

巴黎有850年歷史的聖母院15日晚上遭祝融。(Getty Images) 巴黎有850年歷史的聖母院15日晚上遭祝融。(Getty Images)

舊時貴族的洗禮,以及後來數位總統的追思儀式都曾在這裡舉行,拿破崙(Napoleon Bonaparte)也是在聖母院加冕稱帝。

法國大革命期間,聖母院多處遭到嚴重破壞,當局一度考慮整個打掉的可能性,但作家雨果(Victor Hugo)堅決反對,他非常欣賞這座充滿歷史及文化的古蹟,於是寫了傳世小說「巴黎聖母院」(Notre-Dame de Paris),也就是後人所知的「鐘樓怪人」。

這本小說以聖母院為故事背景,於1831年出版後,暢銷書市,也讓大眾更加關注聖母院的價值。

對許多巴黎居民來說,這座隨時都看得見的建築已存在世世代代,以為它會一直保持原樣延續下去,沒想到有看著聖母院起火燃燒的一天。

塞納河邊,一名男子低呼「那可是巴黎之心啊」,周圍沒人接話,大家都靜靜看著,面對記者詢問也不願多置一詞。

火燒法國巴黎聖母院,民眾在塞納河畔看著不遠處的聖母院。(美聯社 ) 火燒法國巴黎聖母院,民眾在塞納河畔看著不遠處的聖母院。(美聯社 )

生於巴黎、長於巴黎的派崔克(Patrick)可說從小看著聖母院長大,他在橋上凝視火光將近一小時。

身為天主教徒,他經常去聖母院望彌撒,兒子也是聖母院唱詩班一員,他昨天才與兒子說到,外國遊客來到巴黎,第一必看艾菲爾鐵塔,其次就是聖母院,「然而現在鐘樓正在火光裡,若鐘樓倒下,大家會很難承受」。

他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天主教徒把聖母院視為神聖之地,遊客則單純欣賞充滿歷史感的聖母院,不管是不是天主教徒,這場火災對所有人都是巨大損失。

看著猛烈火勢,派崔克無言以對,他說這畫面令人心痛,尤其四旬期(復活節前的準備期,共40天,四旬期中,教徒祈禱、刻苦和守齋,紀念耶穌的苦難和救恩)快要結束,聖週即將開始,不知道是不是什麼預兆。

火燒法國巴黎聖母院,圖為鐘樓倒塌過程的景象。(美聯社 ) 火燒法國巴黎聖母院,圖為鐘樓倒塌過程的景象。(美聯社 )

天主教徒在四旬期守齋、克己,接著進入紀念耶穌受難的聖週,為復活節做準備。

派崔克搖搖頭,轉身繼續凝視火光。入夜後,橋上和路邊聚集的群眾仍然很多,但無人喧嘩,只有一小群人對著聖母院的方向唱起聖母經。

巴黎聖母院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的世界文化遺產,吸引世界各地遊客免費參觀。由於年代久遠亟需維修,除了法國政府的資助,聖母院也對外募款,目標是1億歐元,部分修繕工程還亟需經費,不料又遭逢此次大火。

巴黎聖母院起火時,周圍人行道、橋上、河堤邊站滿許多人。(美聯社) 巴黎聖母院起火時,周圍人行道、橋上、河堤邊站滿許多人。(美聯社)
巴黎聖母院起火時,周圍人行道、橋上、河堤邊站滿許多人。(美聯社) 巴黎聖母院起火時,周圍人行道、橋上、河堤邊站滿許多人。(美聯社)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