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32655/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名家觀點》從官不聊生到士不聊生

大陸清華大學停止其法學院教授許章潤先生任教資格、減發薪資一事還在大陸知識界發酵。最近六年來,據大陸社交媒體上列出的非全部統計名單,中國各地大學因為教師的課堂言論以及所發文章、論文「有問題」而開除的人已有幾十名之多,因此受到處分和警告的人則更多。警告、處分、開除,以及媒體上文革調門的大批判文章,陷整個中國知識界於惶恐之中,這裡面甚至包括與自由知識分子相對立的所謂「毛左」。

六年來的反腐運動已使中國的官員階層普遍帶有一種惶惶不可終日的感覺,此即人們所謂官不聊生。但是,如果說官不聊生還能得到喝彩——儘管喝彩聲越來越弱,那麼,令那些以士名之的知識分子惶恐不安就不僅不能得到喝彩,其始作俑者還終將被還以歷史丑角的定位。中國自司馬遷以降,士因書史而為治者所忌。忌,既是忌憚之忌,也是忌恨之忌。無論如何,無一例外的,從焚書坑儒始,所有以士為敵的治者都沒有在治史之士那裡得到什麼好評。

現代那些信奉希特勒和列寧處世哲學的政黨,將改造(舊的)和培養(新的)知識分子納入其所追求的率土之濱莫非黨士的目標,壓制和消滅那些其心有異的諤諤之士,以此來消除其在歷史定位上的後患之憂。不過,至今為止,尚沒有成功的先例。希特勒自不用說,列寧、史達林乃至毛澤東,這些從肉體上消滅了大量知識分子的暴君,誰都沒能掙脫知識分子早為其指定的歷史之位。所以,任何剪除諤諤之士的舉動——即使是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黨治國里,都只能為亮劍者的歷史定位再降其格。滅了許章潤,還有潤章人。

當然,對於歷史唯物主義者來講,表面看,其行為並不隨士之所議而動,活著所為無所顧忌,死了燒灰隨處一撒,管他什麼歷史定位,管他什麼蓋棺定論,我在故我為所欲為……但實際上,這些歷史唯物主義者卻也並沒有免俗,他們一邊埋沒、 竄改歷史,一邊天花亂墜塗抹自己,以批歷史虛無主義為名不許書寫黨史以外的歷史,說到底,也還是害怕有人為他們在歷史帳薄上備好虛位以待的空椅子。

(作者是大陸政治觀察人士)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