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3235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轉換跑道 改行當醫生

醫護工作需要接觸形形色色的患者。(Getty Images) 醫護工作需要接觸形形色色的患者。(Getty Images)
醫生的工作關係著患者健康與性命。(Getty Images) 醫生的工作關係著患者健康與性命。(Getty Images)

32歲的辛格頓(Quante Singleton)是喬治亞州奧古斯塔大學(Augusta University)喬治亞醫學院(Medical College of Georgia)四年級學生,他有項與其他同學非常不一樣的背景,那就是在進入醫學院之前,他曾經在亞特蘭大( Atlanta)地區擔任消防隊員,而且時間長達十年之久。讓他毅然決心轉行的關鍵因素,是受了一位骨科醫師的影響。

★學生來自各行業

擔任消防隊員期間,辛格頓曾因膝蓋嚴重受傷而暫停出勤。他回憶說,受傷期間受到一位骨科醫師悉心照顧,讓他可以康復回到工作崗位,「那時候,我突然覺得我想要從事他的職業,我想協助有需要的民眾回到正常的生活。」

41歲才進入新墨西哥州大學(University of New Mexico)醫學院就讀的巴特爾斯(Nathan Butters),原本是處理離婚、財產官司的執業律師。他說,對於當律師失去興趣,因此決定改念醫學院,可是非常感激法律背景讓他磨練出非常好的溝通技巧,懂得如何與正值人生低潮的人講話。

「美國醫藥學院學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簡稱AAMC)最新期刊「美國醫藥學院學會新聞」(AAMC News)報導,辛格頓便是美國醫學院近年來出現非常多元化的入學趨勢實例之一,入學者來自各行各業。原本從事糕點烘焙、搖滾音樂甚至消防隊員等職業,與一般民眾刻板印象中「醫學院學生」截然不同的有志之士,紛紛踩著非傳統式的生涯道路進入醫學院,未來醫師這一行可望出現擁有不同面向人生經歷的新人才。

醫生的工作關係著患者健康與性命。(Getty Images) 醫生的工作關係著患者健康與性命。(Getty Images)

「美國醫藥學院學會」策略倡議及夥伴關係部門資深主任莉莎‧豪利(Lisa Howley)便說:「如今病患人口變得越來越多樣化,帶著各種不同背景、經驗與才華而進入醫學院就讀的學生,有助於我們培育出更能符合實際需求的醫師團隊。」她說,擁有各種不同生活體驗的學生來到醫學院,不管對醫學教育或醫療照護的實施來說,都是好事。

當過消防隊員的經驗是否有助於將來成為醫生,辛格頓指出,非常感激有過與同袍在危險狀況底下出生入死的經驗,這種經歷對他來說非常有幫助,因為醫生通常只會在診療室與病人接觸,「而我則很習慣在民眾的住家,還有在他們最脆弱的情況下與他們接觸,不管是他們遇到槍傷或出現心跳驟停都是。這種經歷讓我對生命有完全不同的觀點,我非常珍惜這樣的體驗。」

39歲的狄‧傑列爾(D. Robin Jaleel)是莫爾豪斯醫學院(Morehouse School of Medicine)學生當中年齡最大的,而且她還有個年僅三歲的女兒。她說,許多同學都是十幾歲就已經抱定志向要當醫生,而她進入醫學院的路途則曲折許多。傑列爾大學期間原本在艾莫利大學(Emory University)主修心理學,後來轉到紐約帕森斯設計學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就讀,畢業後因為實習機緣獲得在華裔時尚設計師王薇薇(Vera Wang)品牌任職的工作機會,負責打理要價2萬元的精品婚紗。

傑列爾指出,從許多角度來看,在王薇薇婚紗系列製造部上班,可以說是夢寐以求的工作,「可是,我卻有一種空虛的感覺,因為我沒有在幫助別人。」2011年間,傑列爾搬回娘家與父母同住,打算讀醫或營養學。她回憶說,牛刀小試修了一堂解剖學後,發現自己學習表現非常好,「從那堂課之後,我感覺所有事情就都開始朝著進入醫學院而自然發展了。」

★帶來不同的觀點

站在學校的角度來看,像傑列爾這樣背景的學生,著實讓醫學院增色不少。莫爾豪斯醫學院副院長安納齊比(Ngozi F. Anachebe)說:「我們很多年輕學生從小到大都還不曾離開過校園。非傳統路線的學生可以讓狀況變得平衡。他們也帶來不同的觀點。」

「美國醫藥學院學會新聞」報導指出,莫爾豪斯醫學院絕非單一個例,如今美國國內許多醫學院都收到很多先前曾經從事其他行業的新生,甚至從職業美式足球NFL選手到職業滑冰選手都有, 這些在職場上「換跑道」的人才通常擁有純熟的專業技能,對於來自不同背景的患者能以更開闊的心胸對待,對於自己的人生定位則有更深刻的認識。

醫師不只為患者治病,還要懂得安撫心靈。(Getty Images) 醫師不只為患者治病,還要懂得安撫心靈。(Getty Images)

只不過,從其他行業轉行想當醫生,過程當中肯定充滿高度困難。除了學業方面的挑戰之外,這些想要換跑道的有志之士在申請醫學院時,也要說服學校為什麼自己會想改當醫師。另外,從現實層面來看,對於申請者本身來說,經常也要能說服自己為何要投身如此充滿艱辛挑戰的一條生涯新路。

從其他領域轉入醫學院,讓許多新生擔心自己的程度會跟不上其他同學。除了可能必須重修例如有機化學等科學課程之外,還有需要花費長時間苦讀準備的醫學院入學考試(MCAT)。然而,學校主管則說,這些轉換跑道的新生表現就跟其他學生一樣好,而且這些學生常常入學之後很快認清一個事實,那就是先前從事職業的經驗,對他們來說現在都成了助益,而非弱點。

原本是糕點烘焙師,目前就讀佛蒙特大學(University of Vermont)拉納爾醫學院(Robert Larner, M.D. College of Medicine)二年級的28歲學生卡莉‧費吉爾德(Kalle Fjeld)說,本來擔心自己上醫學院可能準備不夠充分,「可是我其實表現還不錯,我比較能從寬廣的角度來看世界。」

談到為何想要轉行,她說,雖然很喜歡製作蛋糕,但總覺得對於生命有更高一層的渴求。由於父親是醫生的關係,費吉爾德在高中時期曾經考慮過要不要繼承衣缽,但因討驗自然學科而放棄。多年之後,當她再度萌生是否讀醫學院的想法時,決定先到一所地方學院選修一堂生物學做為嘗試,結果發現很喜歡。

★不光看學業成績

她說:「到頭來,我發現,我討厭的並不是自然學科,而是高中生活。」想清楚自己未來的目標之後,她搬回父母的家,花了一半的時間準備醫學院預科(premed)課程,同一時間還繼續兼差烘焙糕點。為了讓自己申請醫學院的履歷表更加充實,她到急診室擔任醫療紀錄員(medical scribe)。她表示,各種不同經驗的累積,讓自己在與其他學生、教職人員以及病患互動時,顯得更加自在。

費吉爾德說,在先前工作經驗當中,有過跟形形色色民眾打交道的親身經驗,「連我自己有時候都滿驚訝,我在與人相處的時候,竟能如此怡然自得。」

如何與正值人生低潮的傷患接觸,考驗醫師的溝通技巧。(Getty Images) 如何與正值人生低潮的傷患接觸,考驗醫師的溝通技巧。(Getty Images)

拉納爾醫學院招生處副處長珍妮絲‧葛蘭特(Janice Gallant)說,學校非常珍惜來自其他行業的學生,以及這些學生在現實社會所吸收的知識,「因為我們最希望擁有的,就是已經做好充份準備的人才。」她說,目前她班上學生平均年齡為25歲,比前兩年平均24歲略為年長,「我們所錄取的每名學生,都有一段精采的人生故事,可以豐富整個社區,未來將會面對病患也會因此受益。換句話說,我們招收學生時,絕對不是只有看學業成績而已。」

相關報導:

學費貴、實習難、壓力大… 醫師紛紛離職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