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2884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微風掠過蘆蕩(四)

「我都給你認錯了,你還想怎麼樣?我可是你的四哥!」

「你最好勸三姊也別再下河了,況且還是晚黑。」

「晚黑怎麼了?她們不晚黑去,難道還能白天去?」

「你真不曉得?」

「曉得什麼?你聽說什麼了?」

於是我把瞎子講的事原原本本告訴了他,誰料他直笑話我:「瞎子的話你都信?大概整個煙村也只有你一個人肯信他的鬼話了。」

「他在撒謊?」

「他在跟你沖殼子。要是他的話也值得信,我們都當了一百回替死鬼了。我三姊她們,晚黑下河的那些女的,更是早死到連渣渣都不剩了。」

四哥說的倒也在理,可瞎子為什麼要哄我們小孩子尋開心?

四哥說:「瞎子成天神神叨叨的,他這是故意嚇唬你們呢!也不曉得他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可我還是不想去。」

「你還要四哥求你啊?」四哥向我擠了擠眼,「你看我拿了什麼?」

說著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包香菸,我湊近看了看,是闊綽少見的阿斯瑪。

我驚訝不已:「你偷二伯的?」

「怎麼叫偷?他晚上和支書喝多了,香菸揣屁股兜裡自己掉出來的,我也就順了個手,撿的。」

我們其實並不會抽菸,不過見大人們吞雲吐霧極盡享受的樣,免不了要偷偷拿幾根躲背地裡抽。每回都嗆得咳嗽不止,卻仍覺得探尋成人世界與這小小禁忌充滿冒險,也充滿樂趣。

「怎麼樣?」四哥笑著問我。

我猶豫了會兒,點了點頭:「不過你別又跑蘆葦叢裡去,留我一個人在那。」

「今晚我不去了,最近不鬧肚子了。」四哥有點不好意思,「對了,把風時我去蘆葦叢裡的事,你可不要告訴三姊。」

「又不是什麼要緊的事。」

「那也不能讓她曉得。」

「我不會說。」(四)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