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2878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象牙聽筒

作者父親的遺物。 作者父親的遺物。

離別了五十年,再回到出生地上海,奇怪的是,我並沒有特別激動的心情。也許,是當年離開時還太小的關係,對於故宅沒有一點印象,對著窗外街景,倒是看出了一些回憶,想必外界事物,總是比較吸引小孩的。走進虹口(現魯迅)公園,居然立刻找到那片曾經玩耍的草地。

與親友餐聚時,小舅舅交給我一件小盒子,說是先父的遺物。打開一看,原來是副象牙製的物件,有耳塞連接器和聽筒部分,耳塞和橡皮管是消耗品,當然已不復存在。手握住那泛黃的物件,頓時感覺父親的身影又出現在眼前。

先父當年是在上海同濟大學醫學院畢業,結識了同學的妹妹結婚,就是我媽。一九四九年時,擔任上海醫療衛生的主管,隨「江蘇省政府」退守台灣後,自行在台北開業行醫。

從小父親就對我寵愛有加,我卻對他身上消毒藥水的味道,頗有排斥;還有他的落腮鬍,扎得我小臉不舒服。經常只帶我去吃館子和看電影,一次在「鹿鳴春」叫了一隻烤鴨和二個菜,但遲遲未見上菜,原來侍者以為還有客人未到。看德國老電影是他最喜歡的,劇中醫生使用象牙聽筒,我很好奇,而他說:「我也有一副,可惜留在上海。」

父親的醫術和醫德很高,許多達官貴人都是他的病人。但他用藥非常小心,經常建議病人「食補重於藥補」,冬瓜、蘿蔔、檸檬、蜂蜜和排骨湯等,總是多於抗生素和吊點滴。

印象中,我從小沒吃過幾顆藥,父親說「藥是給病人吃的,不是給家人吃的」。看見手中他的遺物,也不知他是否用過?但他在我心中的身影,永遠是那樣高大。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