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2876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憶舊‧接受刑事偵查

那是一九七一年春天,我在縣城中學讀初中二年級。某日上午的第一節課還沒有上,我們突然被緊急哨子聲叫到操場,看到操場上班主任、授課老師全出來了,還有幾名著裝整齊的公安人員,我們都被怔住了,公安來了肯定有大事。

那時縣城只有一所中學,校園前部分五個班是初中生,後面三個班是高中生。我注意到,高中區的操場上,三個班學生也鴉雀無聲整齊站在那。顯然,這是全校統一行動。

校長開始訓話了,表情極為嚴肅:「學校發生了一起非常嚴重的刑事案件,我們要配合縣公安局調查、破案,將壞傢伙揪出來、繩之以法。」

公安局人員走到台中央,也不說半句客套話,就用手指著操場後面的廁所說:「就在那裡面,發現了用粉筆寫的極為惡毒的標語,壞人的氣焰十分囂張,我們絕對不能容忍!」他接著說:「希望師生們大力配合我們的工作,動腦筋想想,誰喜歡上廁所時帶粉筆在牆壁上亂寫亂畫,誰最近的言行有異常……無論是誰,都要將發現的問題或疑點向我們報告。老師們不得以上課為由阻止,這可是『上綱上線』原則問題。」

「下面進行第二階段調查,請我們的老偵查上來。」老偵查威風凜凜、更加了不得,他腰帶右側配有一把小手槍,老偵查說:「『做賊心虛』,誰要是幹了壞事,臉上遲早會反應出來。沒做虧心事不要怕,我們不放過任何一個壞人,也絕不冤枉一個好人。」說著,老偵查突然一聲大呼:「全體都有──立正!」

刹那間,操場上兩百多名師生都畢恭畢敬挺直站著。老偵查先在高處朝台下左右前後一遍又一遍慢慢巡視,然後又走進隊伍中,鷹般眼睛死死盯著一個個學生,試圖在我們的眼神中發現蛛絲馬跡。約一個小時後,公安人員對校長說:「咱們走第三步吧。」

校長宣布:「室外調查告一段落,大家都回各班坐自己的座位,不准交頭接耳。大家坐好後,準備一張白紙和筆,聽候通知。」

一陣潮水般轟動,但沒有一個人說話,大家都老老實實坐在座位上。隨著上課鈴聲響起,班主任和一個工人宣傳隊隊員走進教室。老師說:「大家不要說話,不要提出任何問題。聽到第二次鈴聲,按照我口述的內容,寫到白紙上。不要忘了寫班級、姓名。第三聲鈴一響,必須將白紙交到工宣隊師傅手上。」

第二聲鈴聲響後,老師說:「我開始口述了,大家要注意聽,千萬不要寫錯了!」「打倒XXX,保衛xxx!」「保衛xxx,打倒xxx!」老師口述由慢變快,快時幾乎記不下來。平常心態不好、馬虎了事的人,這時候寫錯的幾率是很大的。

就這十來分鐘,每個學生都感到恐慌,生怕寫錯了,額頭上沁出了汗水,就在這時,第三聲鈴聲響了,「試卷」很快被工宣隊和老師帶走。

據說「試卷」在校長辦公室,被一張張經過多次比較核對,沒有發現一張相近的筆跡。就這樣,公安局只得同意學校正常上課了,案件究竟有沒有破,沒人知道,當時也沒誰敢引火焚身去詢問。

後來我推測,問題其實並不大。也許是某個調皮學生小解後隨便在牆上寫幾個字,沒注意到牆上本身有不少字,前後一連,碰巧構成一個不應該出現的句子。而公安僅憑看人眼神和對筆跡,破案手段也未免太「小兒科」了,這事倘若發生在大街公共廁所,又該如何偵查呢?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