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2651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健康人生 | 我如何活到92歲(上)

由於跌倒不能臥床,只能在躺椅上斜斜坐著睡。(作者提供) 由於跌倒不能臥床,只能在躺椅上斜斜坐著睡。(作者提供)

有一天在電腦課堂上,鄭老師問我:可否替老人中心寫些東西?多天以來我一直在思量。是的,我應該寫一些,因為幾年來我在老人中心參加各種活動,和同齡層的兄弟姊妹相聚,歡樂之餘亦感珍惜。偶然有一兩張新面孔,也常常聽說某某人前天已走了,引起無限的感觸。我應該把個人所思所行,留下一些 片段,以供談論資料。

我癡長了92歲,生於1927年,在上海復旦念書的時候曾和馬克任、劉昌平、殷懷遠、張剛健……搞過「新血輪」油印報,回想起來頗有意思。現在人家説我是人瑞,坐在巴士上老外見到我立即禮貌的讓座,心中感到暖暖的,你說,我怎樣活過來呢?有興趣聽聽嗎?

以下我分成五個部分來說:怎樣吃得好?怎樣睡得好?怎樣強化我的思維?怎樣活動我的肌體?怎樣使我快樂一些?雖説只是五個問題,但要做起來也不簡單。

怎樣吃得好 早餐很重要

除了去中心的兩天,每周我有五天的護理人員照顧,每日八小時,這是拜美國政府所賜。護理來我家,第一件事我要她照顧我的飲食,因為在一天之中,我全部的營養量都放在早上,20年如一日已成習慣。我每日所需的熱量一般都在早上占60%以上,其餘在午間和傍晚補足。

我要她為我準備不少於二種,最好是四種不同的水果,不超過三盎司的肉類,以及其他多纖維素的蔬菜和乾果。我很少食白米飯,一包五磅裝的白米,可以食用三個月以上,我特別喜歡吃麵包和麵。水果我都在餐前食,喜愛番茄和葡萄,有時也用它作為佐膳增加食慾。我喜歡吃酸辣泡菜,一手魔鬼辣椒醬和韓國泡菜傳遍同嗜。口味上我非常挑剔,往往親自下廚教她,並寫下公式讓她照辦,我教她如何利用壓力鍋快煮和保鮮,怎樣用焗爐和微波爐,她學會了,我也省心省力。

最近兩年,由於我多次搬遷,地區的改變直接影響到我的護理員,她們無法繼續為我服務,一年間竟然連續換了五六人,直到一天,在去中心的車上巧遇了現任的護理莉莉,才放下心頭一塊大石,她算得上是我近年來最好的一位護理員了,其實護理員有如家人,很多時候比家人更關心你,呵護你,照顧你,可説是無微不至;但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這種福氣了。

我習慣在早晨用餐已逾30年,在我未退休之前已經開始;那時每天晚上我都準備好翌日的早餐,吃飽了才去上班。我在康州史坦佛Circon Acmi這家內射鏡廠工作長達六年之久,從一個完全是門外漢的工人,時薪8元到時薪16元,更由每周40小時而加班到60小時,算是不錯了。每天下班回家卸下工作服已近6時,又要忙於晚膳,但不覺疲倦。我的晚餐非常簡單,常常是一些水果,冰箱內早就備有的湯水、粥麵饅頭等等,都是在一天前做好,等下班回家後用的。

我晚上絕不吃得太飽去睡覚,睡前一定要準備翌日清晨的早餐,肉食和湯水盡量用壓力鍋處理,迅捷快速,僅40分鐘便完成;另外我用10分鐘準備些水果糕點等,這些都是我持續六年養成的習慣。一個正常人,每天需要2000卡路里熱量,如果保持1500卡熱量也不錯了。每天早上起來吃飽上班,正如一部車需要加足汽油,然後有足夠的馬力;所以說重視早餐是必須的。而早餐能夠維持1000卡熱量作為發動源,那就很好了。 這1000卡熱量可以從食物單位中找到,只要肉類不超過三、四盎司就好,可以根據個人的喜好選擇;至於下午,可以吃些水果乳類糕點,而晚上來個靚湯麵食及水果,不要帶著飽腹就寢,這就是我的習慣。

我特別喜歡甜食,喝咖啡我要加全脂牛奶和四匙糖,甜的糕餅加上很甜的水果,都是糖尿病的元凶, 但我每三個月的驗血報告上都是很乾淨俐落的,無糖尿的紀錄,僅膽固醇和血脂輕微超標,很多人都覺得驚奇。

怎樣睡得好

睡覺,對我來說是個大問題。一年多以來一直困擾著我,到今天還未能完全解決。

且説2015年不幸在家意外跌倒,被送往醫院急救,額頭在碰撞時嚴重受傷流血不止,我的頸椎第六節損傷,照了不少X光片,事後更做過15次物理治療,只能仰卧不能側睡,躺在按摩椅上睡覺逾半年之久。每天我無法持續兩個小時的睡眠,真是苦不堪言。正常的人每日在牀上最少要躺三分之一的時間,我們老人躺著休息半天也不為過;能夠睡上六個小時的人就很幸福了,而我因頸椎受傷,影響到背部疼痛無法入睡,苦惱的心情可想而知。我看了幾个專科醫生,老外護士也親自上門輔導,並做物理治療,也不得要領。我每天都睡眠不足,總感到渾身泛力,渾渾噩噩的,心中煩躁不安,食慾下降,最後還是自己想辦法解決。

首先我調整枕頭。到Macy's選擇幾個枕頭回家,我先用一個,不行再墊高一個,再不行,再墊 一個薄的,前前後後換了五個。跟著我調整了睡覺的姿勢,這樣還不算,更買了一個新牀墊和換了一張柔軟的薄毛毯,讓肌膚感覺到柔軟舒服些。可是,今天覺得好些,明天却又覺得不好,我幾乎隔天都要調整,不久總算比較習慣些,但睡眠的問題還是困擾了我。每天晚上我都發夢,前世今生亂七八糟的都有,我問自己,怎樣才能安靜下來呢?我想找到答案。

我從報章雜誌上看到很多有關的資訊,都是醫生、專家學者們的意見,很多我都嘗試過,譬如不要吃太辛辣刺激的食物,臥室應注意燈光的明暗,室內空調和通風,以及盆栽擺設等。再説,我從來不會把日常的煩惱帶上床,因為我是一個十足大情大性的人,我最後還是感到問題出在睡床;這可能是那次意外受傷引起的後遺症吧。

怎樣才睡得好?我繼續尋求答案。以前有人提供過數綿羊,一二三四…的方法,能令腦神經安詳而入睡,我求助於iPad,鄭老師曾幫我們設置優酷和喜馬拉雅FM,我通常選經典音樂欄,再選鋼琴隨筆,可以聽到美妙的鋼琴樂曲,韻律輕盈柔和,閉目欣賞,果然很快入睡;無法入睡的夜晚,我常靠它去平復我的神經創傷。

➤➤➤我如何活到92歲(下)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