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2483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不要活下去

母親生命中最後三年,差不多在醫院度過,最初還可以用手寫字條,可以緊握我們的手示意,閉上眼睛去表示什麼,偶然還會拉拉嘴角作一個微笑的表情。漸漸手腳都不能動,最後一年,根本已經沒有意識,身上都是管子,生不如死。

堅持醫生插管的是我們,不願她離開,留住肉身也算與我們一起,天天妄想奇蹟出現,每次到醫院探訪,都希望看到她已經坐起來,對我們微笑…其實她不知道我們的探訪,去看她一眼,為自己多於為母親。

拖延了三年多,終究離開了我們,那時候,竟然為她慶幸,終於,不用再受苦了。到現在仍然後悔讓她平白無故受苦三年。

之後我和弟弟都馬上在律師前簽字,不要插管,不要急救,自己決定,不讓後輩為難。

朋友中有親人處於同樣狀況,也勸說他們三思,最困難的選擇也許是最好的選擇。如果是我,與其生不如死,不如不活。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