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2307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裡潼關路。望西都,意躊躇。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做了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張養浩〈山坡羊‧潼關懷古〉

古典散文要譯得細膩傳神幾不可能,何況韻文?有時翻譯是一種體會與填補。此作略有典故,「山河表裡」在可譯可不譯間,但「意躊躇」「傷心」兩處乃全篇結構與情感緊要處,直譯不能突顯其要,宜稍加填補。以下是我的嘗試——

「無盡的山巒巍峨群聚,不遠處的黃河驚濤拍天,我在潼關路上眺望這一片險峻河山。一路賑濟饑荒,掩埋餓莩,我的心何其沉重……向西而望,長安已然不遠,此去災情是否更加不堪?回思一路災民慘狀,我胸中洶湧起伏,許多想法、許多「為什麼」拉扯糾葛得厲害……。這條路從秦漢以來,多少人曾經懷著多少種心情走向當日帝都?此刻我卻只有一片黯然神傷。看沿路歷代宮殿如今傾頹,那些不惜人力物力建造宮殿的人呢?那些離鄉背井屈死在宮殿下的民工冤魂呢?今天就剩一坏坏黃土遺跡,在無邊衰颯的風中漠然相對……帝王將相朝代更迭的背面,無論興亡,永遠不變的,是多少文明的摧毀?多少家庭的破滅?多少百姓被肆意壓榨的骨髓?」

張養浩是元散曲名家(1270-1329)。劇曲我讀得少,故張氏在我心中評價,尤在白樸、鄭光祖之上。此作前半直陳,至「意躊躇」「傷心」方露情,並開後半所思所感。末八字一針見血、動人肺腑已極,懷古而能捨去成王敗寇之感、物是人非之慨,直以百姓之苦冷對興亡,結響不凡,真可謂一代國手。金庸小說曾引此句,可見魅力之深流傳之廣。──試看歷代興迭,家破人亡,餓死戰死遭辱而死者,豈不多是無辜百姓?!

張氏原已歸隱田園,1329年關中大旱,飢民相食,特拜陝西行台中丞,賑濟災民,憂勞成疾,四個月後卒於任上。本曲與〈驪山懷古〉〈未央懷古〉或皆為其絕筆,乃真以生命換得之傑作!竊以為能悲天憫人、將心比心,即是佛心;作者以百姓悲苦為悲苦,不惜捨身殉之,又何其壯也!

夜深讀八百年前古人舊作,心猶有所動。「讀書勵志」「尚友古人」有一部分說的就是這種心境吧?──我不見得有機會去做、不見得能做得到,但我知道曾有人這麼做,並以生命的高度做到;所以,我更能毅然守住本心。張養浩「作品出眾、人品高潔」猶餘事也,餓莩滿路、飢民相食,賑災事迫切而又千頭萬緒,以當時花甲之軀決然復出,悲天憫人不惜一身者,真讀書人典範也!古今「幹大事而惜身,見小利而爭先」者,相較之下又何其鄙也。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這八個字太沉重。

這是張養浩所見所思現況,更是橫亙歷史與人性的不忍人之慘況。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